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药行江湖 > 第二十八章
    顾景曜这么一个大忙人,卫若安又得了几日的空闲。

    虽然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但是头顶上悬着一把不知什么时候会落下来的利刃,即便是空闲的时间,她的心情也不怎么好。

    即便如此卫若安仍旧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并不会将心中的郁闷,还有身上的压力发泄在其他人的身上。

    于是当顾景曜总算是出现的时候,即便卫若安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桌子前,仍旧忍不住开口抱怨道:“教主大人这么忙,还得在我这个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可真是为难您了!”

    顾景曜虽然此时正在关门,但他的手仍旧不由得顿了顿,然而也只有一瞬。

    他转过身来,挑眉问道:“教主?”

    卫若安的身子坐的更直了,仿佛如此能给她更多的底气。

    但是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本来打算怼一下,便闭口不言,然而看着对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卫若安只能弱弱的开口解释道:“昨日司徒大人说漏嘴了,所以我才会知道。”

    得到答案的顾景曜点了点头,也没说信或者不信,其实他是信的,如若司徒左使真的和盘托出,卫若安的态度不可能丝毫未变。

    其实司徒悦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卫若安知道的越少,到时候想要离开的阻力便越小。

    顾景曜不知道这一点,也不想要知道这一点,江湖就是个泥潭,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上至下棋之人,下至贫民百姓,皆是会受到影响,至于究竟是好是坏,便不得而知了。

    而且知道了又能如何,他可不信区区一个普通人,还能搅得灵霄舫不得安宁。

    虽然心中如此想,但是顾景曜显然不打算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不只是不打算放过,甚至还要好好的利用,他倒是要看看这位卫姑娘究竟有多聪明,她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若说之前顾景曜对于司徒悦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但是如今他的兴致上来了,自然不可能继续按照对方的计划来。

    于是他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语气淡淡的说道:“外面有些东西,你去拿进来!”

    卫若安听到这话,不止没有松一口气,甚至还满头问号,怎么教主的事情就这么揭过了?

    难不成现在的邪门歪道都这么友善的吗?

    心虚之人即便心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也不敢将其宣之于口,询问答案,只能看似乖乖巧巧,实则憋屈不已的起身,按照顾景曜的吩咐打开了房门。

    然而看到房门外的一堆书籍,卫若安迟迟不敢迈出大门,甚至都已经顾不得心虚,乖巧,忍不住转身问道:“大人,这些东西,书籍都要我一个人搬吗?”

    顾景曜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否则难不成要我这个灵霄舫的教主,亲自动手,替你干活吗?”

    卫若安甚至都不敢去想这个美妙的画面,哪怕这个画面稍稍出现,她都忍不住大一个冷战,无他实在是太吓人了,对于卫若安来讲甚至可以说更为可怕。

    因此她也顾不得抱怨了,只能按照顾景曜的话,将房门外的书籍一点点的搬到房间内。

    而在顾景曜看来卫若安的速度不是一个慢字能够形容的,简直就像是一只蜗牛。

    然而即便眼前之人的速度,已经在挑战顾景曜的底线,他也丝毫没有想要帮忙干活的打算,而是就这么端坐在一旁,即便额头冒出了青筋,仍旧饶有兴致的看着。

    当卫若安将书籍全都搬进来后,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她毫不犹豫的直接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了脖颈。

    自从她来到了这个时代,还是头一次累成这般模样。

    而顾景曜却是嫌弃的摇了摇头道:“卫姑娘的身体弱了点,以后还得多加锻炼呀!”

    用袖子擦汗的卫若安的手顿时便僵住了,她的嘴角忍不住抽搐,然而却也只敢在心中腹诽道:“身体弱,比起一般人,她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顾景曜像是没有看出来对方的小九九一般,随手抽了几本书,扔在了卫若安的面前道:“背吧!”

    卫若安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看向若无其事的顾景曜,显然没有想到如今的这位老师居然连口舌都剩了,直接将书扔过来。

    好歹司徒悦还愿意浪费时间跟她解释一番意思。

    即便没有意思,以卫若安身负精神力这一点,死记硬背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眼前的这位老师未免太过敷衍了。

    卫若安虽然已经知道怕了,但是被折腾了一番,逆反心理显然也是油然而生,于是她只是捎了一眼地上的书籍,未曾第一时间拿起。

    而是转而将视线落在了此时已经闭目养神的顾景曜身上,她硬着头皮开口道:“不给我解释一下意思吗?”

    顾景曜的眼睛甚至都没有睁开,直接开口答道:“既然字都认识了,想必意思多读几遍,也能懂!”

    自讨没趣的卫若安,扁了扁嘴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了一本书,默默的背诵。

    安静的房间内,迟迟没有响起任何声音,顾景曜忍不住睁开眼睛,然而卫若安认真的模样,让他将想要说的话咽下去。

    因为即便卫若安再认真,她翻书的手丝毫没有停顿,一副做戏的模样,没多长时间,一本书就这么从头到尾的翻完了。

    当卫若安想要伸手拿下一本的时候,顾景曜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刚刚被翻过的书拿起来,同时出声制止道:“这本书背完了?”

    卫若安不情不愿的说道:“当然,怎么还要来一个现场测试?”

    顾景曜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背吧!”

    卫若安的小嘴微微张大,终是认命的将这本书从头到尾的背了下来。

    顾景曜的眼神之中难掩惊叹,同时拍了拍手掌,夸赞道:“厉害!”

    然后顾景曜将手中的书,连带着卫若安的手里的书,一同扔在了一旁,转而亲自拉起仍旧坐在地上的人。

    卫若安半分荣幸都没有感觉到,她只觉惊恐万分,这人又发什么疯,居然还亲自拉她。

    卫若安的手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别说是以顾景曜的身手,就算是灵霄舫任意一个人的身手,都不可能让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挣脱开来。

    她就这么生无可恋的被顾景曜亲自拉起来,然后按在了座位上。

    甚至顾景曜还屈尊降贵的给卫若安准备好了笔墨纸砚。

    卫若安傻傻的抬头看向莫名其妙的顾景曜,甚至还憨憨的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顾景曜微微一笑道:“既然背书于你而言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放到之后再做也不迟,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