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海兰萨领主 > 788.征调令
    赛琳娜侧身躺在床上,甚至不敢将眼睛睁开,她担心苏尔达克窥视到瞳孔里的秘密。

    席琳女神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求知欲,她只要想了解这个世界,就会用‘女神降临’传过来一丝神念钻进她的身体,也不会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更像是第二人格共享同一具身体。

    不过这样,偶尔就会让赛琳娜有些有人在身边窥视的羞耻感。

    赛琳娜已经将自己这一生献给了席琳女神,自然不会对女神有任何的抵触。

    苏尔达克从后面轻轻拥着,他的呼吸平缓而均匀,应该是睡熟了。

    有时候赛琳娜甚偷偷借着黑暗女神的力量,进入苏尔达克的梦境里,不过她基本上只敢接触那些有她一些影子的梦,那样可以帮他恢复一些精神力,不过这次她没有进入他的梦里。

    赛琳娜睁开眼睛,窗帘将月光挡在窗外……

    神念频频降临对赛琳娜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对黑暗元素亲和在最近这半个月提高了不少,身体几乎达到了黑暗之体的状态。

    苏尔达克在睡梦中翻个身,毯子滑到一边儿,精赤的上半身布满了伤疤,只要看一眼就会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女神一丝神念还在附在身体里,让她没有一丁点儿的睡意,裹着一条毯子从床上坐起来,赤着脚走到窗口,仰头看着夜空里那轮血红的新月。

    柔和的夜风轻抚她柔顺的栗色长发,让她后背有些痒。

    其实赛琳娜知道,女神降临的时候,神念落在希格娜身上最好,因为希格娜的身体与心灵都比较纯净,能够与神念更好的融合,希格娜的体质也比较特殊,接纳神念的时候没有任何损失。

    但最近席琳女,好像特别喜欢直接降临在她的身上,甚至还消耗了一些神力,在她胸口打下一个道标。

    伸出白腻如莲藕一样的手臂,拉开一点窗帘,感觉身体有些汗津津的。

    走进主卧独立的洗漱室,浴缸里面还有半缸水。

    在沃尔村的艰苦生活让她早就习惯了洗澡的时候使用凉水,胸口的纹饰有些发烫,她感觉到那丝神念在坐进浴缸的时候,就开始从身体里慢慢抽离。

    就像一团无形的轻雾一样飘在头顶。

    随后一道纯净至极的黑暗光束透过屋脊上的瓦砾、房梁,木质天花板,照射进房间里。

    那道神念就顺着这束黑暗之光迅速升入天空。

    而她在这束纯黑的光束下,身体就像是进入一种滋养的状态,她觉得皮肤充满了活力,每个细微的汗毛孔都在呼吸,黑暗下身体皮肤白得就像是一根光洁的象牙,前些天出现的淡淡眼带和法令纹都在消除了。

    有种沿着时间逆流而上的感觉。

    她身体在汲取这黑暗元素同时,身后天井与女神的虚影再次浮现而出。

    她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浴缸里,身边无数黑暗气息形成一道旋涡,灌注进身体里。

    天快亮的时候赛琳娜才重新躺回床上,枕着那个令人沉醉的强壮臂弯,闭上眼睛贴着他的胸口,安静的聆听着强有力的心跳。

    早上要先去市场上巡视一圈交易价格,那些没有清点完毕的鬼纹兵蚁硬皮甲,还要继续清点核对打包入库,最近这几天,骑兵营里的骑兵们功绩值增长得有些快,已经有战士尝试兑换了一些金币。

    每天都有很多人围着功绩兑换榜,期待新一轮奖励能早点更新出来。

    她也希望苏尔达克订购的那些魔法武器和单件魔纹构装能快点到,将大家的功绩值都降下来。

    下午才能向那些原住民宣讲黑暗教义,这些原住民对于目前的生活可以说是盲目而无序的。

    她觉得要借助女神之手,让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变得更积极一些。

    小镇上的绝大多数原住民都是没有任何资产,住在镇上原住民聚集地的贫民区,大家的生活都是悠闲而简单。

    都多当地的原住民生活清贫而困苦,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原因,当然也并不只是帝国商人们的压榨盘剥,也有原住民们自身的懒惰,他们喜欢得过且过,总是吃了这顿,才会考虑筹措下顿饭的饭钱。

    他们空有双手双脚,却性格懒散,赚到的钱立刻就会花出去,又不喜欢存钱。

    好些原住民甚至没有家庭观念,两个人情投意合就要住在一起,可又不愿一起面对未来。

    他们需要有人来引导,才能接触到更多姿多彩的生活。

    诸民们,信仰黑暗的荣光,成为黑暗的信众!

