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 第三十五章 红月
    血液越来越多,从窗户上滴落下来,向林灏的位置蔓延。

    在洁白的月光下,那些血液流动在地板上不是那么平的地方盘旋。这一幕看起来竟有着一些诡异的美好。

    “果然是在楼顶。”

    看了一眼手里的事件册,楼顶的任务解锁了。

    3、天花板上的病人(收容):我的天花板上,总是会响起莫名其妙的脚步声。危险等级:F+

    林灏看到收容标签之后,将事件册收回到背包里。

    这个标签意味着他可以不需要遵循那么多规矩。

    有一双腿在窗户的边缘来回晃动,林灏看不到鞋子的主人是谁,只能看到在边缘处偶尔飘过的红色裙角。

    随着血液滴落地越来越快,林灏越加站不住。

    只不过F+的强度,他不知道会和E级差多少,现在他还不敢太贸然行动。

    还在他有些犹豫时,窗台上的高跟鞋不知怎么不再晃动了,那些血液也不再滴下。

    林灏凝神看着,那双高跟鞋收起,似乎是鞋子的主人站起来了。

    他想靠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但紧接着一道血红色的身影从窗台掠过,有人跳了下去。

    林灏心头一颤,虽然他知道这个跳下去的几乎不可能是人,但是面前忽然有东西跳下楼。

    他多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灏怀着这样的想法,将一张凳子卡在门口,以防门关上。

    然后掏出棒球棍缓慢靠近窗台,几次审视后方,确定没有东西之后,他从窗台探头向外看去。

    楼下是水泥地,在月光的照射下十分明亮。

    更何况他的观察力上次被强化了,他在顶楼连地面上的石子都能看得清楚。

    但是他看不到那个跳下去的东西去哪了,地面上别说是人,连一点血迹都没有。

    “这是去哪了?”

    林灏有些疑惑,抬头向上看,头顶一样什么也没有。他回过头,想要在房间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一转身,后面的房间却已经不是那个房间了。

    在他的面前是一大片的红色血海,没有任何波澜,平静得像是一潭死水。而他现在正踩在这片血海之上。

    是幻觉吗?

    林灏伸出手,向自己的身后摸过去,本是在他背后的窗台现在摸不到了。他再打开自己的手机,想看看直播间的情况。

    同样,直播间在他现在看是一片漆黑,连弹幕都没有。

    现在的情况,让他想到了之前瞳手的那个任务。

    当时也是无法使用摄像机,屏幕上同样什么都看不到,现在看起来和之前的情况很像。

    只不过不同点也很多,瞳手的幻觉明显要更加灵活多变,而这片血海则简单不少。

    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幻觉之中,林灏先是从原先的地方走开,避免等会不小心从窗台掉下去。

    然后他蹲下身子,把手伸到地上。

    地面确实还是他想的那种水泥地,他只能从手上看到灰尘,并不会真的捞起一手的鲜血。

    “这个怪诞制造的幻觉应该是选择性地屏蔽了部分感知,比如我对墙壁的触觉,我的视线,以及嗅觉。”

    林灏耸了耸鼻子,空气中的血腥味比刚才浓重了许多,就像是脚下的血液都是真实的。

    离开窗台之后,他在这片场景里没有到处走,而是站在原地四处张望。

    这个怪诞到底要干什么他还不清楚,他只能在原地等着对方先动手。

    他不断扫视周围的环境,满眼满眼都是鲜红。

    直到在某一处,他看见了一抹非常扎眼的白色。

    “那是,高跟鞋?”

    这双高跟鞋的颜色吸了林灏的注意力。

    之前那个跳下楼的,他记得是一双红色高跟鞋,可这双是白色的。

    他此时有了个猜想,会不会这双高跟鞋本来就是白色的,只不过因为血液才染成了之前的红色?

    那双高跟鞋起了步子,踢踏声在这片血海中传出。

    随着这脚步声的响起,林灏突然感觉到有一种心慌,就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逼进了。

    是这双高跟鞋吗?

    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拉远距离。

    只不过这种感觉没有消散,他退了这一步之后,那种慌乱感更加旺盛。

    林灏额头沁出汗滴,他没来由地开始紧张。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参与任务了,这双鞋子没有任何理由会带给我这样的感觉。

    林灏看着面前的白色高跟鞋,他的眼神有些模糊。

    鞋子的颜色在一步一步逼近的过程中变红了。

    就像它真的踏在了血海之中,溅出点点血斑。它走得越快,血斑越多,很快将这双鞋完全染红。

    林灏的眼中,他只觉得这双鞋子血腥恐怖,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心头上。

    似乎等只要到这双鞋走到身边,他就会在下一秒死去。此刻他只想离开这里,之前要做任务的想法完全消失。

    慌乱到无法自已,忽然他看见自己的右手边出现了一扇门。

    这扇门半开着,悬在不高的半空之中,门外就是走廊。

    门的那边是与之前一样的黑暗冰冷,但林灏觉得这是现在最棒的去处。

    他挣扎着靠近门,门口处此时出现了一个低矮身影,紧接着一声极其沙哑的猫叫,把他心里的那种恐慌驱逐干净。

    他浑身为之一振,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猫叫声,红月?”林灏又惊又喜地看着眼前。红月此时蹲坐在他面前,看着那双鞋,眼底没有波澜。

    脚下的血海起了波澜,面前的场景里出现了几道裂痕,在这些裂痕中,林灏看见了房间本来墙壁的白色。

    之前的门已经不是门了,而是之前他故意远离的窗口。

    霎时林灏背后一凉,如果他刚才从门走出去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现在正躺在楼底下。

    想到这,他怒从心生,居然差点栽在了这里。

    握紧棒球棍,看向面前的高跟鞋,他感觉不到任何害怕。

    林灏迈步追了过去,此刻的血海开始融化,坠落成一滴滴血滴,然后如拧作一团向那双鞋子汇过去。

    高跟鞋正想从门口溜走,林灏直接把手里的棒球棍甩出去,砸开抵住门的凳子。

    高跟鞋措手不及地撞在了门上,将门意外地关住了。

    林灏靠近门口,拾起棒球棍。

    “你要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