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大明:我和公主的孩子,举世皆惊 > 第十四章:让二女儿想计策,不丢脸!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陌陌听的小嘴嘟着,丝毫不敢顶嘴。

    就像是个小受气包,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份谴责。

    很难想象,

    这竟是下午,无法无天,大闹应天府的小魔王!

    若是让那些受害人小摊摊主看到,估计得把眼珠子都给瞪圆了,还以为自己,看到假冒的小魔王呢。

    “是啊是啊,爹爹,姐姐她都认错了,咱就原谅她吧,那十二两银子,咱们慢慢挣就好了啊。”

    雅雅求情道。

    小云也是停止进食,不是求情,反而落井下石。

    “爹爹,就应该惩罚下姐姐。”

    “不然,姐姐下次再犯怎么办?”

    陌陌指着自己弟弟,浑身颤抖,“你,坏小云,气死我了!”

    “咳咳。”雅雅连忙挡在两小只中间,继续道:“爹爹,咱别管小云呀。”

    “你看,姐姐刚才多为你着想呀,小云想要吃狮子头,都被姐姐给制止,说是要让爹爹先入口。”

    秦文远面色缓和许多,依旧没好脾气,“那也不行,今晚狮子头,陌陌你不能吃。”

    啊?!

    一听到不能吃桌子上最美味的食物,陌陌急了,“呜呜呜,爹爹,不要哇!”

    “你惹了太大麻烦了,这算是给你的惩罚。”秦文远淡淡道。

    “呜呜呜,爹爹,陌陌错了,你就原谅陌陌吧。”陌陌越发急了。

    “呃……”

    看到自家大女儿可怜模样,秦文远顿时心软了。

    终究既当爹又当妈,不能像寻常父母,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

    他需要权衡黑白脸。

    心里面,也没真想让陌陌不吃狮子头,只是吓吓她罢了,好让她以后不要那么放肆,再给爷四添加新的债务。

    现在陌陌泪光闪闪,

    秦文远内心触动,霎时间想到多年前,自家夫人也是这般刁蛮任性,但最后还不是改变了吗。

    把女儿惹哭,这太不好了。

    他快速夹了个狮子头到陌陌碗里,“陌陌,来,吃吧,爹爹刚才只是吓吓你的罢了,别放在心上。”

    “嘻嘻,好~~”

    陌陌瞬间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也不吃狮子头,反而把两只脏爪子,抓到秦文远身上,“嘻嘻,爹爹,果然你最疼陌陌了,陌陌就知道爹爹一定不会让陌陌不吃饭的。”

    “陌陌,快放开,你这手太脏了!!”

    “不嘛不嘛,爹爹抱抱!”

    下一刻,陌陌做扑状,要全身跳进秦文远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自家大宝脏脏一身还望自己怀里跳,秦文远脑海里浮现出来了一句话。

    【完了,今晚又要花大量时间洗衣服。】

    ………………………………

    酒囊饭饱,又过了半个时辰。

    罗子安才姗姗来迟赶到。

    “哎呀,文远,我来了!”

    刚打开门,罗子安便大步流星走了进来,饱含歉意,“实在对不住,今天处理的事情多了些,这才没法第一时间给你们接风洗尘。”

    秦文远见着来人,模样与乡里罗大伯有几分相似,顿时知道来人身份。

    他笑着拱手道:“罗大哥客气了,若不是罗大哥,我和我家三个孩子,今晚都不知如何安排。”

    “文远在此谢过。”

    “雅雅,快来和你罗叔问好。”

    “哎,雅雅来啦!”雅雅快速小跑过来,本不及罗子安大腿高的小身板,鞠躬到,“罗叔叔好,我是雅雅。”

    “哎,好好好。”

    罗子安满面笑容,只是眉宇之间,秦文远敏锐注意到,多了几分忧愁。

    秦文远悄悄记在心上,开口道:“罗大哥,快,快坐,我去给你沏杯茶。”

    “文远,没事,我只是过来坐坐。”

    罗子安忙是制止,继续道:“看到你们一家到齐,我也算是对老爹有个交代。”

    “你们,暂且住下,我身上还有些事情缠身,需要尽快处理。”

    “明天!明天咱们在好好叙一叙,顺便看看陌陌这个捣蛋鬼,这么多年过去,有没有变乖。”

    说罢。

    都不等秦文远回话,直接转身就走,还顺带把门给带上。

    秦文远欲言又止,这……这也太忙了吧!?

    仔细想来也是,商人总有那么段时间,会非常忙碌。

    但是……

    那几分忧愁,秦文远却是记忆深刻。

    他看着二宝,眼眸闪烁,“雅雅,快过来。”

    “啊,爹爹,怎么啦。”

    雅雅走了过来,而秦文远也是顺势将她抱起。

    “嗯……和爹爹说说,你罗叔是怎么回事!?”

    “你罗叔帮咱们那么多,咱们也得尽点力才行。”

    秦文远毫不害臊的,向自家二女儿取经。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在智慧方面,自家二女儿甩开自己不少,一开始他没法接受,但多年下来,也便释怀了。

    再怎么聪明,不还是自强宝贝女儿吗?

    “爹爹。”

    雅雅糯糯声音传来,看着那大门,奶声奶气道,“我看罗叔呀,许是近期遇到烦恼啦。”

    “噢!?”秦文远眼眸一挑,“和爹爹说说看。”

    雅雅继续开口:“爹爹,罗叔进来时,衣裳整齐,可鞋子却满是泥土,其中一只还是湿润的泥土,溅得裤脚也有些许泥土。”

    “水渍还很深,罗叔大概是在附近踩到的水坑。”

    “还有,罗叔虽然有整理过衣裳,但雅雅估计,他太过匆忙,没注意到鞋子和裤脚变化,所以雅雅猜测,罗叔有被人追赶,对方来者不善,而且就是在刚才被追赶。”

    “这才没时间,去精心打量自身衣着,草草与我们见面。”

    秦文远眼眸微眯,“几成把握!?”

    其意思,就是询问自家二女儿,大概是有多少百分比可能性。

    “一……二……三……”

    雅雅掰扯着手指头,然后扬起九根小嫩手指,“九成。”

    我去。

    这么高!

    秦文远面色僵硬,自家二女儿这么说,那就相当于十成了。

    他深吸口气,认真道:“雅雅,你能猜出,你罗叔现在在哪个方向吗?”

    雅雅点头道:“可以呀!”

    ………………………………………………………………………………

    主要写孩子的,有人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