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王的殿堂
    天毒上人与犬道人两人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掩盖的贪婪,那样子犹如单身汉看见没穿衣服的良家一般。

             “看来这二老要动什么歪心思了,可瘦死的骆驼毕竟还是比马大啊。”陆尘察觉到二老目光中的贪婪,不禁冷笑。他并不打算提醒妖神,因为在此之前陆尘曾好心提醒却被误解,让他很是不爽,等下要是开战,他决定哪一方都不帮。

             妖神并未注意到那二人的眼神,而是捧着祖神晶喃喃自语道:“虽说这祖神晶已经被车宙那厮炼化,但那小子修为尚浅,不能够完全将其炼化,只练化了十之一二,不过,也足够我重朔无上祖神之境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伴随着大殿的剧烈晃动,把各有心事的几人拉回到现实之中。

            “怎么回事?”

            “你们看!”天蚁上人惊呼道。

            只见后方那条血浊河,猩红的河水水面激荡,阵阵涟漪自河中央散开,而后形成大浪波涛汹涌,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中出来。

            “呲呲——”

             一道道诡异的声音传来,整条河水竟然从自西向东,顺时钟慢慢转了起来,而血浊河原本是横跨在五行雷阵前,在之前五行雷阵已被陆尘打开,现在河水转动像是要把河水倒灌进神殿之中。

             “不好!”车宙见此大喝一声旋即吼道:“有人触碰了毁灭机制,只要开启了毁灭机制,血浊河的河水会倒灌入妖神殿之中,从而把殿中的生灵尽数毁灭!”

            “妖神前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犬道人惊慌失措的问道。

             “我们合力击碎大门从那逃出去!天蚁,我们一起。”白鼠嘶吼道。语闭,他二人各自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一张符咒,符咒表面散发出极为惊人的气势,那气势直追祖神!随即白鼠嘴角微动,像是在念咒语,而后将符咒打了出去,只见那张符咒带着惊人的气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了神殿的大门。

             “轰轰——”动静十分巨大,整个大殿都轻轻地颤动了几下,空气闻时被尘埃弥漫,不久尘埃散去,只见那神殿之门竟然毫无损坏,完好无损的伫立在那。

            “这不可能!”天蚁,白鼠两人哀呼,这两道符咒乃是两人最后的底牌,上次被陆尘教训都未使用 。若在平时,这两张符咒可战祖神,如今打在这神殿大门之上,只是发出两声巨响后便无任何回馈,由此可见这大门的坚固程度,让两人绝望。

            “没用的,打不开的。”妖神此时摇头苦笑道。

            “前辈,恕我冒昧,既然这里是您的墓地,这神殿难道妖神前辈您控制不了?”陆尘皱眉问道。

             “哎!并非本座不想打开,而是这整座神殿并不属于我,我无法控制,实不相瞒,这妖神殿,在本座还未到这之前就已经在这很久了,之所以叫妖神殿,乃是本座赐名,它真正的名字,老夫也不知,而那后方那些禁制也并非本座所设,本座当年也是意外发现此处,本想在这座神殿疗伤,待我恢复后,再炼化这座神殿也不迟,不料被车宙那厮偷袭,险些要了本座的命,……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如今看来这神殿并不简单啊。”妖神摇头叹道。

             “那既然如此,我们再合力试试,总比待在这等死要强。”犬道人咋呼道,他的语气有些焦急,刚得到祖神兵,还没摸热,又遇到这般生死危机,让他十分不甘。

            “不可莽撞。”陆尘看了犬道人一眼,紧接着又道:“这座祖神殿妖邪至极,我们若是蛮力为之,恐怕又生祸端。”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在这等死?”犬道人语气又提升了几分,对陆尘这种不作为,胆小的行为已经很是不满。

             陆尘并无理会,而是缓缓道来“既然这神殿突然启动毁灭机制,想必是有人触碰到某些开关,而各位又都在场,只怕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个人既然这样做,想必也有出去的办法。”

             “唔,陆尘道友所说的那个人可是凤夫人?”天毒上人眯眼说道,相比犬道人,天毒上人到时显得从容的许多,毕竟他有能抵抗血浊水的血毒葫芦,但若河水真要倒灌进神殿之中,恐怕也无法抵挡太久,毕竟神殿此时是完全封闭状态,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陆尘小友认为是那个贱人所为?哼!那贱人莫不是想把我等全部灭杀于此,真是好大的野心。”妖神听到凤夫人的名字不由冷哼。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对她有什么好处?难道我们死了,她仅仅祖仙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活得下来。”白鼠道人问道。

            “这就得问她了,趁现在这血浊河还未倒灌,我们如今之际还是先把她找出来。”陆尘望向众人说道。

            众人听陆尘一席话,都低头沉思,随即都点头复议。

            妖神见众人并无异议,开口说道:“那既然如此,就以陆尘小友所言,分头去……”

            “嘭——”

             妖神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他被一只硕大无朋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手掌从天而降,将他打入了地下,不知死活,而那祖神晶被那只大手一把抓住。

            “祖神境强者!快退。”

             在场众人见此情景皆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堂堂妖神竟然被人突然的一掌给拍到地下,众人皆是瞠目结舌。那么毫无疑问,来人必定是祖神境强者或者祖神强者以上!

