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故技重施
    他疯狂逃跑。

    只想远离这远古巨树。

    什么小茅屋、书信,他一概都不想去管了。

    没想到以自己的实力,居然在这里居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世界之大,果然无其不有。

    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不知跑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狗叫。

    “小犬?”

    陆尘沿着声音走了过去。

    就看到小犬眼神中流露出人性化的担忧:“小陆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没遇到什么麻烦吗?”

    陆尘看小犬毫发无伤,奇怪问道。

    小犬摇头:“我出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多了一根远古巨树沙沙作响,还有一滩血。

    担心你,就赶快跑了出来。

    还好你没事。

    可是那远古巨树怎么来的,你怎么会被他攻击呢?”

    “我动了一下那桌子上的书信,便被当做敌人,打得半死。

    你一会儿可要小心一点儿,不要触碰那书信。”

    陆尘心有余悸的提醒。

    “可是我已经碰了。”

    小犬传音着:“刚刚那书信在桌子上跳动,我就随手碰了一下,让他安静。”

    陆尘惊疑:“没有反击你?”

    “没有。”

    “那我们回去,你看看书信,那可能就是给你的。”

    陆尘沉吟道。

    自己刚刚并无恶意,仅仅只是碰了下书信,就被弄得半死。

    但小犬却能够安抚书信。

    说明小犬就是“吾儿亲启”里的吾儿。

    就算不是,也肯定沾亲带故。

    “给我的书信吗?”

    小犬眨着眼睛,心中生出奇怪的感觉。

    那书信上面的字,他也看到了。

    真的是父亲留给自己的吗。

    可父亲又是谁。

    怀着疑惑的心情,它带着陆尘又来到了小茅屋。

    似乎是因为它将书信安抚,庭院里的远古巨树并没有再攻击陆尘。

    反而慢慢变小,似乎是要再变回那手掌大小。

    陆尘见状不禁惊叹。

    这到底是什么奇花异草。

    居然可以在一瞬间生出如此变化。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其中一株。

    刚刚若是所有小花小草齐齐变化,只怕自己绝无生路。

    可见这书信的主人,还是给人留了一线生机。

    跟着小犬进屋。

    陆尘坐在地上开始疗伤。

    小犬则用小爪子摸着书信。

    半晌之后,它小心翼翼的翻开书信。

    “吾儿,为父时日不多了。

    身残体破,无力打理整个药园。

    便将毕生所学整理成册,望吾儿好生研习。

    待踏入四方境,吾儿可收起药园,去往中州丹域,寻找一位叫宫丞的丹师。

    若宫丞不在,吾儿可找一僻静之地,专心研习丹道,提升修为。

    不可卷入恩怨争斗之中。

    世间人心险恶,慎之,慎之!”

    啪。

    最后的落款是一个小狗脚印。

    看到这个脚印,小犬爬上桌子,将自己的脚印对准那个脚印,踩了下去。

    两个脚印居然完美重叠。

    哗!

    一股清风滑过,书信化为灰烬,飘散在天地间。

    陆尘默默看着这一幕。

    他发现小犬的眼中有泪水流了下来。

    “父亲。”

    小犬乖乖的趴在桌子上。

    哪怕书信已经散尽,他也不愿意离开。

    仿佛这里还有父亲的温度。

    小犬趴的时间很久,什么也没有去想。

    慢慢地睡着了。

    陆尘没有打扰他,而是尽快的恢复伤势。

    好在身体足够强悍,刚刚那也只是外伤。

    大概两个时尘,就将外伤治好。

    内伤慢慢修复。

    陆尘并不着急,而是站起身来,再度打量整个小茅屋。

    入目处,仍旧都是书籍。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绝世功法,或是绝世剑法。”

    陆尘心中想着。

    随手就要拿起一本书。

    不过还没等他触及到书,他忽然停了下来。

    心道这书会不会也和那书信一样。

    要真如此,自己可不敢乱动。

    但还是慢了一步。

    好像指尖碰到了。

    那书籍仿佛发了疯一样,蹭的跳起来。

    砰!

    书简狠狠地砸在了陆尘脑门。

    他措手不及,瞬间被震得后仰。

    连忙蹬蹬蹬后退,要稳住身形。

    谁知身后传来唰唰的声音。

    数根藤条嗖的钻了进来,将他四肢缠住,要拉扯出去。

    陆尘大惊。

    连忙运转天罡心经,招出纯阳之火。

    嗤嗤嗤。

    藤条被烧灼飞灰。

    好不容易扳回一筹,陆尘当机立断,迅速地扑到小犬身边。

    一把抱住小犬,将他的小爪子放到了那暴跳如雷的书简之上。

    嗡。

    书简摇晃一下,便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

    小犬还有些迷迷糊糊,才睡醒。

    陆尘苦笑一声:“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刚刚不小心碰到一本书,又被那树木攻击。

    只好用你来安抚那书籍。

    对了,你父亲在书信都说了什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出去?”

    “我父亲……我父亲去世了。

    他把这个药园留给我,让我好好修炼。

    将来突破四方境,去中州丹域找一个叫宫丞的丹师。

    你认识宫丞吗?”

