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两千五百七十五章 绝命法师
    那法师一见到迟千羽似乎是有松懈的样子,便是见缝插针,立刻的便是朝他袭击而去。

    只不过这次确是不是用剑,那法师突然之间便是将全身的力气都注入了他那大掌之间,大掌直直的便是向着迟千羽而去。

    重重的便是拍打在了他的胸膛上,迟千羽立刻的便是受到了那重重的一击,直接的就是向后飞去,并且也是口吐着鲜血,最终倒在了地上。

    陆尘见刚刚受伤了一个,刚被自己劝好,现在居然又受伤了一个,这可怎么办啊?

    难道他们今天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这法师给消灭吗?

    展鸿虽然一直是没有与这法师交上手,但是从迟千羽刚刚的状态上,倒是不难看出这法师还是真有那么些实力的,于是便也是畏缩了起来。

    而此时,那些黑衣人也都是将东胜的那么多弟子都打趴在了地上,现在东胜这一对显得十分的狼狈不堪,明明刚刚还是气志昂扬的,现在居然被打了个落花流水,迟千羽的内心实在是不够滋味。

    明明刚刚自己还非常的英勇,就像是黎明的救赎一般,来救苏琼和陆尘他们,结果现在立马的就原形毕露,又处于了被动的状态,这叫他的脸面何在呀?

    迟千羽立刻的便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毫不示弱,只是那身上所受的重重的一击令他感到了十分的有压力,而陆尘这边则是一直在想着,究竟没有那种万全的上上之策,能够供他们使用的。

    现在这法师的能力已经是无法超越的啦,究竟现在还能怎么办?

    才能够将他给一举拿下。

    陆尘想着,突然便是想起了之前与他进行的那一战。

    上次他好像是因为什么而逃离的,陆尘似乎是有些忘记了,依稀的记住上次好像将白玉和苏琼还有自己的力量整合了起来,对付过那法师,好像那法师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逃离的吧。

    陆尘想着,心中便是生出了一个好点子,立刻的便是对着那剩余的四个人说:“你们赶快的调整好一下自己,我觉得以我们个人的实力去与他进行战斗,那肯定是去找虐。”

    “那倒不如大家全部都将力量凝聚在一起,我们上次也是这样将他给打跑的,或许我们五个人整合起来的力量,会特别的大。”

    所有人在听到了陆尘的话之后,便也是觉得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于是被打倒的,被打伤的,全部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尽量的平息着自己那心情以及体力,还有精力上面的提升,立刻的都集聚在了陆尘的身后,听从陆尘的下一步指挥。

    陆尘见他们这些人都来了,便是对着他们说:“我们现在就全部都运气吧,好像上次我们在运气的时候,那股力量直接的就变成了一个保护罩,将我们给团团的围在了一起。”

    “那法师靠近我们也靠近不了,但是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形成一个保护罩,所以我们这次得更加的小心了。”

    陆尘说完之后,众人便都是一直点着头,现在除此之外也是别无他法了,只能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来完成了,所有人都围成了一个圈,团团的坐着,开始进行了打坐起来。

    ??紧接着陆尘一发令,所有人便是全部都闭眼,安静的在心中默念着将能量集聚。

    法师见到他们这些人,突然之间便是这样一副模样,便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但是他们这些人的鬼点子也是确是很多的,说不定,他们现在可能是想到了办法,要来对付自己,那法师可就不能束手不管了。

    立刻的便是朝着他们五个人走了过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就当法师一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身边就像是存在阻力一般,立刻的就将那法师给反弹回来了。

    法师觉得非常的惊讶,这五人究竟是在做什么?

    怎么感觉邪乎乎的,法师被那股力量给反弹过来之后,依然是觉得不服气,又立刻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却是没有想到与刚刚发生的一切简直是一模一样,自己又是再次的被不知名的某个阻力给反弹了回来。

    那法师便是觉得有些恼怒了,他们不会是又在想着计谋,想着法子对付自己吧。

    这样一想,法师便是觉得一定不能让他们得手,便是朝着他们五个人立刻的就开始施法。

    法师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够攻击到他们,确是没有想到,那些法力在他使出之后,又立刻的反弹了回来。

    法师一个激灵,朝着旁边躲开了,才避免了刚刚的那一击,否则自己可能会受到自己能量的伤害。

    真没有想到,他们五个人居然能够制造出这么一层阻力来,现在自己也是对他们无从下手了,法师觉得有些气愤,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也是事关他的生死问题,所以法师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法师觉得或许他再多出几招,就能将那层阻力给破坏掉。

