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之大医精诚 > 215: 大容量全肺灌洗术
    在余程的带领下,众人来到曹县县医院呼吸科所在的楼层。

    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呼吸一病区,刚刚许精诚特意看了一下楼层示意图,发现这栋新的内科楼竟然整整三层都是呼吸科病区!

    恐怕这栋大楼能够建成,大部分的功劳都要归于呼吸科吧……许精诚在心中暗暗考量着,环顾四周,觉得这里的条件竟然丝毫不比徽京市三甲医院差。

    这些所见再一次刷新了许精诚对于曹县县人民医院呼吸科的评价,这里绝不是普通的县级呼吸科的水平,当真厉害着呢!

    余程匆匆赶到病房,叫来值班医生详细询问道:“病人怎么样了?”

    值班医生紧张的回答道:“半个月前矿井塌方,这人被埋在里面六个多小时,听说当时被救出来的时候都没个人形,黑的就像个泥鳅一样。

    当时是没什么事情,但后面就一直有咳嗽的毛病,今天突然症状加重了,家里人见他咯血了,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赶紧就送过来了。”

    余程几乎都没有听完值班医生的描述,眉头就已经拧到一起了:“又一个尘肺病的,手术室那边联系好了吗,赶紧准备给他‘洗肺’吧。”

    “都已经联系好了,等会儿就送过去。”

    余程点点头,稍微松了一口气,这才得空回头对王季解释道:“矿井的工人,之前应该就有尘肺病,半个月前被困在矿井里吸入了太多的粉尘颗粒,导致症状加重咯血了。”

    “尘肺病啊,你们医院接诊这种病人应该挺多的吧。”王季问道。

    余程无奈的点点头:“曹县五年前开始煤炭开采,大量工人下矿工作,也就是从那开始,我们曹县呼吸科也开始快速发展起来,每年病人量都在不断翻倍,如果说两者没有联系,我觉得也实在说不过去。”

    王季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许精诚,心想这不就是小许刚刚说到的第二条医疗快速发展的道路吗?这小家伙看事情的眼光还真是毒辣啊。

    许精诚这时候问道:“余主任,我刚刚听您说要给病人洗肺,您说的是全肺灌洗术吗?”

    余程早就注意到了许精诚,这名年轻帅气的医生一直搀扶在王季教授身边,看起来两人关系十分亲密,显然不是一般人。

    “没错,这是我们一年前刚刚引进的技术,其实说起来也是被逼无奈,我们县尘肺病病人太多了,常规的治疗手段效果都不太好,我们科医生没办法只能去外面学习新技术,希望能稍微改善一下曹县尘肺病人的生活状态。”

    徽京市的医生们听到这句话,脸上纷纷露出了些许惊诧的表情……全肺灌洗术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全麻下对全肺进行冲洗,病人甚至会因为水温的不恰当而永远无法醒来。

    这项技术还有个比较接地气的名字……‘给肺洗个澡’,简单来说就是将大量的灌洗液灌入病人的肺内,然后再抽吸出来,用这种方式将病人吸入肺内的粉尘颗粒清除。

    这项技术对于医生技术、设备、术后护理的要求极高,反映的是一个医院整体的医疗能力。

    从这一刻开始,徽京市的医生们收起了自己傲慢的态度,第一次开始真正尊重起曹县县人民医院的同事们。

    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医院,但他们肩上却扛着整个县的尘肺病人,责任化作动力,推动着他们走上了一个普通县级医院可能永远无法达到的高度。

    在王季教授的请求下,余程带着一群人前往手术室,准备全程旁观这个病人的洗肺过程。

    而就在这时,把行李送去宾馆的李洋了回来了,当他看到许精诚一直搀扶着王季教授,脸上顿时写满了阴霾。

    那明明是我的位置……

    此时的李洋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宫斗戏中即将要被打入冷宫的嫔妃,如果自己再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这次的义诊多半是要黄了。

    他甚至怀疑,王季教授会不会都已经把自己给忘记了!

    恰好此时许精诚正和余程聊着全肺灌洗的问题,余程话语之间表达着县医院的挣扎,虽然他们目前已经打破了全肺灌洗术的技术壁垒,可事实上治疗效果并不显著,大部分病人治疗后生活仍然没有太多的改观。

    “一方面全肺灌洗术我们掌握的并不好,目前我们只敢做小容量、短时间的灌洗,效果有限。

    另一方面,全肺灌洗术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尘肺病人的肺部情况,这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治疗方案。

    就比方说这个病人,在这次治疗后他也许会稍微缓解症状,但咳嗽、胸闷、呼吸困难的症状大概率是无法解决的,他的余生也许都要抱着氧气瓶度过了。”

    李洋听到余程的哀叹,心中却是一喜,这不就到我擅长的领域了吗,终于轮到我发挥了吗!

    “咳咳,余主任你其实不必这么担忧。”

    李洋轻咳两声,把众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后,缓缓说道:“全肺灌洗术我其实还是比较了解的,你们科做的效果不好,有可能还是方法不得当,事实上大容量的全肺灌洗术对于尘肺病人效果还是十分显著的。”

    余程此时正心事重重,曹县这几年煤炭开采虽然逐渐正规化,但几年前为了快速发展经济而种下的恶果也逐渐开始显露,他每天为了如果更好的治疗尘肺病人焦头烂额,可现在突然有人轻飘飘来一句‘你不必这么担忧’。

    心里稍微有些不满,但余程主任还是很克制道:“不知道这位医生有何高见?”

    “高见倒不至于。”

    李洋故作矜持的微笑道:“但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大容量全肺灌洗术肯定效果比小容量要好,而想做到大容量灌洗,双肺隔离就一定要做好,一侧灌洗,一侧呼吸机机械通气,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病人的血氧,维持治疗继续。”

    李洋自我感觉自己的提点一针见血,县医院这些医生听后肯定会受益匪浅,毕竟这里只是县医院,自己的眼界和学识只是稍微漏出一点,对于他们都应该是瑰宝吧。

    可事实上,余程却只是皱了皱眉:“这我们当然清楚,但问题是,具体该怎么做呢?”

    “怎么做?”

    李洋一愣,迟钝了好几秒才略显紧张道:“具体的方法就有些复杂了,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以后有机会余主任我们再详细聊一聊吧。”

    “好……”余程隐晦地笑了笑,转过头没再搭理李洋,他此时准备要进手术室了。

    李洋再一次被无视,而且还是被自己瞧不上的县医院主任无视,这让他原本就失衡的心态再一次发生了致命的倾斜。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许精诚,发泄似的问道:“许医生为什么都不说话,你难道没有什么建议吗?”

    许精诚看着有些狗急了跳墙的李洋,挑了挑眉:“建议没有,不过余主任,我能和你一起进手术室吗,我想给这个病人做一次大容量全肺灌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