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诸天武命 > 第七十五章 教育
    这一次秘会并没有开多久就散了……

    很快,民团就有了动作,而且还是一连串动作。

    首先分出五百人手,依托赌斗赚来的海船,组建了一直船队,五百人手全都加入船队。

    虽说此时的船队还只有一艘海船,却也组织健全只等后续船只加入,就能立即开始运转。

    与此同时,黑旗军中一批‘报废’军械,包括快抢以及小炮,秘密送到了新组建船队的秘密仓库中。

    不仅如此,一些加入船队的民团弟兄,重新返回黑旗军营地,锻炼枪法和炮术。

    吴东趁此机会,混入其中好好过了一把枪瘾。

    他对单打一的快枪没兴趣,此时也没有后世那些大名鼎鼎的手枪,不是还有左轮么?

    凭借此时的身体素质,还有练武练出来的敏锐感知,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就将左轮玩得贼溜。

    离开黑旗军军营的时候,更是顺走了好几把,以及足够的子弹。

    不知处于什么目的,刘永福对于民团的动作全盘默许。

    好在一切都在秘密进行,并没有暴露出去,也没有给黑旗军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患。

    除了分出五百人马组建船队之外,民团另外还分出了一千多人马,组建了佛山的农渔会,专门负责收购农产品和渔产品,然后出售给城区酒楼饭馆,以及大户人家获利。

    之前民团,通过将码头外围盘口的份额分出部分,换取了所有蔬菜肉类禽蛋的垄断交易权,乃是民团最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

    此时民团分拆,自然也就将这一块,彻底和民团割裂。

    免得以后民团碍了官府的眼,这样稳定的收入来源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民团分拆出去的人马,还开办了一家镖局。

    眼下我大清各地秩序逐渐混乱,镖局已是大行其道,最著名的就是京城的顺源镖局,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刀王五所开。

    如此这般,民团分拆之后一下子瘦身成功,由之前快要达到三千人马的规模,一下子压缩到了眼下不足一千五。

    在吴东眼中,这还不够!

    不说算是垄断行业的农渔会,需要的人手基本上算是固定下来。

    除非吴东想要加强自主养殖场的规模和出产,不然短时间内不需要更多人手加盟。

    而船队和镖局就不同了,一旦站稳脚跟打开局面,需要的人手绝对不止眼前这点。

    别的不说,船队和镖局的总部都设在广州,那里才是整个粤省的经济中心,想要赚钱而且还是赚大钱,必须在哪里立稳脚跟。

    按照吴东的想法,到时候民团这边还会继续抽调精干人手,增援这两家产业。

    到时候,民团的规模压缩到八百至一千左右,就不会太过引人注意。就算朝廷依旧不放心,可使用手段时也不会那么粗暴不留情面,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在外人不知晓的情况下,民团便悄悄完成了分拆。

    很快,船队和镖局的人手全部赶去广州,猪肉荣和黄飞鸿的一干徒弟,则是作为大佬前往广州坐镇。

    其实,作为武力担当,严振东才是最好人选,不过他明显的北方人特征,还有一口山东口音的官话有些显眼,并不适合初入广州坐镇,也就罢了。

    若非黄飞鸿不好出动,其实最适合的人选是他。

    别的不说,就黄飞鸿在广州的名声,就足以避免许多麻烦了。

    当然了,像电影第二部中出现的那些破事,只能说黄飞鸿太过君子,丝毫都不想利用民团的力量,不然哪里会被折腾得那么狼狈?

    眼下,猪肉荣和一干宝芝林弟子,身边可是带足了人手。

    尽管吴东叮嘱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先观望一段时间再说。可真要是有麻烦上身,他们也不会客气。

    等处理完了这些事情,时间已经进入暮春。

    这日吴东清晨锻炼完后,趁小弟们今天放假,干脆将他们招入书房,询问他们的学习状况。

    “你们现在还在学三百千?”

    听得小弟的读书进度汇报,吴东倒是没有感觉意外。

    在没有汉语拼音的情况下,单单认字就需要耗费许多时间,小弟们年纪不小有自制力,学习进度还算是快的了。

    “夫子说我们的学习进度不慢,若是刻苦努力的话,等蒙学课程结束,就能立即进入经史典籍方面的学习!”

    小弟们颇有些开心,带着显摆意味朝吴东说道。

    “经义不用刻意学习了,你们主要学的应该是史卷!”

    眉头一皱,吴东直接说出自己的意见:“等学完了史卷后,你们最好也要学一学洋人的知识!”

    “可夫子说,洋人只会奇淫技巧,而且蛮横无理不知礼义廉耻,算不得正道!”

    吴东立即意识到了,眼下教育的问题。

    不是说传统的经义经典不好,起码在培养个人品格方面,经义典籍还是相当不错的。

    只是,在眼下这等时代,将经义典籍作为教育主流,那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洋务运动开启也没多少年,影响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

    黄飞鸿电影第二部中,都到了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的年代,结果广州那里学习洋文的地方还是同文馆。

    吴东倒不是一味的推崇外国月亮,可直接排斥也是不正常的。

    那句‘师夷长技以制夷’喊了几十年,起码也得先对洋人的情况有所了解,才能做到知己知彼吧?

    他倒也没有让小弟们走上科研道路,只是对洋人那边的情况,多少得有些了解才成。

    不然,以后和洋人打交道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吴东此时意识到了小弟们的教育问题,继而推广到整个民团体系的对外认知问题。

    他是不会将小弟送去同文馆的,那里不仅是革命党的大本营,同时洋人尤其是洋人的宗教势力参杂其中,一个不好小弟们就可能被洗,脑,

    还是得自己主导小弟们,以及民团体系的知识传播问题,不然以后迟早得在这上头吃大亏,好在眼下察觉到了问题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