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兄弟齐聚
    “是啊,我回来了。

    要不是尘哥,只怕我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身体被那杂种折磨,灵魂体被风火之力湮灭。

    唉……”

    王凯定一声叹气。

    他暗恨自己实力太弱。

    不但没能剿灭这个制造快活散的恶贼,反而被人家抓住,成为了试验品。

    若是真被这个恶贼将快活散改良,那自己就罪大恶极!

    自己简直成了这恶贼的帮手。

    都怪自己太冲动了。

    连对方底细都没有调查,一听到快活散就激动起来,被人家轻松抓住。

    要是能好好调查一下,自己也不会这么惨。

    “啊!”

    王凯定发出嘶吼。

    他恨自己的无能,发泄这几天被折磨的痛苦。

    半晌过后,他痛哭道:“尘哥,我完了!

    吸服了大量的快活散,我已经完全上瘾,现在身体里都是痒的。

    你救我也是白救。

    还是趁我现在还清醒,立刻杀了我吧!”

    “不!”

    陆尘喝道:“凯定,不要担心。

    我弟弟曾经也服用了快活散,但都被我将他身体的毒素驱除干净。

    你身上有再多的毒素,我也可以帮你将他驱除。

    一次驱除不干净,那咱们就驱除三次,五次,十次!

    总有一天,可以驱除干净。

    还有,那姓谭的杂种不是研究改良快活散么。

    现在就去把他抓住,从他嘴里逼问出解药!”

    “解药?”

    王凯定摇头:“没有解药的,快活散的毒,并不是杀人的毒,而是极为细微的慢性毒。

    那种毒素,入肉,就得刮肉。

    入经脉,就得刮经脉。

    入骨,就得刮骨。

    我现在已经入骨了,无药可救。”

    王凯定脸上露出绝望。

    陆尘不再理他,而是对林少白道:“少白,你们三个把他看住,我去见见那个姓谭的。”

    “是,尘哥!”

    林少白三人连忙答应。

    陆尘点了点头,大步走出。

    谁知这时候,远处一个人影大呼小叫而来:“哈哈哈,我成功了!

    天罡心经果然厉害,偃月书院不愧是曾经的九星宗门。

    哈哈,有了这烈性的快活散,师父绝对会嘉奖我的。

    你们可都没有研制出我这么厉害的快活散啊……”

    这人兴奋异常,一路上自言自语。

    他奔往这边,似乎是想要让王凯定分享自己成功的喜悦。

    毕竟如果没有王凯定,他也不能成功啊。

    但是,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门口的陆尘。

    “嗯?你是谁!”

    这人厉声喝问:“你怎么打开我的密室,我的试验品呢!?”

    陆尘打量着这个人。

    这是一个蓄着小胡须的中年人,三十来岁的样子。

    他的头发焦黄,胡须也焦黄,看样子是长久炼丹,烟熏火燎熬成的。

    不过他的眼神很明亮,分拣药材的时候,估计绝不会犯错。

    “你就是谭大师?”

    陆尘步步紧逼而来。

    谭大师脸色微变,把右手放在腰间的储物袋上,暗暗握动。

    “你是谁,怎么来到我这里的,想干什么?

    你若是想炼丹的话,拿出你的药材,我可以帮你炼制三炉。

    炼制出来的丹药,我取三分之一。

    这是官价钱,你知道的吧。”

    他一边后退一边说道,试图拖延。

    谭大师虽然是炼丹师,但是修为并不高,只是托月境七重。

    说到战斗力,他就更差的远。

    所以,看到陆尘这不速之客,他就知道这小子绝非常人。

    而且这小子还出现在了王凯定门前。

    莫非是偃月书院的人,来救王凯定了?

    这可了不得!

    谭大师当机立断,就已经握碎了传令珠。

    此珠一爆,齐江风便会立刻前来。

    他和陆尘说这些话,就是想拖延到齐江风出现救场。

    陆尘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谭大师的心思,而是道:“谭大师,我想请你炼制快活散的解药。”"

    "“快活散的解药?”

    谭大师露出诧异的表情。

    实际上,他心头则是恍然。

    看来眼前这人就是偃月书院的,来救王凯定来了。

    不过可惜,快活散根本无药可解。

    更何况王凯定已经被大量的快活散击倒,成了疯子傻子。

    就算有解药治好了他又如何?

    谭大师心头冷笑。

    他表面上则皱了皱眉,道:“快活散的解药不好炼制,你带来足够的药材了吗?”

    陆尘道:“带了。”

    话音未落,他身形跃动,一剑刺中谭大师的卵蛋,道:“这些药材够不够?

    如果你拿不出解药,我的剑就脱手了。”

    “别!”

    谭大师惊恐大叫。

    这剑若是脱手,自己的蛋岂不是要脱裆?

    那可了不得,万万不能惹怒了这个小子。

    “有解药,有解药,我带你去取。”

    谭大师继续拖延时间。

    “好!”

    陆尘剑尖动了动,让谭大师赶快行动,去取解药。

    至于到底有没有解药,陆尘并不知道。

    也不能判定出这家伙是不是在偷奸耍滑。

    他只好跟在对方身后,一探究竟。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谭大师,你没事吧!”

