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永夜 > 第五十七章 干净和晚宴
      他的双眼很干净,就像是他的那双手一样干净。

      而一双干净的手是不应该拿起任何东西的,就像是一双干净的眼睛也是装不进去任何东西的。

      他的眼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

      陈琅知晓俞子期的性子,却并不觉得有何不对,同代当中除了神主教会的另一位小圣人之位,其他人的确没有被放在眼里的资格。

      他轻笑一声,想着这几天在路上听到的那些消息,还是提醒道:“这个小侯爷的本事不错,在大考当中得了第一,两科甲上,青石壁上题的字还引起了儒庙震动,后来还读完了应天府藏书阁里的所有书籍,登上了十三层楼,还在秋祭上取得了魁首的成绩,并且入了锦绣阁,只是可惜似乎是不能修行,否则到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俞子期回头看着他,声音当中没有任何的波动,与宁北的平静比较起来,他的平静更像是不在意,因为自身身处更高,所以对于目光之下的都不在意。

      “那幅字不错。”

      他想着那日与洛留辩论之时,儒院内的气运忽然动荡,后来才得知是因为宁北的缘故,警世之言,的确不错。

      可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俞子期对于这个话题并不敢感兴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闻着房间内的独特香气,本就没什么波动的心更加的平静了下来。

      这是七录斋的香,用的是四境级别的灵犀牛角,再与龙涎混到一起,香气独特,在安神静心的同时还能提升吸纳灵气的速度,对于修行大有裨益。

      俞子期很喜欢这个味道,轻轻嗅着,不再说话。

      陈琅也不再说话,这个宁北或许的确有些本事,可那也要看和谁比较,在神朝同代当中或许了不起,但与俞子期比较起来,自然是差了不止一筹,即便是读过了藏书阁的所有藏书又能如何?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应天府的藏书虽然天下最多,可七录斋的也不少。

      若是说谁读书多谁就能赢得话,那天下人还比的什么劲儿?干脆生下来就埋进书里好了。

      陈琅自嘲的笑了笑,虽说大家都看得出来这座神朝已经日暮西山,可来到这里依旧是免不了的心生压力。

      七录斋固然是大修行宗派,可还是无法和这座庞然大物相比。

      晚宴已经开始了,宁北和秦长鱼早早就坐在了角落里,神皇既然交待了要让他们参加,那么无论是坐在前面还是坐在角落自然都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角落总要更静些,前面总要更吵闹。

      秦长鱼打量着晚宴上的人,看着那些人满面笑意推杯换盏,眼中闪过了讥讽,淡淡道:“五大氏族来了个遍,就连七十四爵的人也来了半数,京城之外的世家大族更是一堆一堆的来,礼部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宁北静静坐着,低头看着沉在杯子里的茶叶,这是好茶,礼部的珍藏,放到外面一两茶叶就够一个五口之家一年的开销。

      对于晚宴上来人的身份他并不感兴趣,因为这些人注定与自己没有太大的交集,自然也就不用去费心思的考虑。

      两个人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虽说鲜少有人会主动上来打招呼,但却还是有的。

      曹小宝也参加了今晚的晚宴,看到二人后就走了过来,今晚她穿了一身红色长裙,随意的扎着一个长长的马尾,让得本就独特的气质变得更加飒爽起来。

      只是和飒爽的外表比较起来,她的脸上却总会出现恰到好处的微红。

      像是害羞,却偏偏能够在无形中拉近距离。

      秦长鱼朝着一旁侧了侧身子,将长桌让出了一个位子。

      曹小宝看了一眼四周,这专供于礼部设宴招待来客的宫殿显得极为阔气,在肆意与内敛之间结合的无比完美,头顶淡金属的颜色将所有的烛火精确地收拢到一起,通过特质的光滑建筑均匀的铺开,确保每一处角落都不会被遗忘。

      殿内柱石之上雕刻着麒麟神凤,栩栩如生仿佛带着无穷威压,吊着殿内的气氛。

      她静静坐着,长裙铺洒落下,出身名家的气质一览无遗。

      “礼部当然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今晚来这里的人,七成都是想要和七录斋搭上一些关系。”

      作为神朝之外的大修行势力,七录斋的势力和威望都不容小觑,能够与其交好,对于自身自然有着大好处。

      秦长鱼看着曹小宝,眼中的讥讽并未有半点减弱,微嘲问道:“那曹家是不是也在这七成里面?”

      曹小宝面色不变,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淡淡道:“曹家在金陵待了太长时间,所以只能求变。”

      秦长鱼道:“金陵已经稳了几百年,往后还会一直稳下去,待在那里有什么不好?”

      “金陵会一直稳,但天下是会变的。”

      “所以曹家也想变?”

      “曹家只是想更稳的活下去。”

      秦长鱼眼中的讥讽淡去了一些,言语中反倒是多出了一丝不屑:“偌大的曹家莫不是无人了?想求变数却还不肯全力求变,只让一个女子在朝歌城里上下周旋,真不知道是你太出色,还是曹家太无能。”

      曹小宝眉头微皱,但却没有说话。

      自古以来天下的大家族都是如此,喜欢两头押宝,一方面要求变,一方面又不肯舍弃稳。

      秦长鱼嗤笑一声,不再理会。

      秦家对曹家的暗中支持还在继续,秦长鱼的冷嘲热讽也不是在针对曹小宝,不只是曹家,神朝上到达官显贵下到世家大族都是如此。

      他瞧不上这些手段,可却也清楚这些手段往往都是无法缺少的。

      “这俞子期还真是好大的谱。”

      喝了一杯茶,秦长鱼瞥了一眼主位上的空位,冷笑一声说道。

      晚宴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关虚白还没有现身,这很正常,身为这次晚宴的领导者,他本该最后一个来,如此才符合规矩。

      可在七录斋的位子上同样空出了两个,是俞子期和那位承圣境长老。

      身为客人本该提前一些到场。

      现在座位上只有另外两名弟子在,敷衍漠视的态度一点都不加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