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两千零四章 反差
    他也一拳轰出。

    直线境五重的真气勃然爆发而出。

    空气在拳头表面,也发出尖叫之声。

    砰!

    咔咔咔咔咔,轰!

    两拳真气相撞,先是一声闷响,随后空气炸裂,四处崩碎,发出轰鸣。

    地面瞬间龟裂开来,如同被巨力砸中。

    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从碰撞中心扩散开来。

    定睛瞧去。

    大家就会发现,轰向尚奇的波纹中,夹杂有一个拳头虚影。

    而轰向陆尘的波纹中,则有一道道裂开的气劲。

    咔嚓嚓。

    陆尘的衣服破碎开来,精干完美的胸膛,展露在众人面前。

    再观尚奇。

    砰。

    被拳头虚影砸中,倒飞而出!

    “陆尘衣服被轰碎,尚奇被轰飞,两人不分伯仲!”

    有人震惊大吼。

    一人眼闪过精光,道:“错了,陆尘的力量更胜一筹。

    他之所以衣服破碎,是被尚奇残余的真气所击伤。

    但尚奇,却是被陆尘的拳头击中。

    这说明陆尘力量更强,而尚奇真气更胜一筹。”

    “居然如此!”

    所有人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叹。

    尚奇不是号称偃月书院炼体第一人吗?

    怎么力量不如陆尘,反而是靠着真气取胜。

    如果他和人家陆尘境界相仿,岂不是连人家陆尘一根毛都摸不上。

    “不可能!”

    听到众人议论,尚奇恼羞大吼。

    自己最得意的力量,居然败在了这个瘦弱小子手上。

    先是单纯的肉体攻击,不但没能拿下陆尘,反而被人家一拳打的自己骨折。

    虽然伤势极轻,真气流转,便可恢复。

    但是,这代表自己肉体力量不如陆尘。

    如何能接受?

    于是将真气凝入身体之中,提升肉体力量,要将陆尘砸扁。

    结果肉体力量依旧被轰碎,就剩了真气轰向陆尘。

    结果也只是把人家陆尘的衣衫轰碎。

    陆尘的胸膛,连一点儿红印都没有。

    何等耻辱!

    “啊啊啊!”

    尚奇发出咆哮。

    活了这么大,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就见他身上气势飙升,三角境的真气萦绕全身。

    随后,真气融入身体之中,将他的肌肉变得更加隆起,视觉效果更加恐怖。

    哗!

    围观众人齐齐后退,脸色煞白。

    仅仅只是尚奇身上三角境的气势,便足以将他们碾压。

    现在尚奇还要将气势再倒灌入身体之中,强化肉体力量。

    可怕!

    这陆尘,居然还不躲,站在那里等死啊。

    “陆尘,快走,这家伙恼羞成怒,发疯了。

    刚刚他一拳都可以将我轰飞,现在的气势更恐怖,力量更加雄浑。

    我们先走。

    回头我禀告宗门,对这家伙进行严惩!”

    苍鹭一把拉住陆尘,就要带着陆尘离开。

    但是,陆尘没有动。

    相反眼睛一眯,露出凶狠的光芒。

    就听他冷冷道:“长老,这胖子刚刚打你了?”

    胖子……

    苍鹭感觉这个称呼太可怕。

    你这是故意激怒人家不成?

    这么壮的人,你叫人家胖子,羞辱啊。

    “没打没打,就是碰了一招。”

    苍鹭连忙道。

    “碰一招也不行!”

    陆尘忽而大吼:“胖子,敢对长老出手,影响我修炼。

    三番四次不服输,现在还想用境界压我?

    老子连重力沼泽里的压力都不怕,会怕你?

    来啊,看谁的力量更强!”

    轰!

    气势攀升而起,虽然比不上尚奇的气势庞大威猛。

    但是,此气势如同冲天长剑,锋芒毕露,不可阻挡!

    这是直线境五重的真气气势。

    尚奇,却是三角境九重的真气气势。

    高下立判。

    但陆尘依然毫无畏惧。

    就见他倏地冲出,如同猎豹,迅速靠近尚奇。

    “滚!”

    尚奇大吼,面目狰狞,身上好像凝聚出一个巨猿身影。

    啪的一掌拍出,要将陆尘拍飞出去。

    但是,陆尘身子一扭,以一个扭袁奇怪的姿势躲过其掌。

    “这是陆尘的剑法姿势!”

    有人发出惊呼。

    这一招,在陆尘和穆林的战斗中,他们都看见过。

    入微啊。

    能够以毫厘之差,控制身体不被击中。

    将所有力量都节省下来,用去攻击敌人的要害。

    这就是陆尘身法的奥妙之处。

    蹭蹭蹭。

    接连数十招,陆尘都是以这样的入微身法,躲过了尚奇的攻击。

    尚奇气的大叫:“有本事不要躲!”

    三角境九重的真气爆发而出,四面八方全方位的气劲轰炸。

    终于,陆尘避无可避,被轰飞而出。

    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心道:“三角境九重果然强势。

    仅仅真气之威,便足以将我震出鲜血。

    若是被击中,只怕会重伤。

    但是,我怎么可能会被击中?”

    陆尘嘴角一翘,虽然受了轻伤,但一点儿都不畏惧。

    这个胖子论身体强度,不如自己。

    他加持了真气之后,力量超出自己,但是他却无法合理调度。

    没有领悟入微,你的力量,就是一片纸。

    任何攻击,皆是一片,或是一团。

    如何能和我的入微相提并论?

