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袭杀
    竹屋中。

    “好了,交流会结束,大家在此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回宗。”柳芳说道。

    陆尘四人点点头,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空间九境,没想到光是空间力量,就分这么多个境界。”陆尘盘坐在床榻上,暗自运行空间本源。

    目前为此,他只修炼到第一个境界,空间扭曲,以后的路还很长啊。

    “不知道时间力量又被分为多少个境界?”

    陆尘忽然想到。

    他修炼时间本源不少时间,可目前为此,可比空间本源还差一些,主要原因就是缺乏时间属性仙法。

    空间力量有此威力,还是多亏了换天剑诀。

    如果我想要修炼这两种属性力量,恐怕还真得前往十大仙州,加入某个势力才行。

    不过暂时还不行。

    叶秋暗自摇头,同境界之中,他的实力已经算很强了,但根据何灵所言,在十大仙州之中,实力能够与他比肩者,比比皆是,兴许还有比他更强的。

    “看来我需要尽快修炼到金仙境。”陆尘轻声说道。

    有了金仙境的修为,他就能够与玄仙一战,这样就算前往仙州,也能够少去几分危险。

    而且,他答应了血佛,要把那件东西送往玄灵仙州真佛寺。

    陆尘是一个重信之人,那么此事一定要完成。

    如此想着,陆尘便开始参悟换天剑诀和正阳雷法,争取早日修炼到大成之境。

    而他却并不知道,陇原、余奎等人正在谋划袭杀他。

    “必须杀了他,否则假以时日,他的实力会更加可怕,对我们沧海刀宗极为不利。”余奎?的道。

    “余奎此话很对,不过他实力强大,凭我们三人,根本难以杀了他,何况他身边还有柳芳几人,尤其是那钱宇,他可是天仙修士。”沧海刀宗外门第三弟子皱眉说道。

    “是啊,有钱宇在,我们恐怕杀不了他,何况他本人的实力,也很强大,我们动手,怕是不仅杀不了他,反而会结下仇怨。”陇原说道。

    “我们三人是不行,但如果再加上其他人呢?”余奎淡淡的道。

    “谁?”陇原问道,‘难道是宋申、李狂他们?可就算是他们,恐怕也杀不了他。’

    “陇原,一位金仙出手,可能杀死他?”余奎含笑说道。

    “金仙?”陇原二人一惊,都看向余奎,‘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林源,你们出来吧。”余奎笑道。

    “林源见过三位。”

    一名青年忽然从内里竹屋中走出,向着余奎三人拱手,他不是林源又是谁?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名中年以及一名女子,竟是云河、云芙父女。

    “这位前辈是?”

    陇原二人都看向云河。

    “这位是云芙姑娘的父亲,云河前辈。”余奎说道。

    “见过云河前辈。”陇原二人起身拱手行礼,哪怕他们是沧海刀宗弟子,地仙修士,可面对一位金仙,也不得不尊敬。

    “陇原,有云河前辈出马,可否杀死陆尘?”余奎笑道。

    “自然能。”陇原说道。他目中露出寒意,沧海刀宗与玄天剑宗,本就是敌对势力,以陆尘的天赋成长起来,对沧海刀宗是最不利的,能够将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是最好了。

    不过他却有些疑惑,问道:“云河前辈,陆尘乃是玄天剑宗弟子,你对他出手,就不怕玄天剑宗怪罪吗?”

    “我蒙面行事,他如何知道?”云河笑道。

    “陇原兄,到时候我们负责牵制柳芳几人,云河伯父对付陆尘,所以你大可放心。”林源在一边说道。

    “好,那此次就麻烦云河前辈了。”陇原点头说道。

    “陇原贤侄不必如此,那陆尘羞辱云芙和林源,实在是过份之极,而且他又帮助齐家对付我云家,简直是蛮横无情,我出手杀他,天经地义。”云河淡淡的道。

    “云河前辈所言极是。”陇原笑道。

    林源和余奎几人相视一眼,也都哈哈大笑。

    陆尘这次死定了。

    次日。

    “回宗。”

    陆尘、柳芳、齐元忠、元红霜、钱宇、紫冲霄六人离开古岚山庄,向玄天剑宗方向去。

    六人都是地仙修士,实力也不弱,尤其是钱宇,已经修炼到了天仙境,速度迅速无比。

    一个时辰后,陆尘六人进入一条山脉。

    “动手!”

    就在此时,十几名黑衣人忽然爆冲而出,尽皆带着鬼脸面具,役使仙器,施展仙法,攻击过来。

    一名血狼面具人率先而至,速度奇快无比,远超其他人,他一上来,无数符文席卷而出,引动可怕的声势。

    “不好,是金仙强者。”钱宇大惊道。

    “你们是谁,敢对付我们玄天剑宗的弟子?”柳芳喝道。

    可血狼面具人话也不说,直接冲杀上来,手掌一挥,就将钱宇、柳芳几人掀飞出去,然后径自冲向陆尘。

    “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们先走。”

    陆尘一边对柳芳几人说,一边催动极之力,提升力量,将空间本源和枯本源打出去。

    “小心。”

    可血狼面具人已经临近,吓得元红霜惊呼。

    “快走。”

    陆尘大喝一声,急忙躲避血狼面具人的攻击,但对方乃是金仙,一招一式,蕴含金仙法则,威力恐怖。

    “嘭!”

