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十四卷_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踏入神皇境
    佛国!

    佛塔之中。

    陆尘在参悟荒古剑碑。

    他沉醉于剑碑之中的剑符中,感悟剑道真谛,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转眼,就过去了一甲子。

    到了此时,荒古剑碑的影像,出现在了他的精神世界之中。

    这也就意味着,陆尘领悟了荒古剑碑。

    唰!

    在这一刻,陆尘念头一动,就将荒古剑碑收入了丹田之中。

    不过此碑一出现在丹田之中,就遭到了空间等十种属性力量以及弱水珠的排斥,想要将它给挤压出去。

    只是荒古剑碑的力量却是巨大,在它们的合击之下,依然悬浮在丹海之上,演化出无数剑符、剑纹、剑华。

    展现出来的这股剑道力量,比陆尘自身的剑道力量,都还要强大几分。

    这让陆尘啧啧不已。

    当即,他就不再犹豫,开始参悟荒古剑碑。

    他要领悟剑道真谛,踏入神皇境。

    在乾坤魂印的帮助下,他不断参悟荒古剑碑上,所蕴含的剑道力量。

    很快,他就发现,这股力量竟然与属性本源类是。

    “难道剑道力量也有本源不成?”

    陆尘忽然萌生一个念头,剑道力量也有本源,不过这个念头一出,却是令他震惊无比,毕竟修炼以来,他只知道属性力量拥有本源,像剑道、刀道、武道、佛道等等力量,有没有本源,是无法知道的。

    因此,他觉得这些力量,是没有本源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看法,好像是错误的。

    但如果这些力量,都有着本源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因为这些力量,都要比寻常的属性力量,要强大一分,一旦出现本源,力量就更加的巨大,难以想象。

    不过,如果这些力量,真的蕴含本源之力,那么对于陆尘来说,好像是利大于弊,毕竟剑道力量的威力是很恐怖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先试试,这剑道力量,究竟有没有本源吧?”

    冥思苦想一阵,陆尘当即运行全属性体质,激发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将五行、枯荣、空间、太阳、毒,这十种属性力量,都运行起来,演化本源之力,加持在了剑道力量之上。

    全属性体质的一个优势,就在于能够同化一切属性力量,能够让各种属性力量进行相互转换,使得任何一种力量,都能够得到增长。

    这也是陆尘为何能够修炼出十种属性力量本源的根本原因。

    至于剑道力量,因为一直以来,陆尘都以为剑道力量是没有本源的,所以没有这么做,不过现在却是不得不做出一些尝试。

    嗤嗤嗤!

    只是让陆尘没有想到的是,全属性体质一运行,各种属性本源之力,加持在剑道力量上,竟然引起了剑道力量的排斥。

    “不能够转化?”

    陆尘大惊之下,皱起了眉头,内视丹田,神识落到了荒古剑碑上,目中精芒闪烁,当即散去全属性体质的力量,全凭这荒古剑碑领悟起来。

    拥有乾坤魂印,就算不利用全属性体质,陆尘自信也能够领悟荒古剑碑上面所蕴含的力量。

    不过为了尽可能的参悟荒古剑碑,陆尘当即将自身的剑道力量打入其中。

    嗡嗡嗡!

    荒古剑碑立刻在陆尘的剑道力量之下响动起来,上面的剑符显化,就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在陆尘的丹田之中畅游起来。

    几乎是在同时,陆尘体表绽放剑芒,皮肤上显化出剑符,毛孔之中,剑光四溢,散发出各种剑道气韵。

    无数剑光席卷,使得整座剑塔之中,都沐浴在了剑海之中,映照在陆尘的身上,衬托得他仿佛一尊剑神。

    呤呤呤!

    密集的剑呤声也是在这一刻响起,高亢巨大,如惊雷闪电,滚滚不休,一道剑影轰然在陆尘上空形成,尽显锋芒之气。

    轰隆隆!

    他四周的空间,忽然在这一刻震动起来,剑域竟然自行演化而出,各种剑道异象纷纷呈呈现出来,威能尽显。

    唰唰唰!

    神异的一幕忽然出现,一道剑影骤然凝现在陆尘的精神世界,就如一尊剑神,自行练剑,简单直接,却又好像蕴含无穷奥妙,有着无数剑术参杂其中,比陆尘修炼的任何一种剑术,都要古老,都要强大,让陆尘精神为之一振。

    “难道这就是那荒古剑碑的主人?”

    在看见这一幕的刹那,陆尘的心里,陡然生起这个念头。

    唯有如此人物,才能够施展出这等强大的剑术。

    “这些剑术如此强大,我要全部记下来。”

    作为一名剑修,陆尘自然明白这些剑术的珍贵,当即运行乾坤魂印,统统记在心头,进行演化。

    为此,他还演化人剑合一,在精神世界之中,跟随那道剑影修炼,一点一滴的进步。

    转眼又过去了一甲子。

    嗡——

    陆尘体内的剑道力量,骤然达到了一个临近点,如罡风狂涨,如天河倾泻,滚滚不休,无穷无尽。

    无数剑道异象,也在这一刻,呈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散发出来一种威能,比之五行本源都还要强大。

    唯有空间本源才能够压制这股剑道之力。

    “难道这就是剑道本源不成?”

