笔趣阁书吧 > 成为冥铺刻碑人之后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惊变,斩圣!
    (防-----盗------章)明天下午14点之前更改,各位见谅!!!

    “这!”

    虽然之前见到金毛神犼即便是被一刀斩断头颅,也能重新接上甚至痕迹不留,但陆言如今又见这位神犼的香火愿力体再次被斩首,心中仍旧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不过好在一如之前,金毛神犼被斩首的瞬间,头颅底下和脖颈断首处便迅速迸发强盛的金光,生生又给接了回去。

    “怎么会这样?!”

    原本看到金毛神犼依旧未死,头颅重新接了回去,陆言心中是无比高兴的,但随后又仔细一看,不禁大惊失色,直接失声出口!

    只见金毛神犼的脑袋虽然和脖子连上,但不同于上一次的是,那被斩首的痕迹,一道环切粗犷的刀痕,却没有消失,甚至还扩大了一些,在一头金色毛发中,痕迹显得格外分明!

    “呵呵,你这孽畜,还能撑住几次?”

    不仅是陆言,对面的重明大圣等人也看到这一幕,注意到了刀痕并未愈合,不禁纷纷摇头,面露冷笑之色。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些人所说不错!”

    正当陆言闻言,心中第一次泛起一丝丝绝望之时,突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低沉而粗重的闷声,听起来瓮声瓮气。

    “不用惊慌,本座乃是犼尊者,就是被你用太古神符敕封的神犼!”

    说起这个,声音的主人,金毛神犼也不由得语气有些不善,不过也没太计较,而是叹息道:“小子,我必须要告诉你,本座最多再重活两次,便要消失了!”

    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宛如自上古悠远时代,跨越时光长河逆流而来,带着古朴庄重和莫名的神圣之感!

    “小子拜火圣教第六十七代大主教古塔,见过圣祖!”

    听到红发男子的声音,拜火教的黑袍老者以及身后几位女执事俱是身形微微一颤,随后连忙拜倒在地,抬起头,眼中满是无尽的崇敬与火热!

    或许那光头白净和尚和陆言不清楚这红发男子虚影所象征的意义,但他们作为拜火教高层,真正的无上信徒,再清楚不过这位男子的身份了!

    这位重明大圣,是真正的圣人,是拜火教历史上出的第一位圣人,也是拜火教的开创者,被诸多拜火教徒尊为圣祖!

    而眼前这红发男子虚影,肌肉结实,具备着一种强壮的美感,也是当初这位大圣在破法锤中留下的神力,一道圣魂投影!

    有道是圣魂投影,能抵得上百分之一的圣人全力!

    但即便是百分之一的圣人之力,也不是区区化神能够抵挡的,除非天门之上在这圣魂投影面前,还能稍微抵挡一番!

    所以拜火教一行人,黑袍老者等人丝毫不着急,而且准备双手抱臂作壁上观,甚至还有闲心思与陆言废话!

    至于陆言会趁机出手偷袭或者逃跑,他们更是丝毫不担心。

    开玩笑,圣魂投影在此,别说偷袭了,逃跑都是纯纯的做梦!

    毕竟古人就说,圣人之下皆蝼蚁!圣威浩荡,凡人不可敌,只有屈从与臣服!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自从圣魂投影出现之后,陆言就敏锐地感知到这一方天地仿佛被瞬间镇压,便是他使劲浑身解数,也只是勉强摆脱身上的压力,使得自己呼吸暂且顺畅。

    心中念头一动,一抬手,却不见有飞剑傍身,细细看去,就发现湛卢宝剑竟然仿佛是被定在原地一般,疯狂震颤宛如被束缚的人在挣脱一般!

    “呜呜!”

    只见湛卢飞剑疯狂震颤着,不断地发出阵阵哀鸣,但却不能离开原地丝毫,大约有个半刻钟,飞剑的剑身也不再颤动,归于平静,便是剑身的华光也渐渐黯淡敛去!

    “哈哈哈,小子,圣人之下皆蝼蚁,我教圣祖在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看到陆言赖为依仗的飞剑被瞬间压制地失去灵性,拜火教中人,尤其是黑袍老者,再也绷不住,开始发疯一般地狂笑。

    他这一笑,仿佛要把方才陆言损毁圣物、斩杀圣使、一剑几杀的仇怨愤懑通通发泄出来,将胸口的闷气与心中的惊恐震怖,一并释放而出!

    “哼,现在小辈真是括噪,不懂规矩!”

    听着放荡不羁震天响的笑声,陆言没说什么,也没什么反应,反倒是那位被尊为圣祖的重明大圣,眉头微微一皱,似是有些不喜。

    只见他轻轻一抬手,一道劲风扫过,瞬间将黑袍老者扫飞了出去,老者高高倒飞而起,随后在空中便化作一团血雾,彻底身死道消!

    一击,拜火教第六十七代大主教古塔,身死!

    最为憋屈的是,他不过是笑得大声了些,笑得不羁放荡了些,就被自己人所杀!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四名活着的女执事吓得愣在原地,手脚一片冰凉,跪在地上头埋在低低的,别说为古塔说句话,便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至于原本还在观望的和尚,早已在古塔于空中华丽绽放的瞬间,就一声不吭地跪倒在地,那模样,比拜火教的几位教徒都要虔诚!

    陆言倒还好,不过也实实在在被这重明圣人吓了一大跳,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大圣竟然敌我不分,就因为大主教古塔有些失态,便被轻易轰杀!

    不过古塔这么一死,也从侧面证明了重明大圣的生魂投影的实力,无比强横!

    至少杀死一名化神初期的大主教,易如反掌,又宛如吹起一片羽毛一般轻松!

    “哼,圣教果真是衰败了,没想到教中堂堂大主教,竟然这般失态,死的不冤枉!”

    重明大圣的投影冷哼一声,随后淡漠望向陆言,缓缓道:“你就是古塔所说的敌人?”

    “不错,圣祖大人,就是他,杀我圣教弟子不说,还摧毁了教中的宝物镇魂风铃!”

    见到重明大圣的虚影将矛头转向陆言,后方一名女执事也大着胆子说道,语气之中满是狠毒。

    “唔,摧毁了镇魂风铃?”

    男子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似是有些诧异,但呼吸间便恢复如常,缓缓道:“有点本事,那铃铛虽说不是什么至宝,但好歹也是本圣成道之前,师尊所赠,后来又被本圣送给了寒烟。如今你能摧毁,确实有些本领!”

    “什么?”

    后方几名女执事俱是一惊,她们没想到镇魂风铃还有一段这样的渊源,原本知道的,就只是这镇魂风铃,曾是寒烟亚圣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