    听到齐江风的声音,谭大师大喜。

    但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腰间一凉,接着整个人坠落在地上。

    不对,并不是整个人坠落,而是他上半身坠落。

    因为他的下半身,已经不见了。

    被陆尘腰斩,一脚踹飞!

    “不!”

    谭大师发出痛苦的惨嚎。

    明明齐江风都来了,自己却被腰斩。

    都怪这齐江风大呼小叫。

    你来就来吧,偷偷赶过来救人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大叫。

    谭大师越想越怒,大骂:“齐江风,你害我!”

    “我怎么害你了谭大师?”

    齐江风疑惑道。

    正说着,他才跃入房中,一眼就看到剩下半个身子的谭大师,表情瞬间呆滞。

    “这,这……”

    齐江风心惊胆战。

    谭大师居然被人腰斩了,这下可不妙。

    这谭大师是道广商会的炼药师,是道广商会直属的人才。

    可以说,道广商会在他们江风城的分部,便是由谭大师来主管。

    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人家谭大师的保镖。

    但是现在,这个谭大师被腰斩了!

    若是道广商会的总部调查起来,自己保护不力,罪责难逃。

    除此之外,只怕整个江风城都要给谭大师陪葬。

    因为人家谭大师的上面,还有一位玄丹师。

    众所周知,丹药品级从低到高,分为:灵丹、玄丹、宝丹……

    谭大师是一名灵丹师,他的师父是玄丹师。

    玄丹师啊!

    多少原力境强者,都要巴结的存在。

    甚至托月境大圆满强者,也要对玄丹师以礼相待。

    毕竟自己需要炼制的丹药,可能都得人家玄丹师来炼制。

    所以,齐江风不能不害怕。

    他深知玄丹师的能量之大。

    自己若是放任谭大师死去,只怕这辈子都要在逃命中度过。

    好在谭大师只是被腰斩,并没有其他伤势。

    趁热赶快将身体粘合上,还有的救。

    虽然成功率不高,但至少也是希望啊。

    “谭大师,您先服下疗伤丹药,不要乱动,我立刻将您的身体粘结好。”

    齐江风连忙冲了过去,低眉顺眼道。

    谭大师惨白着脸,瞪目大骂:“白痴!赶快把那小子杀了。

    要是再被他偷袭出手,我就完了!”

    “是,是,谭大师说得对!”

    齐江风连连点头,不敢有丝毫违抗。

    哪怕谭大师都是半死之人,他也得放在头顶好好供着。

    由此可见,一名炼丹师的地位有多么尊崇。

    陆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不禁惊诧。

    “哼!”

    齐江风扭过身子,昂起头来,目视陆尘,冷喝:“小子,何门何派,报上名来。

    敢伤谭大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边说着,他大踏步走向陆尘。

    表情虽然露出不屑,眼神中则透出凝重。

    眼前这个小子,可是杀上了道广商会,还腰斩了谭大师。

    可见,绝非善类,而且也不是普通人。

    自己虽然是直线境二重,但是也不能自大,要悠着点。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先和这小子说说话,放松他的警惕,然后再出手,打他个措手不及!

    齐江风暗暗谋略。

    但是,还没等他再说话,便见一剑撩上眼前。

    “你!”

    齐江风大惊。

    这小子不吭声就出手,脾气很燥啊。

    难怪敢腰斩谭大师。

    初生牛犊不畏虎,胆大包天,剑法还很迅捷。

    不好对付。

    不过,老子可是直线境二重。

    你一个区区托月境六重的小子,就算再厉害,还能杀了我不成?

    就算是宗门弟子,也不可能无视这么大的差距。

    更何况,老子还有内甲护体。

    哼哼。

    齐江风虽然吃了一惊,但是并不畏惧,更不退却。

    他有自信将眼前这小子收拾掉。

    但是,他没有料到,眼前这小子并没有打算和他废话,根本没打算和他练招。

    一剑撩出之后,便是雷霆般的迅捷扑击。

    “五行剑法!”

    咄咄咄,唰唰唰!

    齐江风如同一个泥人,被长剑削、刺、斩、切!

    仅仅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便被切割成了碎片,落到了地上,发出啪嗒哒的声音。

    “呼——!”

    陆尘收剑而立,表情淡然。

    单羽这么强的直线境天才,都被自己杀了。

    区区一个齐江风,岂能和人家太上道的单羽相提并论?

    一招五行剑法,便可轻易破掉其身上的内气震荡。

    想当初对付单羽的时候,自己可没有这么轻松。

    这就是差距!

    宗门天才和普通江湖客的差距。

    哪怕你这个江湖客已经修炼到直线境,你也依然只是一个江湖客。

    没有得到宗门的磨练,没有高超的武技功法,你就是不行!

    “不,不可能!”

    谭大师看的目瞪口呆,舌头打颤,脸色更加苍白。

    自己本以为齐江风能够一招将陆尘灭杀。

    毕竟是直线境二重,杀死一个托月境六重,应该很容易啊。

    可是,结果和自己的想象却是大大的不同。

    完全相反啊!

    “你到底是谁!

    偃月书院没有这么厉害的剑客。

    托月境最厉害的剑客,只有穆林。

    但你不是穆林。

    我知道了,你不是偃月书院的弟子!”

    谭大师震惊自语,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

    但是这样的结论并没有丝毫意义,只能安慰他的震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