    陆尘惊疑不定的想到,他的内心激动又彷徨,半响过去,才将这股念头压下,细细感知这股力量。

    咕噜噜!

    不过他丹田之中的神力,却是在这一刻,骤然增加了起来,节节攀升,比之自己冲击神皇境都还要强烈。

    “这,我这是要突破神皇境了?”陆尘惊喜万分道,他神情激动无比,说起话来,几乎是语无伦次了。

    当即,他不再迟疑,将全身实力,以及空间等十种属性本源之力,融合在一起,不对,还有剑道本源,全部发动起来,向着那无形的桎梏,发起了冲击。

    咚!

    咚!

    咚!

    在陆尘全身力量之下,那股无形的屏障,在这一刻骤然响了起来,响音巨大,如惊雷,如钟鼓,如洪钟,如山崩,惊天动地也不足以形容。

    而以他为中心,万千剑符显化,荒古剑碑也在这一刻绽放亿万光束,令得陆尘的身躯,近如一口神剑,锋芒毕露,欲将出鞘。

    他的气息也是在这一刻高涨,就如东升的旭日,光芒越来越强烈,只不过这是剑光,但却比阳光都还要强烈千倍、万倍之多。

    轰隆隆!

    佛塔也在这一刻响动了起来。

    嗡——

    一股堪称恐怖的力量,自陆尘体内散发了出来,然后就见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实质化,每一寸皮肤,都蕴含了剑道符文,毛孔之中,也有剑纹在游动,活灵活现,令陆尘自己都惊讶不已。

    “神皇境,我突破神皇境了?”

    一愣之下,陆尘终于是醒悟了过来,自己迈入神皇境了。

    轰隆!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威能,忽然从天而降,笼罩在他的身上,令得他全身都是一紧。

    “不好,这是天地规则之力,我踏入了神皇境,需要渡九九神劫了。”陆尘眉头一皱,旋即释然,当即敛去体表的目光,向着佛塔之外去。

    与此同时,佛塔上空响动,雷电交织,风云汇聚,一方空洞形成,蕴含无穷天威,以及天地规则之力。

    “九九神劫?”

    “有人踏入神皇境了?”

    “是谁?据我所知,我佛国之中,没有哪一位师兄弟在近日突破神皇境啊?”

    如此景象,自然是引起了佛国之中僧人的注意,他们汇聚在天劫空洞四方,都非常的吃惊,毕竟在佛国之中渡劫可是很少的。

    因为天劫的威力巨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起毁天灭地的景象来,所以大部分修炼者渡劫,都是找一块荒芜之地。

    “唰唰唰!”

    清松、净元、真叶、真圆、真武等人也来了,看见这一幕,也都是震惊无比,相视一眼,齐齐说道:“难道是陆尘施主?”

    “陆尘?”

    李静二女在此时,也出现在了天劫空洞之外,俏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唰!”

    就在这一刻,佛塔之中,疾行出了一名青年,衣衫飘荡,神情肃然,不是陆尘又是谁?

    “果然是他?”李静惊道。

    “没想到他已经踏入神皇境了。”凤朝歌神情复杂道。

    “凤师妹,你也修炼到了神君境,比起他来,在修炼速度方面,也是不差的,将来也能够迈入神皇境。”李静安慰道。

    “嗯。”凤朝歌听到这话,认真的点点头,在两个甲子年里,她努力修炼,终于是从天神境修炼到了神君境,她自信自己苦修下去,也是能够追上陆尘的。

    “你们速速退去。”

    陆尘这时候也看见了她们,向她们点点头,便说出此话:“天劫的力量巨大,你们靠得太近,容易受到天劫的影响。”

    “好。”

    李静二女闻言纷纷退去。

    “陆尘施主,恭喜你迈入神皇境。”

    净元几人见陆尘出来,纷纷祝贺。

    “诸位大师,是陆尘叨扰了才对。”陆尘急忙说道。

    “陆尘施主。”就在此时,玄灵、玄土等人忽然出现,他们向陆尘点点头,然后对其他僧人说道,‘陆尘施主要在我佛国渡劫,尔等立刻退去,方圆万里之内,不得有一人出现。’

    “领命!”

    四周的佛国僧人闻言纷纷后退在万里之外。

    “几位大师,陆尘多谢了。”陆尘见此拱手道。

    “陆尘施主,你放心渡劫吧。”玄灵几人看向陆尘,然后点头退去,他们虽然是神帝,还渡过了几次神帝劫,但如果处于神劫之下,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退到万里之外后,他们立刻打出一道道佛纹,将四方虚空禁锢起来,如此一来,神劫的力量才不会伤害到佛国之内的物事。

    陆尘见此也是松了口气,抬头望向那神劫空洞,又是激动,又是紧张,毕竟这可是九九神劫,是踏入神皇境的关键。

    唯有渡过去,领悟其中的天地规则,他才能够成为真正的神皇境强者。

    那神劫空洞,在他的注视下,初始极小,仅有井口大,但随着陆尘从佛塔之中飞出,那天劫空洞立刻就飞速扩张起来,而且散发出天地规则,向着自己笼罩下来。

    嗡——

    虚空在这一刻,立刻泯灭,出现神劫之风,在陆尘四方,无情肆虐,崩裂大地。

    幸好玄灵几人早做了准备,以自身佛力,保护一切建筑物,否则的话,这些佛塔、宫殿早已经被毁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