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情满四合院之无悔青春 > 第一百七十一章·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求订阅,求月票】
    采茶少女的尖叫着四散奔逃,可她们哪里跑得出阿三士兵的魔掌?

    不过多时就被一网打尽,像死狗一样被拖了回来。

    斗笠、背篓乱七八糟的扔在一旁,茶叶散落一地,阿三丑陋的狞笑和少女们惊恐的尖叫混杂在一起,枯叶堆里看不到远处,古道热肠的宁伟沉不住气了,焦急的蛙鸣声响起:

    “呱,呱呱,呱呱呱……”

    队长,快动手啊?

    树上传来李奎勇低沉的声音:

    “布谷,布谷……”

    等着!

    烈日炎炎,伴随着一阵喝骂,茶园里忽然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

    六个丘八,却只有四个少女——

    这不够分啊!

    一通拳脚沟通之后,六个阿三确定了先后顺序,两个矮小孱弱的瘦猴被迫等待热剩饭,其他四个则拖着自己的猎物,一边解扣子,一边朝丛林中走来。

    丛林里又响起迫切的催促声:

    “咕呱,咕呱,咕呱!”

    李奎勇的回答仍然是:

    “布谷……”

    少女们瑟瑟发抖,其中三个已经放弃了抵抗,在这片罪恶的土地上,这种事儿早已司空见惯,挣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等待她们的,要么是QJ,要么是暴打之后的QJ。

    QJ已经够悲惨了,既然无法避免,为什么要自己申请一个更加悲惨的附加效果呢?

    然而,这种经验并不是人人都具备的。

    比如那个羞怯于当众撒尿的少女,就趁着捉她那个阿三腾出一只手解皮带的时候,在他另一只手上咬了一口!

    阿三吃痛,捂着手跳了起来,少女却趁机挣脱,一瘸一拐的朝丛林深处跑去,她的膝盖之前被阿三用枪托砸伤了,这严重影响了她的速度……

    没有任何意外,少女的后脑被一枪托砸得鲜血淋漓,她发出凄厉的惨叫,软软的歪倒在地,被阿三拽着头发拖了回来。

    “咕呱……”

    “布谷!”

    阿三抽出皮带,疯狂的抡了下去,少女满地打滚,鲜血滴沥下来,蘸湿了地上的枯叶。

    另外三个阿三已经解除了装备,胡乱扔在一旁,开始撕扯躺在地上挺尸的采茶少女,那两个等待中的瘦猴抱着胳膊,倚靠在树上,眼中充满了贪婪和饥渴,嘴里叽里咕噜的催促着。

    皮带抡得更狠,更密集了!

    少女奄奄一息,终于放弃了挣扎。

    阿三愤愤的丢下皮带,撂下背后的AK-47,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邪火烧得他手忙脚乱,喘着粗气一把扯下裤子,撅起来的屁股正对着一堆枯树叶……

    突然,一把柴刀从枯叶中升起,闪电般的捅进了屁股中央的凹陷,直至没柄!

    阿三身子一僵,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嚎!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枯叶堆中,一旁的树后,树下的阴影中几乎同时跳起来一团黑影!

    另外三个光屁股的阿三刚刚爬起身,忽然黑影闪过,顿时咽喉剧痛,随即便看到一蓬鲜血激射而出,视野渐渐模糊……

    那两个等待中的瘦猴都吓傻了,等他们慌慌张张的举起枪时,树上忽然落下什么东西,眼前似乎有什么带着劲风袭来,紧跟着太阳穴发出一声爆鸣,整个世界顿时陷入一团漆黑!

    前后不到三秒,特别行动小队大获全胜,两个放哨的陷入昏迷,那个被千年杀的还哀嚎着在那抽搐,被割喉的三个则无力的捂着脖子往外喷吐着血沫……

    宁伟看了一眼李奎勇,正要说什么,却见对方一挥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闪电般的蹿出去,给躺在地上的四个少女一人补了一拳,把她们送入黑暗。

    这才吩咐道:

    “海洋和跃民收拾装备,宁伟扒衣服,抓紧时间!”

    三人都忙活起来,李奎勇却拿起柴刀,削了六根木矛。

    等宁伟把六个阿三扒光,他就在地上画了个六芒星阵,然后把六个阿三拖过来,用木矛戳穿咽喉,各自一个方位死死钉在六芒星阵中……

    没死的那两个瘦猴被活活戳醒,无助的抓着木矛,可怎么也拔不出来,嘴里不住往外咳血,眼见着是不能活了。

    宁伟抱着一堆衣服,钟跃民和张海洋扛着枪支弹药,三个人都疑惑的看着李奎勇,这家伙搞什么?

    李奎勇笑道:

    “祸水东引,走了!”

    宁伟看了看那个皮开肉绽的少女,不忍的说:

    “她们怎么办?”

    李奎勇揶揄道:

    “怎么,扛回去给你做老婆?”

    宁伟大囧,李奎勇没好气的说:

    “赶紧走,自己都泥菩萨过河呢,还想英雄救美?”

    说着,便当先朝密林深处走去。

    钟跃民和张海洋一言不发跟在后面,宁伟又看了看那少女,弯腰替她把裙子拉下来,这才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四个采茶少女先后清醒过来,看到眼前六具狰狞的死尸,吓得腿都软了。

    抖抖索索抱在一起,好不容易才壮着胆子站起来,扶着那个受伤的少女出了密林,捡起掉落的斗笠和背篓,再也顾不得采茶,头也不回的跑了……

    此时,李奎勇一行已经穿过密林,游过布拉马普特拉河,钻进了河对岸的一座小山上。

    李奎勇嚼着一片茶叶,慢条斯理的问道:

    “宁伟,战场上最致命的什么?”

    宁伟正在擦拭新缴获的那支AK-47,闻言也没抬头,乐呵呵的说:

    “当然是缺乏武器了!”

    “呸!”

    李奎勇吐出那坨被嚼烂的茶叶,严肃的说:

    “你错了,最致命的是,违抗命令。”

    宁伟抬起头,委屈的说:

    “大哥,我再不动手,那个采茶少女就遭殃啦!再说以咱们的身手,她们几个根本不需要受辱……”

    李奎勇道:

    “宁伟,如果那不是四个少女,而是四只羊,你会不会等下去,等到最佳时机,我发令的时候?”

    宁伟点点头,心里腹诽,阿三会X羊?

    “那么,你想过没有。如果在你动手的一刹那,那两个靠在树上的阿三拉响了手雷,跟咱们同归于尽怎么办?”

    宁伟愣住了,阿三会这么勇敢?

    李奎勇笑了笑:

    “我们是战士,不是侠客。要学会忍耐,要顾着身边的战友,要有铁一样的纪律性,只有这样,我们四个才能捏成一个拳头,而不是各自为战的四根手指,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