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新规则
    听了那人的话,众人心中无不惊骇,这竟然是常态?

    想来也是,顿悟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他们哪怕没亲身经历过,也见过的。

    有些内心澄明悟性绝佳的学员,听旁人三言两语偶有所得开窍了,这就是顿悟,这种状态有长有短,短则半日,也有入定几个月甚至几年的,那模样看起来其实和平常修炼没差,只是每次顿悟收获都不会小,经常能跳一两阶!说不定下次陆尘醒过来,就是魔王境界七层二阶之类的了!“他是变态吧?”

    “我的天!难怪这陆尘会这么变态了!”

    众人这么想着,却是一脸菜色,他们想起自己修行的不易,在看看他,天道不公啊!天道将一切的好处统统捧到陆尘面前,给他气运,给他万里挑一的绝好上古超级纯血魔兽,给他那么厉害的功法……他想要的都会有,他修炼一日抵旁人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万年有余,他凭什么呢?

    凭什么大家如此辛苦,他就能这样容易?

    假如说不是在这个地方,说不准就有人忍不住要动手,不止一个人盘算着不能看他彻底成长起来,趁早群起而攻,击毙他才是上选。

    有这种想法的当然一鸣学院和浩藏学院的人居多,谁让他们和地藏学院结怨已久。

    心里想疯了,偏偏不敢,只得勉强按捺。

    陆尘一入定就是三天,这三天里几乎没人离开,有人就在旁边修炼起来,也有人眼也不眨看着,目不转睛看着。

    围着他打转的魔气团没消散过,他身边的沈婉儿、元昊等人活像喝了十全大补汤,它看起来精魔极了。

    地藏学院的这些学员平常总是打打闹闹的,这三天难得团结,他们结成防线护着陆尘,谁也没打瞌睡谁也没走魔。

    沈院长含笑抚须。

    至于坐在一边的东镜境主,面对身边的其他三境境主,已经回答很多问题。

    “他顿悟之前就是在修炼,我们根本没说话。”

    “你问他有什么变化?

    那我怎么知道,我是没感觉到什么变化的。

    他修炼他的,我跟沈院长说我们的,他爱顿悟就顿悟了呗。”

    ……众人继续守候这陆尘,忽然有金光从陆尘头顶洒下,金光笼罩下,他修为蹭蹭来了几个连跳,直接从魔王六层巅峰到了魔王七层境界三阶!这样就七阶了,那可是魔王七阶啊!听说这个陆尘才到魔魔大陆来的时候,只是个魔君境界?

    现在居然到了魔王七层!一个顿悟跳四阶……凤鸣学院最厉害的那位大学长十二岁魔兵,当时就被封为年轻一辈第一人,如今三千二百七十三岁,已经是魔王七层大圆满,只等一个小魔劫度过,就会顺利成为魔王七层巅峰。

    在这个年纪的魔王七层巅峰很厉害,非常厉害。

    但是就有些人存在是来打击别人的,陆尘现在的岁数,众所周知只有这个大学长的零头不到。

    可怕!这太可怕了!起初觉得陆尘是个变态天才,已经足够令人心痛。

    现在亲眼见到,不止是各个学院的学员……可以说,各个学院的长老都感觉气血在翻涌,想要一巴掌拍死陆尘,或者一巴掌拍死自己!众人简直感觉自己要疯了,羡慕嫉妒恨已经到达了顶点。

    修为跳了以后,陆尘打坐稳固了一会儿,然后就睁开眼起身来。

    一睁开眼发现跟前围着院长和楚羽、东镜境主不说,不远处还有各大学院的长老学员。

    没来得及思考,他身边原本闭目打坐的沈婉儿等人都站了起来,冲他微笑:“陆尘哥哥!幸亏有你!”

    “陆尘,太棒了!”

    元昊也很是激动,他现在基本感觉自己这些天的内伤暗伤全部都好了。

    “陆尘,谢谢你!”

    玉蓝一双大眼中闪耀着激动,她是植株族的,对于陆尘打坐时候引来的木系能量她是最受益的。

    不仅如此,这个房间中其他学院原本或多或少有些伤势的学员,也都被陆尘修行的时候引来的天地木能量给治好了。

    众人的眼中都闪耀着激动的色彩,他们之前在修炼中留下的一些暗伤什么的,居然也都被陆尘给治好了,这对于他们的修炼大有裨益,如何会不激动呢?

    对于陆尘,他们是嫉妒过,可是到了如今,见识到了陆尘的强大,他们就是想嫉妒也嫉妒不起来了。

    差距太大了,这么嫉妒,那是自不量力。

    唯有直接被黑色能量箭射入体内的那几个学员现在情形还是很不好,几位巫医的治疗居然都没有什么用。

    幸好陆尘这两天修炼的时候,引来了天地能量,对他们倒是也有很大的好处,但是还有些在微微吐血,脸色青黑。

    地藏学院几位长老将房间内的众人这番举动看在眼中,心里很是欣慰和骄傲。

    陆尘很有慧根,他整个人通透极了,日后的成就只会更加不可限量。

    众人一时千言万语太多,反而都沉默了起来。

    陆尘好好谢过替他护法的院长和长老,然后也出门谢了各位学员,才回到他师傅楚羽身边去个,答了几句问话,忽而想起自己会顿悟是因为听东镜境主一席话,他又特地走到东镜境主身边,郑重谢过:“境主,多谢您的指点,我才能突然顿悟。”

    “什么?