    而正在打坐运气的五个人,一开始本是觉得非常轻盈的,但是在后面自从那法师使过能量之后,那层阻力受到了一些迫害,他们五个便是觉得打坐的有些吃力了,近乎是快要坚持不下来了。

    五个人都是皱着眉头,在死死的抵抗着那个力量,想着只要是能够打坐好,到时候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注入起来,那么想必那力量肯定是特别大的,对付那法师肯定也是不在话下了。

    所有人这么一想,便都是咬咬牙坚持着。

    一时之间,法师便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已经朝着他们五个人使出了许多的招数,可是一一的都被那层阻力膜给弹了回来,现在自己也是不能对着他们下手了。

    难道就眼见着他们五个人在打坐,而自己只能坐以待毙吗?

    显然法师是不想这样子做的。

    既然自己现在还是有胜算可以赢过他们这些人的,那么法师一定要抓住这最后的一次机会,一举的争取把他们全部都歼灭。

    最后法师想了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使出来的招数。

    那便是这黑暗势力之中独有的“魔心术”,这魔心术可以让一个人迅速的便是着入魔道。

    魔道的力量是无穷的,世人皆知,这魔道力量所有人都不允许去触碰,毕竟一旦触碰可能会使人丧失心智,彻底的走火入魔,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但是法师觉得在这么紧迫的关头,如果再不使出这份力量的话,可能接下来他就会丧命,法师觉得与其那样,倒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赢过了他们,便将那力量给压下来,或许还能成功。

    法师瞬间便是立刻的坐到了那台上,双手交叉,卑躬屈膝着,闭眼,似乎在凝集着什么。

    瞬间天空突然便是,黑下了一大片,本来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现在却是根本毫无什么颜色可言,上面黑压压的都是一些乌云。

    待那法师再次的凝集之后,天空之中便是立刻的电闪雷鸣,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也似乎是在告诫着那法师千万不要走向魔道这条道路。

    那法师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些外界的因素,依然是我行我素的进行了打坐,那些黑衣人和东胜的弟子见到天空中突然变是大变了,所以便有些觉得害怕。

    东胜弟子和黑衣人都已经放下了刀剑,并不在拿刀剑相搏,而是都寂静的望着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这些黑衣人都是知道这其中的情况的,毕竟他们是黑暗势力之中的人,这些事情他们应该是知道,所以他们一见到法师在那里打坐着,想要召唤魔道力量,便是立刻的想要上前去阻止。

    这魔道力量可非常的邪乎,一旦是沾染上了,可就摆脱都摆脱不掉,到时候他要是不能及时的回归心智,那么他可能就要一直走火入魔下去了。

    这些黑衣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并且知道这些秘密也是不会对着外界说出的,可是今日看到法师居然在那里偷偷的使用这魔心术,便也是觉得惊慌了。

    毕竟这魔心术,从记载开来,无数的人都使用过,却都无一幸免,所以这法师又怎么会成为那么幸运的人呢?

    这些黑衣人本都是想要上去打断那法师的,但是却都是像在畏缩着,惧怕着什么一样,不敢直接的就冲上前与那法师说及,劝阻他。

    突然天空之中,立刻的便是电闪雷鸣,那雷声在天上大声的咆哮着,似乎是想要将天裂开出一个洞来。

    此刻的法师已经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已经聚集了,他已经召唤出了魔心之术,现在就可以使用这魔道的力量了。

    所有的黑衣人皆是望着天空长叹一声,现在也来不及再阻止了,只能静观其变,看看接下来他的反应会是什么样子吧。

    实在是控制不住了的话,他们也是无能为力了。

    只见那坐在台上的法师突然之间,但是站立起来了,身上的那身玄黑色衣裳立刻的便是绽开了一个口子,似乎他的力量增加了之后,身体上也变得十分的健壮无比了,连带头上的那个头纱也是立刻的就报废了。

    头发突然之间也是散乱了起来,现在就像一只凶狠无比的狮子一般。

    待他转过身来之时,所有的人都立马的便是惊呆了,只见这法师的脸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中。

    他脸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横纵交叉着,一大半脸上还有一块十分下人的胎记,和各种各样的伤疤,东胜的那些弟子见了之后,都是忍不住的唏嘘,感叹了一番。

    原来这法师一直带着他的头纱是起到了要遮住他脸上的这些伤痕的作用啊,怪不得他之前一直都不肯拿下,原来他是长成这个样子的,真的是奇丑无比。

    连那些黑暗势力之中的黑衣人见到了那法师的模样之后,便也是觉得有些可怕了,平时一直都跟在他的身后,听从他的安排,只听过他的声音,确是没有见过他头纱下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