    赛琳娜闭上眼睛,慢慢地进入梦乡……

    ……

    早晨,苏尔达克刚回到军营驻地,就听见安德鲁的汇报,说是小镇的林场附近出现了一些零散的鬼纹红蚁,一支商团狩猎队已经赶过去,处理这些鬼纹红蚁。

    他在军营里巡视一圈,看了看军营驻地扩建进度,让工匠们将几处不合理的地方拆掉重建。

    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喝杯水,就听到镇上的通信员赶过来,向他汇报说小镇南部的一座牧场也发现了一些鬼纹红蚁。

    明明多丹峡谷里的鬼纹红蚁都已经被骑兵营赶到了最北段,现在多丹镇外围地区却是频频出现鬼纹红蚁,这让苏尔达克有些不好的预感。

    原本上午安德鲁要率领骑兵营再次去峡谷北段清理那边的蚁群,但这次清剿红蚁的行动却被苏尔达克取消了。

    他要求骑兵营里的所有骑兵们,都要在营地里休整两天,调整一下目前的状态。

    为两只雷霆犀量身定制的木屋已经彻底完成了,上午就要在平台上安装床弩。

    萨弥拉早早就带着几名熟悉床弩结构的城防守卫跑到被城墙上面,拆下来四台床弩,用吊塔将笨重的床弩上部分,连带俯仰架一起吊到平台上,随后将床弩连在平台中央的基座上,这两只雷霆犀就有了一点战争巨兽的模样。

    雷霆犀所负载的木平台两侧原本是一些简单的货架,为了能够承载跟多的货物,这些货架做得非常简单。

    现在苏尔达克对这些载货的货架也做了一些改造,货架上增加了射手位,整个雷霆犀除了前后两台床弩之外,身体两侧的货架上还能各搭乘六名弓手。

    等到苏尔达克下午查看两只雷霆犀的时候,他的预感终于得到了应验……

    普兰托斯镇的求援信函送到苏尔达克的手中,上面几乎没有多余的文字,只是潦草地写着:卢瑟军团第十三骑兵团,第十九重甲步兵团全体战士全部阵亡,特令多丹镇驻军独立骑兵营即刻赶赴普兰托斯镇,务必要在四月二十三号晚抵达峡谷口,阻止蚁群进入北部占领区。

    除了这句话之外,只有军部猩红色的印章盖在上面。

    苏尔达克没想到普兰托斯镇的事态居然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

    他初到卢瑟军团,对军团里其他军队并不熟,基本上也没有和周围的驻军指挥官私底下联络,对周围小镇驻军情况更不了解。

    苏尔达克并没有在上面看到切斯特大剑士的亲笔签名,看来这张调令不是切斯特大剑士发出来的。

    这种征调令少了切斯特大剑士的签名,只能说明事情紧急到这张调令没时间一级一级传递。

    这种情况下,苏尔达克选择余地就大了很多。

    他完全可以按兵不动,等待卢瑟军团在白林位面最高指挥官卢瑟副军团长的亲笔签名征调令,到时候军部也不可能问责到他头上来。

    也可以即刻出兵,带着这张征调令进入普兰托斯镇,不会被人指控擅离职守,随意离开驻地。

    大量鬼纹红蚁攻入普兰托斯镇,而多丹峡谷这边的局势又比较稳定,苏尔达克当即决定出兵普兰托斯镇,不过多丹峡谷的北城墙也需要有兵力驻守,切斯特大剑士带过来增援多丹镇的五百重甲步兵和两百名弓箭手,城防守卫大队,要留在多丹镇守卫北城墙。

