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三千四百五十七章 局中局
    古嫣带着楚羽一路急冲回来,一进宫殿来,见此情况顿时脸色都变了!楚羽连忙察看昏迷不醒的陆尘,发现他颈骨断裂,看起来皮肤都凹下去了一块,陆尘整个脸色都变了,伤势绝对的严重,但是切断的骨头那里,却看似凶险实则并不致命。

    甚至,连陆尘的体内也没有任何邪气和魔元力量、魔魂力量入侵过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是邪主下手有分寸,还是陆尘躲避的好?

    楚羽快速察看完毕,微微皱了皱眉。

    而后他站起来,扫了一眼正在同样急救的“邪主”,那看上去心脏中招的位置,他感受不到任何功德金光净化的意思……有趣。

    楚羽当下一把抱起陆尘,朝齐宣、何必、陶姜等人道:“回去再说。”

    边说朝一边刚刚安排的侧殿走去。

    虽然陆尘和邪主水火不相容,王不见王,但是最尊贵的宫殿就那么两间靠在一起的,所以陆尘和邪主的宫殿是在一起的,中间还有个侧殿相通。

    想到现在正好,在几乎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独尊盟众人就转换到了隔壁的宫殿,现在这事情是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陆尘等人离开之后,紧闭双眼的邪主这才睁开眼睛,扫了面前的任裕元一眼,任裕元点点头示意周围没人,而且已经布置好了隔音法阵,“邪主”方沉声道:“怎么样。”

    “没事。”

    任裕元回道:“错开了位置。”

    他的命门是心脏,对于邪主来说,如果心脏被功德金光净化,那绝对是最快的死亡方式。

    而他无论受到怎么样的伤害,只要是不在心脏位置,那么,绝对会有办法慢慢愈合,不会即刻就死。

    陆尘的攻击来势汹汹,他的避让只让了那么一点距离,让没有现在这效果,让少了,他就真的完蛋了,果然,如果不撕开衣服仔细察看,受伤的位置绝对在心脏,而没有一点偏差。

    任裕元看着“邪主”胸前的伤,咬牙道:“光看外表看不出来。”

    任裕元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与“邪主”的另一个心腹,动手给邪主收取残留在伤口处的功德金光,然后给他敷药服药。

    “邪主”闻言嘴角勾勒出血腥如修罗的笑容,冷冷的道:“好的很,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说罢,他就闭上眼等待任裕元他们完全抽取出体内的功德金光。

    任裕元见此皱眉冷声道:“师父,今天实在太危险了,以后绝对不能以身犯险。

    就算是要作戏,我来就是了。”

    若今天没让过,叱咤风云的“邪主”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闻言,“邪主”嘴角笑容不变,并不答话,看上去好像是昏迷过去一样。

    不过任裕元等跟随邪主多年的人,知道“邪主”此刻心中的怒火更盛,别说不会听他们的,只怕要真正死一回勾出后面的人,他也是愿意的。

    邪主能成为邪族之主,就是凶险的狠辣,无情无心的,狠到不惜以自身去勾出身后的人。

    狠到一步一步的踏着千万人的骨头,在尸山血海中成为了最强的邪主。

    ……夜色浓郁,明月高悬。

    清冷的月光洒在这三百年宫殿身上,笼罩上了一种神秘又空寂的冷酷。

    “死了没?”

    邪主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语鸾,妖媚的一笑。

    语鸾趴在睡榻上,看了一眼“邪主”无声的道:“你说呢?”

    她现在魔元被冰气侵扰,连传音都做不到。

    真是麻烦。

    “邪主”见此,挑眉笑道:“你这小命还真长。”

    语鸾听着“邪主”这话,不由满脸苍白的挑了挑眉。

    邪主望着语鸾的脸,她受了重伤,脸色苍白无比,按理说应该是很难看的。

    但是她居然在这时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

    邪主不由无语,陆尘还真是会挑人,不得不说,这女子当真是美的举世少有。

    “陆尘还真是会选,我看着,要是年轻个几万岁,我都想夺你来当邪族的主母了。”

    “……”语鸾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思胡说。

    她太累了,失血过多,寒冰剑虽然在一时间被取了出来,体内的邪气都被抽了出来,伤口也全部包扎好,也服了魔药,但是那寒冰剑实在是太厉害了,痛感无法避免。

    她全身的疼痛实在无法忽视,竭力支撑才没有昏过去,实在没有那么多的心情与邪主说笑。

    “你被打了?

    陆尘?”

    映照着灯光,语鸾恍惚看见“邪主”脸上的青紫,不由精神一振奋,无声的荡漾出一丝笑意出来,问着邪主。

    邪主靠坐在语鸾面前的沙发上,也不回避,血腥笑道:“我倒小看了你。”

    语鸾见邪主承认,不由觉得心里甜甜的,人也分外有精神了。

    邪主见此看着语鸾意味不明的一笑道:“今天看到陆尘这样,我真是意外啊。

    你说,我要不要将你物尽其用呢?”