    你一片纸,我一根针便足以将你击破。

    你一团铁球,我一根铁棍,便足以将你挑飞。

    你那爆裂狂躁的力量,看似威猛,实则不堪一击。

    “巨锡一式!”

    陆尘突地逼近,身形缥缈,指法诡谲。

    只见剑气虚影凝聚在剑指之上,一指戳在了尚奇的腰间。

    “啊!”

    尚奇发出痛苦大叫。

    真气震荡,将陆尘震飞出去。

    与此同时,三角境九重的真气环绕,腰间的伤势瞬间恢复。

    陆尘瞳孔陡然一缩。

    难怪都说三角境强者生命力极度顽强,很难击杀。

    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如果同为直线境,自己一指戳出,剑气进入对方体内肆虐,还不把他的内脏绞碎?

    但是现在,尚奇只是在被击中的时候痛苦尖叫。

    随后便恢复如初。

    可见,这等伤势对他来讲,不值一提。

    这便是三角境强者的强势之处。

    看来,以自己的境界,绝然无法将其击败。

    这家伙可以用强横的生命力磨死自己。

    既然如此,陆尘便打定了主意,见好就收。

    就见他又突进而上。

    巨锡一式、巨锡剑法、狂风剑痕、五行剑法、六合剑法……

    总之,能够用剑指施展出来的剑招,他全部在尚奇身上用了一遍。

    “啊啊啊啊!”

    尚奇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惨痛的声音,在整个重力沼泽四周回荡不绝。

    他胸膛的怒气都快炸开,充满恐怖的杀机,想要将陆尘一把捏死。

    但是,陆尘身形如同鬼魅,闪灼腾挪,让他看不到影子。

    论起对力量的把控,他差的太远了。

    只能挨打!

    若是被其他人打,也就罢了。

    其他人身体强度不如他,别说指头,就算用灵器,都不一定击伤自己。

    但是这个陆尘。

    妈的,身体强度超出自己,一拳轰出,都能在自己的肌肉上打出一道血印。

    这简直让他体会到了进入重力沼泽时的感觉。

    憋屈、愤怒、羞辱、疼痛……

    各种负面情绪汇聚一团,尚奇终于一声长啸。

    唰!

    他右手一抓,戒指里喷出一根如小臂粗壮的重枪。

    见到此枪,所有人头皮皆是一跳,齐齐再度后退。

    他们看着手持重枪,如同魔神一般的尚奇,心中充满无比惊恐。

    “霸王枪!”

    有人一字一句的吐出三字。

    手持霸王枪的尚奇,那才是真正的圣子榜第三。

    即便第一白修和第二孔令书,也不敢和霸王枪针锋相对。

    陆尘居然逼得尚奇拿出了霸王枪。

    仅此一点,便足以让他在圣子榜中扬名!

    哪怕他现在还不是圣子。

    霸王枪出,尚奇的气势陡然变化。

    如果说之前他是被动挨打的莽大汉,那么现在,他则摇身一变成了绝世之姿的霸王!

    霸王可以受伤,但绝不会输。

    霸王一怒,流血千里!

    “好狂躁的真气。”

    陆尘瞳孔一缩,迅速后退,没有丝毫迟疑。

    眼前这胖子给自己的感觉,充斥着极度的危险。

    面对如此对手,自己不得不拔剑。

    但若是拔剑,情况就变了。

    变成了生死之战!

    稍不小心,自己可能就会和他两败俱伤。

    那就算自己输了。

    因为自己击他一剑,他三角境真气流转,便可恢复。

    但若是自己受他一枪,那可就是重伤。

    运气再糟糕点,说不定自己还要暴露底牌,甚至被打死。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本来和胖子就没有多少纠葛恩怨,莫名其妙的和他打生打死,实为徒费精力。

    与其在这里和他扯淡,还扯这么危险的蛋,不如走为上策。

    “不打了,再见,等我突破三角境,再和你决一胜负。”

    陆尘当机立断,扭头就招呼苍鹭长老。

    苍鹭长老微微一笑,竟已经来到他身边。

    他给了陆尘一个眼神,意思是就知道你这小子要跑。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小子能和他打才怪。

    “知我者,苍鹭长老也!”

    陆尘大笑。

    跟在长老身后,御风远遁。

    两人以飞快的速度,往核心院的武道塔冲去。

    “啊!!!”

    尚奇也是三角境,同样能够御风而行。

    虽然速度稍慢,但仍不死心的跟在后面,发出哇哇大叫。

    白白被陆尘打了那么久,结果连一点利息都没有收回来,气死我也!

    “贱人陆尘,有胆子不要跑!

    苍鹭老儿,你敢和我作对,我要你跪下求饶!”

    尚奇的呼啸,从真传院,一路传到了核心院。

    闻者无不震惊。

    有人暗道,这个白痴口不择言,肯定会受到宗门的教训。

    别看他是圣子榜第三,但宗门的中流砥柱,依靠的还都是长老们。

    他连长老都不放在眼中,目无尊卑。

    还让老人家给他下跪。

    过分了啊!

    对于尚奇的吼叫,陆尘两人没有理会。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武道塔。

    武道塔,是偃月书院修炼圣地。

    尚奇胆子再打,也不敢在这里贸然出手。

    特别是陆尘在剑碑中修炼的时候,他若还敢动手,等待他的,必是宗门的杀头之罪!

    武道塔不比重力沼泽。

    重力沼泽打断了,最多只是气息短暂滞涩,并不会有多大的后遗症。

    但在领悟武道碑时被打断,对整个人的精神灵魂都是冲击。

    其后遗症,可以抹杀一个人的天赋和前途!

    此时,陆尘进入武道塔,来到了第五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