    亚当斯和食人魔留守多丹镇,苏尔达克带领安德鲁、萨弥拉、加勒庭三位大队长连同八百名骑兵在黄昏前出发。

    这次正好还可以带上这两头刚刚武装好的雷霆犀。

    召集骑兵队伍的时候,才发现作为增援队伍来到多丹镇的三百名骑兵,居然有一大半儿借着轮休的机会私自跑出北城墙,到多丹峡谷里面狩猎鬼纹红蚁赚取功绩。

    亚当斯接到就骑兵集合的命令之后有些傻眼,立刻派出亲信去多丹峡谷里面召回骑兵们。

    西侧山梁将山谷里的阳光全部遮住,苏尔达克举起手里的圣光火炬,燃烧的火焰

    虽然只等到了不足七百骑兵,但苏尔达克依旧决定按照既定时间出发。

    一镇之隔的北城墙通道,一些骑兵小队死命朝小镇南部的聚集点狂奔,但在小镇南部出口这边启程的号角已经吹响。

    镇上的居民一脸不解地从各处聚集过来,有些傻眼地看着一列列骑兵们离开。

    所有骑兵都是进入急行军状态,刚出发就将两只雷霆犀甩在后面。

    这两头雷霆犀上面不仅携带了四架床弩,还有二十四名最优秀的弓手,以及满载的箭矢口粮等物资。

    短短小半天时间,多丹镇周边出现更多的鬼纹红蚁,一些佣兵团和商团狩猎队听见消息之后,纷纷从峡谷里面撤出来,加入到清理小镇周围鬼纹红蚁的大军中。

    七百骑兵根本就不理会那些沿途遇见的鬼纹红蚁,在苏尔达克的带领下,一路向东赶往普兰托斯镇。

    苏尔达克有些头痛的就是,目前根本就不知道有几只蚁后闯了进来。

    看起来蚁后的数量应该是不足的,否则应该不会出现这么多分散出来的鬼纹红蚁,这些蚁后需要约束它的王国里面所有臣民,继续向南寻找可以建立红蚁帝国的合适土地。

    刚到过了凌晨,周围出现的鬼纹红蚁就已经让骑兵们无法继续急行,一些鬼纹红蚁成群结队的出现,它们拥有着十分旺盛的攻击意识,只要发现哪里有响声就会聚集而来,

    甚至都不需要从多丹镇带过来的向导,苏尔达克就已经知道这应该是进入普兰托斯镇领土了。

    甩不掉这些迎面而来的鬼纹红蚁,骑兵们就只能摆出锋锐的矢型阵,迎着一小股一小股鬼纹红蚁向里面杀。

    植入生命魔纹的战马冲在最前面,这群战马体力充沛,骑士们也有一半儿达到一转实力的老兵。

    一直杀到了黎明时分,后面的两只雷霆犀都已经跟了上来。

    骑兵们找的这条山岭长满阔叶林,苏尔达克让两头雷霆犀堵在山脚下,七百骑兵在半山腰扎下营地。

    由于骑兵一整夜都在急行军,虽然在前面开路的是一群魔纹战马,但是所有战马经过一整夜的行军,基本上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营地都来不及扎下来,先是给这些马匹饮水喂豆料,在骑兵营里,野外休息的时候战马一向是排在第一位,等所有马匹都喂好了,骑兵们才拿出小铁锅,在空地烧起来的大铁锅旁边打了一点黏糊糊的行军口粮。

    这种行军口粮的味道十分单一,偶尔吃一次的话还不错,连续吃几顿的话,就要往里面掺入一些野菜才行。

    初升的朝阳照耀到眼前这片土地,晨雾散尽,山岭下面大片草地出现在视野中。

    鬼纹红蚁一波又一波地出现在草地上,顺着这些红蚁涌出的方向望去,远处山峦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但是这处豁口和多丹峡谷有很大不同,这里不是峡谷裂隙,而是两座高山之间的隘口。

    普兰托斯镇就建在半山腰间的这处隘口上。

    不过现在望过去,这处隘口和小镇还飘散着阵阵硝烟,远远望去尽是一片暗红小点在不断移动着。

    苏尔达克在山岭下面的草地上,甚至看不到任何逃亡的镇民。

    实在是鬼纹红蚁的数量太大了,而且普兰托斯镇在前天就被冲破了,这么长时间,小镇居民们除非能找到一些避难所,否则很难在蚁潮的冲击中活下来。

    安德鲁站在苏尔达克身边,一脸凝重地望着远处山脉上那座破破烂烂地城镇废墟,狠狠地朝着旁边树桩吐了一口吐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