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废土枭雄 > 第六章 啥货都拿吗?!
    随着这一阵明显杀气更胜一筹的点射过后,流民群顿时全都沉寂了下来。

    “上啊?上啊!不杀了他们你们都得死……快去啊……”龙哥看着停滞不前的流民们喊着,忽悠着,而自己的脚步则是逐渐加快的要跑。

    “阿龙是吧?”这个时候一个走过来的几个人里面一个带着帽子穿着一身迷彩作战服的青年笑呵呵的对着龙哥问道。

    龙哥愣了一下,脚步也停顿了一下。

    “亢!”

    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之后龙哥的脚后跟直接被射穿,血雾喷起的同时整个人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还能跑吗?”迷彩服青年笑呵呵的走到了龙哥的面前弯下腰问道。

    龙哥惊恐的看着青年没敢说话。

    “半个月之前你带着你的人截过一个从金州过来的车队是吧?”青年笑呵呵的蹲下身之后看着龙哥问道。

    “我……我不知道……”

    “啊……”迷彩服青年拉了一个长音之后扭头对着身后的同伴儿们说道“他说他不知道?”

    一个脸上带着一道可怖伤疤的光头一言不发的走过来,伸手就抓住了龙哥的右手按在了地上,随后用自己的作战靴鞋尖挑起了龙哥的一根手指头之后朝着手背的方向压了下去。

    “别……别……”龙哥脸色苍白的想要挣扎……

    “嘎嘣!”

    “啊……”

    一声脆响过后,龙哥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起来,而他的右手食指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反向弧度!

    “不知道能行吗?”光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疼的死去活来的龙哥说道。

    “半个月之前……”迷彩服青年语气平淡的再次开口缓慢的问了起来。

    “截过,截过……金州的一个车队被我截了!”龙哥捂着自己的手不停的喊着。

    “车上拉的啥啊?”

    “女人,都是女人!”龙哥老老实实的回答。

    “人呢?”迷彩服青年来了兴致的问道。

    “鲜龙城……鲜龙城的人……”龙哥流着虚汗说道。

    “呵呵……”迷彩服青年笑了一声之后站了起来。

    光头再次伸手去拽龙哥的手,而龙哥则是死死的拉着自己右手竭斯底里的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这些人不会撒谎,我要是撒谎的话你杀了我……当时是……”

    迷彩青年听着龙哥的话看向了他侧面肋骨处的衣服上的枪眼,随即伸出手拽开了龙哥的衣服。

    光头动作迟缓了一下,看了一眼迷彩服青年。

    青年眯着眼睛想了一下,随后说道“扫货,走人!”

    几个同伴听见青年的话之后立刻转身朝着流民营地的深处走去。

    而光头青年则是直接奔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安生走了过去。

    到了安生的跟前,光头低头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安生,随后扭头从不远处的地上捡起了那把双管之后就要走。

    没等光头青年迈步,一双带血的手直接抓住了光头的脚脖子……

    “嗯?”

    光头疑惑的低头看了一眼,竟然发现安生抬起头倔强的看着自己。

    “松开!”光头轻声的说道。

    安生没吭声,手死死的抓着光头的脚脖子越来越紧。

    光头皱着眉头抬起脚直接踩在了安生的肩膀上,随后缓缓的发力之后说道“松开!”

    安生听见关节处传来的摩擦声,咬着牙说道“东西留下能松开……”

    听见动静的迷彩服青年走了过来,光头直接把手里的双管递给了他。

    青年接过来之后仔细的看了一眼双管之后皱着眉头蹲下拍了拍光头的腿。

    光头收回了脚之后就走了。

    “你的喷子啊?”青年一边比划着手里的双管一边问道。

    “我的!”

    “归我了!”青年笑嘻嘻的说道。

    “那你整死我吧……”安生撑起了身子之后坚定的说道。

    “嘶?不怕死是不?”青年说着直接从自己的身上抽出了一把左轮顶在了安生的脑袋上。

    安生看了一眼枪口之后看向了青年问道“哥们,打家劫舍的吗?”

    “不算是,也就劫富济贫吧!”青年觉得好笑的看着安生。

    “那你啥人都抢,啥货都拿吗?”

    迷彩青年瞬间收起了手里的左轮之后看着手里的双管说道“这可是早些年城邦联军统一配发的双管火药喷子,你这个岁数有这个东西,家里有老人打过仗啊?”

    “我爸的!”

    “那你单枪匹马的来这干啥啊?”

    “我叔为了掩护我跑结果被他们按住了,车队跑了,我就自己又回来找人!”安生如实的说道。

    “你知道城邦外面的流民饿急眼了吃人吗?”

    “人活着我就带人回去,人死了我就带着尸首回去,哪怕剩下一个骨头渣子我也得带回去早晚三炷香的供着!”安生嘴角抽动的说道。

    迷彩青年听完安生的话朝着货车的车厢看去。

    “呵呵……林老二的车队啊?”

    安生抬起头看着青年。

    “行,这年头还有点人性的不多,拿着它好好活着吧!”迷彩青年把手里的双管递给了安生。

    安生接过来之后看着青年问道“受人滴水之恩理应涌泉相报,哥们给我留个名吧!”

    “八百里黄沙吃饭,五百里荒丘纵横,不用知道我是谁!”迷彩青年留下一句话之后站起来指着龙哥说道“他的脑袋值钱,拿回去也算是给你一个安慰了!”

    迷彩青年说完之后从自己的小腿处抽出了一把匕首扔给了安生,随即对着不远处还在肆意从流民手里抢东西的同伴们吹了一个口哨。

    安生看着地上的匕首,捡起来之后咬牙站了起来朝着龙哥走去……

    “哥们……哥们……别杀我,我知道很多情报,附近的流民据点都在哪我都知道……”

    安生面无表情的拎着刀来到了龙哥的身边。

    “我叔呢?”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让你们吃了还是杀了?”安生一只手直接按在了龙哥的脑袋上喝问道。

    “好几伙人一起劫的道,哥们你放了我,我给你指路咱们去找……”

    “够呛了,流民不收城邦的人,不是吃了就是死了!”迷彩服青年低头点了一支烟之后对着安生喊了一句。

    安生眼睛里面的悲伤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