    他还没有真正攻击到陆尘,强大的掌力,就将陆尘震退出去。

    “唰!”

    陆尘急忙遁出去,他不想连累柳芳几人,当即一顿上千里。

    “杀了他!”

    几名面具人爆冲上来,想要杀死陆尘。

    “原来是你们。”

    陆尘猛地一愣,目中立刻露出杀意,当即役使空间本源和枯本源冲将上去,施展正阳雷法。

    “啊!”

    一名面具人被劈成两半。

    “什么?”

    另外三名面具人均是一愣。

    “受死。”

    陆尘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出手毫不留情,正阳雷法、末法雷剑、五行真雷剑术,相继施展而出。

    以他的修为,加上极之力,可杀天仙修士,他们又怎么抵挡得住?

    “啊啊啊!”

    三声惨叫,便见三名面具人纷纷从高空落下,摔成一团肉泥。

    “林师兄?”

    一名身材娇小的面具人惊呼,歇斯底里的手指陆尘,厉声吼道:“父亲,杀了他,杀了他为林师兄报仇。”

    “小儿,受死。”

    血狼面具人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料到陆尘的实力会如此强大,杀同境界修士,如割稻草一般。

    “果然是你们。”

    陆尘冷冷一笑,当即疾行遁出,可在此时,却有漫天掌印向着他拍下。

    “宋申,你也来了?”

    陆尘回望一眼,便见一名虎头面具人冲来,这让他确定其身份,以及之前杀死的三人,就是陇原、余奎以及林源。

    “陆尘,你该死。”

    虎头面具人厉吼一声,正欲冲下,可他没有料到陆尘只是一剑,铺天盖地的掌印,立刻被劈碎一空。

    “啊!”

    他只是发出一声惨叫,头颅便飞了出去。

    “唰!”

    陆尘看也不看他一眼,收起他们的储物戒,便急遁而出,因为血狼面具人已经追上来了。

    “小子,你逃不了。”

    血狼面具人怒吼连连,携卷金仙法则,横扫虚空,崩裂大地,掀起仙力巨浪,将空间本源和枯本源都震开。

    “金仙强者果然强大。”

    陆尘倒抽一口凉气,不敢耽搁时间,运行全部力量,慌忙远遁。

    力量达致巅峰,堪比天仙境巅峰修士,速度奇快无比,遍体剑光,仿佛一口神剑,穿行于虚空之中。

    不过血狼面具人的速度比他还要快上几分,转眼数百里,不断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

    “该死,他速度太快了,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追上。”

    陆尘脸色阴沉,心急如焚,急忙往山脉里面钻去,山脉之中,险峰座座,山高谷深,深林茂密,陆尘进入其中,如鱼儿归海一般。

    但血狼面具人实力强大,一拳一掌,毁灭大片山峰,让陆尘连容身之处都没有,稍有不慎,被掌印打中一下,体表鲜血迸溅。

    “陆尘,你逃不了,速速停下,我可留你全尸。”血狼面具人冷声说道。

    “云河匹夫,你想杀我叶秋,真是痴人说梦话。”陆尘咬牙吼道。

    “没想到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血狼面具人摘掉面具,目光狠厉的看着陆尘,说道,‘你羞辱云芙,杀死林源,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雪恨。’

    “云河,你是金仙强者,却对我一个地仙修士出手,未免太不知羞了吧?”陆尘讥讽道。

    “哼,陆尘,你说的不错,以我的身份,确实不该对你出手,不过你不是一般的人,以你的天赋,成为金仙并非难事,所以我必须先杀了你。”云河冷哼说道。

    “你果然是心狠手辣,幸好齐兄没有取你女儿,否则有你这样的岳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陆尘冷笑道。

    “死到临头,你还敢羞辱我,真是不知死活。”云河嘲笑道。

    “云河,今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陆尘冷哼一声,携卷空间本源,爆射而出,在空间本源的辅助下,他的速度大增。

    “空间本源果然可怕,难怪那些小子一心想要杀死你,只可惜他们低估了你的实力,最后都死在你的手上。”云河冷声说道。

    他看着陆尘后方的空间之光,心头十分震惊,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只有天仙境的修为,恐怕早已经死在陆尘手上了。

    “云河,你以后也会死在我的手上。”

    陆尘听到他的话,冷冷一笑,不断往山脉里面冲去。

    他发现这条山脉竟然越来越大,越来越长,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难道这山脉是大荒山脉的支脉不成?

    陆尘心头一喜,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未必没有机会从云河手上逃出去。

    “小子,前面是天葬之地,你进去的话,那是死路一条。”后方的云河忽然说道。

    “前面是天葬之地?”陆尘闻言一惊,旋即双目一亮,不退反进,还加快了速度,让云河吃惊不已。

    “这小子竟然想进入天葬之地,是想死不成?”云河皱眉说道。

    天葬之地危险无比,在他看来,以陆尘的实力,进去也是死路一条,可他并不知道,陆尘已经进了两次天葬之地,如今再进一次,也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