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男人三十(人到中年)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张雷的领导!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钱雅芝闲聊着,而因为张雷本来和钱雅芝不熟,所以比较拘谨。

    半小时后,钱雅芝的秘书带着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我们这边的办公室。

    男子身材中等,一头黑发往后倒梳,皮鞋程亮,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手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魏全德。

    “哎呦,魏总,你可来了。”钱雅芝忙起身,和魏全德亲切握手。

    “咦,小张你--”魏全德进来后,和钱雅芝握手之余,看到了我和张雷,只是他看到张雷后,表情有些惊讶。

    “魏总,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陈楠陈总,当初滨江环球购物中心的董事长,也是周总的女婿,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钱雅芝笑道。

    “哎呦,您就是陈总呀,我说怎么这么眼熟,陈总你在滨江的事情我都是亲眼目睹的,你助力滨江的旅游业,我还以企业的名义,给予过一定的助力呢,那次在滨江旅游峰会,我们好多企业都来了,你是忙,要应酬,我没和你说上话。”魏全德忙走到我面前,和我亲切握手。

    “滨江丰源地材有限公司,魏全德魏总,我是有些印象的。”我露出微笑。

    “对对对,是我们公司,我们的地材包括复合型地板,实木地板,还有静电地板,我们就是一家小公司,还望陈总你以后多多关照。”魏全德忙说道。

    老实说,直到今天张雷才给我看过他的简历,我知道这家公司,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公司是做地板的,如果我知道,我肯定给张雷介绍生意,可惜张雷从来不提公司销售方面的事情。

    哎,张雷呀张雷,你明明卖地板的,又为什么不和我说呢?你是觉得叫我帮忙,是在麻烦我吗?

    我心下微叹口气,我知道张雷自己能摆平,从来不麻烦别人,可我好歹也是他的兄弟呀!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今天我才知道你们公司的产品,我说雷子,你怎么以前从来不和我说呢?如果你说了,那么我肯定给你们公司介绍生意。”我哈哈一笑,开口道。

    “陈哥,我是不想麻烦你,况且这方面我能搞定的。”张雷尴尬一笑。

    “小张,你和陈总,你们是--”魏全德惊疑不定地看向我和张雷,随后问道。

    “实不相瞒,雷子是我兄弟!”我开口道。

    “魏总,你可真是的,张先生好歹也是陈总的兄弟,是特别好的朋友,你居然还为难他,我可是听说了,你撤了他销售经理的职位,让他做普通的销售员,而且你也太不地道了,一点赔偿都没有,人家就这样离职了。”钱雅芝开口道。

    “这,我、我真不知道。”魏全德一下焦急起来。

    “在滨江,我不说周总他老人家,就陈总,只要他一句话,你应该知道公司是否可以保住?”钱雅芝似笑非笑地说道。

    “小、小张,不,张、张经理,这都是误会,都是那个唐军,我真是信了他的邪,你可别介意,钱总,你和陈总不会都知道了吧?”魏全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紧张地开口道。

    “张先生被污蔑,公司里说他吃回扣,还说环球购物中心里面的一家商铺是张先生吃回扣买的,魏总你要知道,环球购物中心当初可是周总的项目,我也有投资的,是陈总一手打造的,陈总半卖半送,给自己兄弟搞一间商铺没有问题吧?就算是半卖半送,张先生还是贷款买的,你们公司的这些员工,黑人也要有些证据吧?我可是第一个替张先生抱不平的,而且我还和陈总说了,你们公司我也有股份的,这可不能真撕破脸,你说呢?”钱雅芝开口道。

    “那是那是,怎么能撕破脸,大家都是朋友嘛,张经理,这都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呀!”魏全德忙说道。

    “魏总,我真的没有吃回扣!”张雷此刻表情有些复杂,他开口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这边的问题,是我这边的问题。”魏全德尴尬地说道。

    “魏总,创耀集团在滨江,乃至在魔都,好歹也是一家上市的集团公司,我们公司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我不说其他,只要我兄弟一句话,你们一年到头,地板的订单肯定不会少,当初环球购物中心这么大的项目,需要多少地材,我兄弟硬是没有和我开过口,如果我知道我兄弟卖地材的,我怎么说也要大包大揽吧?我想以我兄弟如此的为人,他都不肯麻烦我这个大哥,你说他会吃回扣吗?”我问道。

    “不会,当然不会,陈总你放心,我肯定彻查,还张经理一个公道!”魏全德忙说道。

    “还查什么查呀,尽快给张先生复职,你还想不想做生意了,陈总是什么人,不说别的,光地板这一块,有他一个客户,就够养活你们公司了,我可也是股东,我也想喝口汤呢!”钱雅芝笑道。

    “嗯嗯,钱总你说的是。”魏全德重重点头。

    “是这样,年后我在魔都浦区,会投资打造一家五星级的商务酒店,酒店的投资规模在八十亿上下,要知道酒店的打造,需要多少地材,你们心里应该有数,我这次见到雷子被污蔑,丢了工作,非常生气,如果你们这边可以办妥,那么以后就会有细水长流的机会。”我说到这里,看了看魏全德钱雅芝,继续道:“当然了,魏总,钱总,我们都是生意人,私底下呢,至少也可以做个朋友。”

    “陈总,我现在就让人事,把这个叫唐军的开了,然后让张经理复职,张经理不在公司的这些天,我工资都给他算上。”魏全德忙不迭地开口。

    “是吗?”我露出微笑。

    “我说魏总,陈总都亲自出面了,你就这办事效率,马上召开员工大会,还张先生一个清白,封他为优秀员工,让他做个销售总监,然后你再批斗那个什么唐军的,该开除开除,一定要干得漂漂亮亮,可不能再让张先生寒心了。”钱雅芝忙说道。

    “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人事部,下午一点,就召开员工大会,然后点名批评唐军,再将他革职,还张经理一个公道,提拔张经理做总监,以后销售部,就是张经理管理,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行,都是朋友,都是朋友!”魏全德说着话,拿起手机。

    “魏总,我们公司没有销售总监这个职位吧?”张雷有些怀疑地问道。

    “今天开始有了,至于待遇,底薪翻倍,再加有五个点的股份,你看怎么样?”魏全德忙说道。

    “啊?”张雷受宠若惊,睁大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