    语鸾闻言,斜眼看了邪主一眼,缓缓的道:“只怕你没有那个时间利用。”

    语鸾在抖天拍卖场也是见识广博,知道许多的事情。

    她不是傻子,直接对她动手还诬陷到邪主身上,这说明了很多东西。

    目前只怕“邪主”还真没那个时间想着怎么利用她,而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邪主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眉目间狂妄立现,点点头道:“够聪明,不愧是陆尘看中的人……咳……”大笑牵动胸口的伤口,邪主不由的咳嗽两声。

    不管怎么说,这陆尘下手还是真狠。

    语鸾一听,不由睁大眼睛看着“邪主”,微微皱眉道:“你这样子……不会是陆尘打的吧?”

    邪主的地位不低,实力也是一直都不差,这么多年都是和陆尘分庭抗礼,若说被陆尘打成这样,那不大可能把?

    邪主顿时冷笑道:“凭他,对付其他人可以,对付我,还没那么容易。”

    边说,邪主边压了一下伤口。

    语鸾一看“邪主”的手法顿时惊讶道:“这是,火伤?

    真是陆尘?”

    邪主看了语鸾一眼,也不否认直接道:“是,也不是。”

    这是他和陆尘故意的,为的就是引出后面的人。

    总是按照别人的剧本走,那就太被动了。

    不如直接出手,现行下手。

    语鸾此时受了伤,脑子反而很清晰,听言不由微微皱了皱眉,邪主”见此冷笑一声道:“陆尘没那么容易死,不过我给了他一刀,颈骨不断也要他好受。”

    语鸾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这里摆局,就是针对他和邪主的,邪主受伤,陆尘肯定也是危险,没想到邪主倒是说了一个分明。

    脑子急转之中,语鸾缓缓平静下来,看着“邪主”道:“原来如此。”

    那背后的人设圈套既然针对了两个人,邪主出问题,陆尘肯定也会有问题,而现在借着“邪主”的手伤了陆尘,那么别人针对陆尘的计划肯定搁置,陆尘目前没有危险才是。

    见到语鸾明白过来,邪主顿诧异的看了语鸾一眼,接着嘴角的笑容扩大开来,凑到语鸾面前道:“有意思,我看不如你跟了我,如何?

    邪族的主母,地位可是不低。”

    语鸾扯出一抹笑容道:“我不觉得好。”

    邪主顿时挑了挑眉,眉眼中并不怎么在意。

    语鸾见邪主没什么其他表情,知道他不过是就是那么一句话而已,顿了顿道:“准备关我多久?”

    邪主挑了挑眉看着语鸾,淡淡的道:“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语鸾微微朝上撑了撑身子,昏迷之前不知道晓邪主给她吃了什么东西,让她居然有精神支撑到现在。

    语鸾看着邪主道:“我真有很大的用处?”

    邪主见语鸾聪明过人,不由笑了笑道:“也许你的价值,超过我的想像。”

    语鸾挑了挑眉头也没有说话,见到邪主阴森一笑,她也不在乎。

    语鸾本来是想要套一下邪主口风的,没想到他一点没有露出话音来。

    到底这邪主是要拿她来威胁陆尘,还是有其他想法,语鸾纵然是见识过千万人,都看不出来邪主那张面皮之下的想法。

    当下语鸾沙哑着声音道:“现在外面如何?”

    终于能说话了,现在多说了两句,此时她嗓子还是有些疼痛,不过却也能发出声音了。

    语鸾本来不觉得,现在能张口说话,她也是有点意外。

    现在境况不明,她心里很是担心陆尘,虽然她知道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陆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陆尘是很厉害的,毕竟是魔神大陆的第一天才。

    不过能够对两个巨头同时动脑筋,这背后的人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想到这里,语鸾如何会不担心呢?

    邪主顿时狂妄一笑,眉眼中却是一片肃杀之色,冷冷的道:“我正等着背后人要如何。”

    语鸾一听这话便明白了,想来,这是邪主和陆尘正在想办法联手等待背后之人如何行动呢。

    语鸾闻言不由点了点头道:“那好,那我先睡一觉。”

    说罢趴下去,她侧躺着闭上眼睛真开始睡觉来了。

    邪主见此,顿时挑眉冷笑起来:“你就这么睡了,难道不想我把你放回?”

    语鸾闭着眼睛,直接道:“等你想好了条件,自会让我回去。”

    邪主一听顿时哈哈大笑,听笑声好像极是高兴,半响后才笑道:“对,够聪明,够聪明啊!就是不知道陆尘会不会接?”

    语鸾闭上眼平静的一笑道:“你问他就知道了。”

    邪主听语鸾如此说,不由挑眉笑看着语鸾道:“那若不接,你怎么样?”

    “到时候再说。”

    语鸾的回答干脆利落到极点,内心是平静的很。

    邪主顿时笑容满面的道:“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那么相信陆尘会在乎你?

    据我所知陆尘可不是儿女私情的人。”

    语鸾睁开眼看着“邪主”,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道:“陆尘不儿女私情,但是陆尘有情。

    你这个堂堂邪主可是不一定会明白的。”

    “邪主”听语鸾居然如此样说,也没有生气,顿时轻笑了起来,阴森的眉目一笑道:“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