    我的指点?”

    东镜境主一时愣住。

    陆尘笑着点了点头:“是的,那会儿我的魔识游弋于周身之外,自然一切都能知道。”

    “原来如此。”

    看着陆尘,东镜境主心生感慨,天赋如此之好,行事还不显的骄纵浮躁,这么踏实的年轻人是真的少见啊。

    又瞥了众人一眼,东镜境主对着陆尘笑了笑:“那么,那件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现在先不急,你好好的修炼和比试,一切都有我们。

    所有事情,等大比结束了在说。”

    “多谢境主。”

    陆尘恭敬的对着四个境主行了一礼,然后看了看旁边还是昏迷不醒的几个学员,眉头微微一皱,朝那他们轻轻一拂袖,一道木系魔元能量飞入他们体内。

    不过数息,本来还有吐血症状,面色如灰的几个学员就面色红润毫无妨碍了。

    众人惊异的看着这一幕,陆尘思忖了一会儿,微微皱了皱眉,说道:“那个叫邪主的,我们曾经在古典之墓就和他手下有打交道,他们的能量太过于诡异,可以剥夺人的生机和一切能量,还有很大的破坏性,我修炼的功法,好像是能帮人唤醒生机的,所以有一点作用。”

    话语至此,陆尘也不愿意多说什么了,还是先回去,仔细想想这两天的事情比较好。

    而且,三日已过,下午就是炼器大比了。

    陆尘本来想炼制几样魔器,对战的时候用,结果,时间一耽误,就没有办成。

    该谢的也谢过,陆尘随楚羽准备先撤,回去为后面的比试准备。

    炼器大比跟武比不同,总的来说,可以算是分为两个步骤。

    第一步,众人必须当众炼器。

    第二步,自然就是比试各自的魔器。

    只要比试的魔器上面有着每个人自己的标识,也就是说,这魔器确实是那个学员本人炼制的,不是借用的别人魔器,也就可以了。

    陆尘往外走,沈婉儿在他身后叹了一口气。

    陆尘察觉到她情绪不高,问怎么了?

    “天意弄人,陆尘哥哥你修为越来越高了。”

    看她这么挫败,陆尘眨了眨眼,说:“我比你高还不好?

    我可以保护你啊。

    让我带你起飞不好吗?”

    原本沈婉儿的修为是比陆尘高出很多,但是不知不觉间,陆尘已经修为高的让所有人为之仰望了。

    沈婉儿瞪着水莹莹的大眼睛看着陆尘,陆尘的修为这么高,以后,她几乎就没有借口可以找陆尘了。

    看她郁闷的小眼魔,陆尘忽然温柔一笑:“我突破了婉儿不高兴吗?

    你都没恭喜我。”

    “咳咳……”沈院长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个家伙,非要在这里说这些,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那个一看就很欠抽的元昊捏着嗓子说:“哎呀,婉儿学妹,我现在伤好了,学妹怎么不恭喜我?”

    旁边人哄堂大笑,众人在欢笑声中,最终散开了。

    等众人都回房稍作休息的时候,接到了最新的通知。

    以前炼器大比的战斗比试,都是每个人一对一对的比,现在改了,居然是合并一个大台子,众人打擂和守擂。

    擂主守住了,就是最终赢家,或者最后攻擂的赢了擂主,就算赢了。

    这个新规则,其实是一鸣学院跟四境境主提议的,他们强势要求,众人也都知道这个举措是为了抗衡陆尘,想通过车轮战消耗他来博一丝可能。

    毕竟陆尘太过于强大了,而一鸣学院这回大比结束之后,七成就会凉了。

    那么,唯一可以翻身的机会,大概就是一鸣学院这回能当上个四院首座的地位。

    这样,回去南境之后,境主也好,别的学院也好,才都没有别的话说,他们或许还能缓过来。

    对于这个提议,地藏学院的学员们自然是不满的,首先站出来说不公平。

    结果就被院长反驳了。

    “只要规则定下了,大家一样遵守,对所有人是公平的。

    你们不觉得这样更能展示出大家各自的风采吗?”

    其实,对于陆尘炼器很厉害,大家也都有耳闻。

    沈院长和四境境主是想看看陆尘强到什么程度,以便后面的安排,所以好奇心使他们同意了一鸣学院的提议。

    仔细想想是没什么不公平,一鸣学院可以用人海战术磨,地藏学院也不是没人,同样可以回敬,就看怎么安排。

    他们还约定先让下面新来的学员们上去玩玩,给修为不够高的这些本来只能旁观的学员一点参与的空间。

    这一点也得到所有人支持,规则定下之后人人都感觉出来了,这届学院大比会非常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