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丹师剑宗 > 第九卷_第八百四十五章 困兽之斗
    为了解救宁小川,别说叫6尘用掉一粒龙象丹,便是全部用掉,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他们是兄弟!

    将龙象丹给宁小川服下之后,6尘就开始以易髓经驱除他体内的天枯毒。

    明骄傲和韩山河在门外焦急的等待。

    七天之后。

    “咯吱”一声,房门打开了。

    一直在苦心等待的明骄傲和韩山河二人立刻看去。

    只见6尘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赫然还有一人,不是宁小川又是谁?

    “宁少。”

    明骄傲看见大病初愈的宁小川,眼眶一红,急忙上前,紧紧的抱住他,声音几乎哽咽道:“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多亏了6少,否则我这条小命可就去见阎王了。”宁小川笑道,‘现在好了,我们三兄弟又可以在一起了。’

    “嗯。”明骄傲闻言重重的点头。

    然后,三兄弟相视一眼,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着就见宁小川上前,向着韩山河一拜,说道:“师傅,徒儿让你担心,真是对不住你老人家。”

    “你没事为师也就放心了。”韩山河拍着宁小川的肩膀道,他脸上的欣慰之色,显露无疑。

    “韩长老,金刚门的万里海长老忽然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弟子忽然急匆匆的走来说道。

    “万长老?”韩山河闻言微微皱眉,看向明骄傲。

    后者疑惑道:“师傅他怎么来了?”

    “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6尘急忙说道,在他的心头,忽然生起一个不好的预感,但这个不好的预感来自何方,却是不知道。

    “我们一起出去吧。”韩山河当即说道。

    “嗯。”明骄傲和宁小川都点点头。

    “快让老夫进去。”

    没想到他们刚就出去,就看见万里海在外面急切的说道。

    明骄傲见此急忙上前问道:“师傅,你怎么来了?”

    “你们没事就好。”万里海向明骄傲点点头,然后急忙对6尘说道,‘6羽大师,我有急事找你,还请你随我离开真空门。’

    万里海是一脸的急切之色。

    “师傅,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明骄傲疑惑问道。

    6尘和宁小川也疑惑的看向他。

    韩山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万里海。

    “不要多说,先离开这里再说。”万里海神情焦急,语气恳切的对6尘说道,‘6羽大师,还请您相信我。’

    “骄傲,我们走。”6尘当即说道。

    “6少,明少?”宁小川见此急忙上前,6尘直接对他说道,‘我们一起走。’

    宁小川闻言一愣。

    但是,韩山河却在这时候,说道:“小川,你跟他们一起走吧。”

    “师傅?”宁小川疑惑的看向韩山河。

    “快走。”韩山河却是冷着脸,拂袖说道,‘否则我就永远没有你这个弟子,快走。’

    “我们走。”

    见韩山河如此模样,6尘知道,有大事要生了,而且,韩山河和万里海都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才说出来。

    可6尘知道,时间急切,他当即没有迟疑,叫上宁小川和明骄傲二人就向寰真虚外去。

    “韩兄,告辞。”

    万里海向韩山河拱手,然后追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出石林,可就在临近前方山门的时候,一声大喝忽然从后方传来:“万里海,你竟敢背叛老夫?”

    “嗡——!”

    话音一传出,一股磅礴的力量陡然席卷开来。

    “不好!”

    6尘脸色大变,急忙将天峰鼎打出,挡住那股力量。

    然后,他抬头望去,就看见四名老者疾行而来,其中一人,他赫然认得,是司马善。

    “小川,你们快走。”

    就司马善的手上,拎着一个黄衫中年人,不是韩山河又是谁?他向着6尘等人大呼。

    “师傅?”

    宁小川见此色变,急呼起来:“快放了我师傅。”

    “韩山河,这就是你收的弟子吗?很好,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对老夫说话。”司马善冷冷的扫视宁小川一眼道。

    “司马善,你们的目标是我,放了韩长老。”6尘当即站出来说道,‘韩长老是你们真空门的长老,你作为真空门的太上长老,这么对门下长老,也不怕其他人寒心吗?’

    “寒心?哼,真正寒心的人是老夫才对,老夫叫他盯着你,没想到他却唆使你们逃走,差点坏了老夫的大事,现在老夫就要让他知道做叛徒的下场。”司马善语气森然的说道。

    “不要!”

    宁小川急呼。

    “司马善,你……?”6尘急忙上前,但却没有想到,司马善已经出手,“咔嚓”一声,就捏断了韩山河的脖子。

    “你不是要你的师傅吗?现在老夫就给你。”司马善冷笑两声,将手中的韩山河扔了过来。

    6尘急忙接住,但宁小川却在这一刻扑了上来,大哭道:“师傅,你不能死啊!”