            陆尘急速倒退了出去,对那只大手,陆尘隐隐嗅到了危险的气息,随即喝到:“凤夫人,既然出手了,那就出来一见吧!”

            “什么?凤夫人?可来人分明是祖神强者。”众人闻言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陆尘站在最前方,目光如针,单手握着乾坤魂印,双目紧紧的盯着前方的虚空,像是那片虚空将要走出什么庞然大物,头也不回的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她之前肯定是用了什么宝物或是秘法隐藏了修为,让人以为她是祖仙境强者,以此来迷惑妖神。”

             “咯咯咯。”一道火红的倩影,从虚空之中缓缓踏步走出,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来到几人身前,身上散发着丝毫不加以掩饰的祖神气息,让在场的几人如坐针毡。

             “啊,陆尘小弟弟可真是聪敏,机智过人,比起妖神与这群废物可要厉害多了,让人家芳心大乱啊。”来人正是凤夫人,她身形婀娜多姿,嘴唇鲜红似血,藕臂搭在陆尘身上,吐气如兰的说道。

             “这个老妖婆。”陆尘心中嘀咕,他手中的乾坤魂印不由紧了紧,孔雀宝鉴也被陆尘握在手中,他做好随时准备反击的姿态,但嘴上却不露声色道:“凤夫人过誉了,只是再下不知为何您突然性情大变。”

            “陆尘小弟弟就这么怕奴家么?”陆尘手上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凤夫人的双眼,对陆尘眨巴眨巴大眼睛,柔声说道。

            天毒上人闻言皱眉道:“凤夫人,你隐藏的可够深啊,把我们都骗的够呛。”

             “呵呵呵,一帮废物而已,要是都有陆尘小弟弟这么慧眼识珠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你说是吧,陆尘小弟弟”凤夫人冷笑连连,转而对陆尘耳旁吹了一口气。

             “凤夫人,还请你注意你的言辞!”天毒上人喝道。饶是天毒上人脾气再好,被人多次当面骂废物,心中也不由生起一股温火,何况凤夫人也不过只是祖神境界而已,他们若是联手,又有几件祖神兵,并不是不能敌。

             “哦?听你这语气,是认为你们这几个歪瓜裂枣能与我一战了?”凤夫人那原本精致的面庞忽然一冷,一股冷冽又磅礴的气势,随即从中散开而来。

            “哼——”

            天毒上人等人被那股气势压迫的不由倒退一步。

            “凤夫人切勿动怒,眼下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出去吧。”

            陆尘旋即扭了扭身子说道。

            “呵呵,都听陆尘小弟弟的,记住,叫我凤鸾就好。”

            “额,这样恐怕有些不妥,您是前辈……”

             “没有什么不妥,我说可以那就可以。”说这话时,凤夫人依旧是笑呵呵的说着,但语气中带着不容否认的威严,随即又接着说道:“陆尘小弟弟,你可知道这座神殿的来历么?想必你也听妖神那废物说了,这座神殿的确是一件祖神器,但他只说对了一半,你可知道还有一半是什么吗?”说道这里,凤夫人买了个关子。

            陆尘并未回答,而是依旧平静地看着凤夫人,静等下文。

            “这座宫殿乃是一座‘王器’。”

            “王器?”陆尘不解。

             凤夫人随即接着说道:“这王器就是祖神王的兵器,王器与祖神兵不同,祖神兵犹如死物,而王器则孕育器灵,可以说没有器灵的兵器就谈不上王器。”

            “原来如此,那凤夫人您是如何得知?”陆尘问道。

            “呵呵,小弟弟不该问的别问哦,否则……”凤夫人娇笑道。凤夫人话只说了一半,那脸上的笑容让陆尘一抖。

            “真是个又老又疯的女人,我还是与她保持距离一点才好。”陆尘腹诽,这话当然不能当她面说,若是被听到后果可想而知。

            “贱人!还我祖神晶来”不知何时,妖神从那坑洞中爬了出来,手上多了一颗丹药,放入自己的嘴中。

            “嗯?想不到你还没死。”凤夫人惊讶道。

            “枉本座当年带你出来,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于我!”妖神此时胸口的大洞竟然在以肉眼的速度生长着,他颤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