    “不认识。

    我只知道中州丹域是三大圣地之一。

    估计不好进入。

    想找那宫丞,怕不容易。

    你父亲没有说其他的吗?

    没说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吗。

    而且也没说出去的法门,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陆尘现在最关心的是要怎么出去。

    小犬摇头:“我不知道,我父亲说的很少。

    他似乎不想让我知道他的事情。

    只留下这些书籍,让我研习,让我修炼。

    他还说人心险恶,让我不要卷入争斗中。

    不过我觉得小陆子你并不坏,应该不会害我吧。”

    他还是太过于天真。

    还好陆尘不是什么奸猾之辈。

    要不然小犬怕是被人卖了还要给人帮忙数钱。

    “咱们是朋友,我当然不会害你。”

    陆尘保证,又道:“但你父亲说你四方境之前,不要出去。

    那你还是在这里好好研习书籍吧。

    说不定书籍中,就有出去的法门。

    或者等你修炼到四方境,自然而然就可以出去了。

    我还得去找找如何出去的方法。”

    小犬拉住陆尘:“你怎么找出去的方法啊。

    外面你根本看不清,我在这里转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出去过。

    可见,根本没有机缘巧合可以让你出去。

    其中的奥妙,应该就在书籍里。

    我父亲都说了,他的毕生所学,全部在书籍里。

    只要我们好好研习,肯定可以找到办法。

    不如你和我一起看书吧。”

    “不行不行,我不能看书,书会打我。”

    陆尘连连摆手。

    这句话如果被外面的人听到,简直会笑死。

    书打你?

    开什么玩笑。

    你的实力可以称得上是四方境下第一人,甚至能和普通的四方境媲美。

    书怎么打你。

    但小犬很是郑重的思考这个问题。

    就见他想了想,然后用小爪子,在陆尘的右手上踏了一个印记。

    “这下应该就行了吧。

    有这个印记,他会把你当做我一样,不会再攻击你啦。”

    “真的?”

    陆尘尝试着拿起一本书简。

    果然,书简没有任何异样,毫无反应。

    “太好了!”

    他大喜过望:“那咱们就可以好好研习书籍,找到出去的方法。”

    “对!好好研习,我们就可以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小犬也挥舞着小爪子,很是兴奋。

    虽然父亲说让他修炼到四方境之后,才可以收起药园去中州。

    但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小茅屋里的书籍,十分博大精深。

    有粗浅的阵法介绍、炼丹介绍、炼器介绍、符箓介绍等等等等。

    剑道介绍也有。

    但都是很简单的,应该是小犬父亲为小犬整理而出。

    主要是让儿子对方方面面都有了解,增广见闻。

    这些东西,陆尘只是随意看了看。

    因为自己都了解,便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

    他开始看更高深的。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陆尘发现,这些书籍里,最高深的当属炼丹术。

    其次的是医术,药理之术。

    再次的是阵法。

    剩下的就是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够精深。

    由此可以推断,小犬的父亲,最精通炼丹。

    医道和丹道互通,所以他第二精通医道。

    阵道,应该是小犬父亲的一个爱好。

    此药园中便是有高深的阵法,将他们困住,无法出去。

    但仅仅只是阵道,就有如此造诣。

    那第一精通的丹道,会有多强?

    这小犬父亲,是个绝世天才啊。

    陆尘光是研习医道,都感觉很麻烦了。

    这人却可以研习丹医阵三道,而且都不弱。

    让人敬佩。

    不过陆尘并没有心思去研习什么丹道、阵道,他仍旧花费时间在寻找出去的法门。

    希望书籍中有所记载。

    可惜,又是一天过去。

    陆尘放弃了。

    他想明白,既然是被这药园阵法困住,那自己也就研究阵道吧。

    说不定可以找到破解这个阵法的方法。

    于是接下来三四天的时间,他都在阵道书简。

    而越是研习,他就越是敬佩小犬父亲。

    明明是博大精深的阵道,人家却总是可以举出简单的例子,让人迅速想明白。

    这种深入浅出的叙述本领,给陆尘打开了阵道的大门。

    他瞬间就陷入了进去。

    伴随着对阵道更加深入的了解,陆尘开始将七曜剑阵和八卦剑阵,和自己所理解的阵道相互印证。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

    他已经感觉不到时日的流转,也根本不在乎。

    完全沉迷在了对自己剑阵的领悟之中。

    这一日。

    一人忽然走进小茅屋。

    陆尘猛然一惊。

    这人走到近处,自己居然才发现。

    看来看书过于沉迷,失掉了警惕。

    他连忙站起身来,双目凝重的看着来人。

    “你居然率先找到了好地方!”

    来人眼神一沉,透出杀机。

    正是萧行一。

    他在这里走了好久,吸收了不少药材。

    虽说没有突破四方境,但实力也大有提升。

    可他总觉得这些药材不是最好的。

    于是不停地四处奔行,希望得到这地方最珍贵的宝物。

    谁知道终于见到一个小茅屋,一进来却看到了陆尘。

    这小子竟率先比自己找到宝物。

    不可忍!

    “这地方你不配享有,滚!”

    萧行一冷冷出言。

    身上气势滚滚涌动,压到陆尘身上,如同高山大海。

    “嗯?”

    陆尘面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