    “这就是叛徒的下场,万里海,你这个叛徒还不想死的话,就立刻将你的徒弟擒下来。”冯姓老者这时候对万里海说道。

    “还请长老放了骄傲。”万里海急忙说道。

    “很好,那老夫也将你杀了。”冯姓老者脸色冷了下来,然后一把向着万里海抓来。

    万里海脸色大变,在冯姓老者掌下颤抖,无他,因为他只有通天境初期的修为,面对生死境强者,根本没有任何反手之力,毕竟不是人人都像6尘一样,得到过天大的机缘。

    “师傅?”明骄傲急呼,但没想到被那掌风直接掀飞出去,只有灵天境初期修为的他,更不是冯姓老者的对手。

    “快走!”

    6尘见此脸色一沉,右手将天峰鼎掷出,紧接着,又将战碑、八荒战戟和铜剑都打了出去。

    “6尘,立刻束手就擒,否则今日他们都得死。”冯姓老者厉声说道。

    “开启阵法!”

    孔君、司马善、闫姓老者三人冷冷一笑,旋即一挥手,一起疾行了上来,逼近6尘。

    这一次,他们要将6尘一举擒下。

    “轰隆隆!”

    前方的山门忽然响动起来,冉升起了一道光幕,直接挡在了前方,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让6尘等人没有去路。

    “不好!老祖,助我!”

    6尘见此色变,没想到司马善等人这一次准备如此充足,急忙请老祖6杰相助自己。

    他的修为立刻上升到了通天境后期。

    “什么?”

    “通天境后期?怎么可能?”

    “他是用秘法将修为硬生生提起来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四人一起出手,他必将失败。”

    司马善四人见此老脸微变,但孔君立刻开口,一脸笃定的表情,仿佛洞穿了6尘的虚实,让冯姓老者三人听了,放下心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

    处心积虑谋划这么长时间,不能就此功亏一篑,让6尘逃走。

    “给我破!”

    6尘见此毫不犹豫的将几件古兵打出,接着又以铜剑施展第五重五行剑奥一起击向那光幕。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光幕抖动几下,就恢复了平静。

    “6尘,这是天级上阶阵法,以你的实力还无法破开,就不要徒做挣扎了。”冯姓老者冷声说道。

    “束手就擒吧,否则你的两个兄弟都将因你而死。”司马善说道,‘6尘,我主很看重你,只要你臣服,必将获得重视,甚至助你突破生死境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6尘却是仿若未闻,施展虚灵瞳术,运行梵天功,击向光幕。

    “攻上去。”

    司马善四人见此,不再劝说,各据一方,然后出手。

    “两位长老,还请不要伤害小徒。”韩山河急声说道。

    “叛徒,你还有脸求饶?”

    孔君眼神狠厉,落到韩山河身上,直接出手,将他抓在手上。

    “不要。”

    宁小川脸色大变,急声对6尘说道:“6少,快救救我师傅。”

    “他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想救别人?”

    孔君冷冷一笑,冲着韩山河脑袋一拍,鲜血迸溅而出,韩山河便没有了气息,倒将在地上。

    “师傅?”宁小川大吼,眼睛登时就红了,疯一样冲上去。

    “不要上去。”

    6尘见此大急,急忙将宁小川拉住。

    “啊。”宁小川冲着孔君大吼,‘老匹夫,我一定要杀了你。’

    “小儿,老夫就算是给你百年,你也杀不了老夫。”孔君冷声说道。

    宁小川吼叫,仿佛疯掉了一样。

    明骄傲见此也上前拉住他,急声说道:“宁少,冷静。”

    “该死!”

    6尘看着孔君四人,脸色铁青,没想到今日会落到这个地步。

    如今就算借助老祖6杰的帮助,也只是能够与生死境强者一战,但想要破解这个阵法,却是难比登天。

    “6尘,以禁制破阵!”

    就在此时,老祖6杰忽然说道。

    “禁制?”

    6尘闻言一愣。

    “当今的所有阵法都是通过禁制演变而来的,你修炼了禁制,又曾研习过古禁,只要花点功法,就能够洞悉这座阵法的运行原理,然后以禁制破掉,并非难事。”老祖6杰解释道。

    “就怕他们不给我这个时间。”

    6尘心头苦笑,因为司马善四人已经逼近了上来。

    如今,他只剩下了不到数百丈的活动范围。

    6尘为此不得不将几件古兵都打出去,然后施展梵天功,演化出三十几种异象,地方司马善四人。

    然后,他急忙运行乾坤魂印,查看这座阵法。

    唯有获悉这座阵法的运行原理,他才能够以禁制破阵。

    好在他在冥鸦哪里修炼了古禁,在禁制一道的修炼,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了境界,而眼前这座阵法,是一座天级上阶阵法,别说比不上古禁,就连顶级的禁制都比不了。

    因此,6尘很快就找到了一点头绪。

    但正如他之前想的那样,司马善四人根本不给他任何时间。

    “先将这两个小兔崽子擒下。”冯姓老者手指明骄傲和宁小川二人道。

    “好!”

    司马善三人点点头,6尘来真空门,就是为了救他二人,只要擒下他们,就能够以此威胁6尘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