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5章 别期待了,绝对是个大惊吓
    好在,好感值经过疯狂地横挑之后,又猛地拉升到了90%,之后升到了91%,趋于平稳。

    陈香香这才勉强稳住心绪,在系统的提示下,耐心站在楼下等着,很快,就看到了傅予淮的身影。

    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人。

    她从没有看见过那样的傅予淮,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周身都散发着冰冷而暴戾的气息,狐狸眼里没有笑意,只有深沉不化的黑,仿佛连阳光都照射不进他的心里。

    陈香香甚至一瞬间都不敢上前!

    反倒是傅予淮先看到了她,怔愣了一下,狐狸眼一弯,又变成那个笑得散漫不羁的傅予淮。“香香,你怎么在这里?”

    陈香香心里一松,笑着迎上前,“予淮,我是想找颜颜姐说药的事情,你把药给颜颜姐了吗?”

    她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傅予淮的表情,发现他的眼神没什么变化后,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虽然不明白系统刚刚为什么会疯狂警告,但她觉得这破系统或许出BUG了也说不定。

    反正系统出BUG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毕竟只是个系统,而不是人。

    “药啊,她不要,那就算了。”傅予淮拿出那个瓷瓶把玩了一下,笑容有些漫不经心,“或许她比较喜欢见效快、药效更好的药?就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心意。”

    陈香香脸上带着谅解的微笑:“我只是希望颜颜姐能好起来,会不会被误解倒是其次。”

    “嗯,你真善良。”傅予淮说着,顺手就把那瓶药收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吃甜点。”

    陈香香的目光隐晦地从药瓶上扫过。

    这瓶药是她在紧急的情况下兑换的被淘汰下来的抗癌药剂。

    系统商城里,还有更高级的抗癌药物,可惜她现在的等级权限和积分都不够。

    就算是被淘汰的抗癌药剂,那也是先进现代社会的技术。

    她还是想找机会把药送到羲和研究所去,可傅予淮偏偏一直不给她……算了,以后再想办法吧。

    ——

    “看到校园论坛上发的照片了吗,今天两大校草和校花陈香香都去滑板社玩滑板了!”

    “谢神也去玩滑板了?这张照片看上去帅了我一脸!哭唧唧为什么我没在现场!”

    “两大校草这是在battle吗?大胆猜测一下,难道是为了校花陈香香?”

    “别啊,傅予淮跟陈香香才配一脸,抱走谢神我们不约。”

    “不是,这个小姐姐是谁啊,天呐噜这动作太酷飒了吧!”

    “我在现场,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位长腿小姐姐把FYH都比下去了,表演了很完美的一套倒滑立板翻转的高难度动作,可以说是A爆全场。”

    “这不是颜家那位大小姐吗,眼睛长得真漂亮啊,原来滑板也玩得这么溜,所以可以期待一下她摘下口罩的样子吗?”

    “别期待了,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绝对是个大惊吓。”

    王梓楠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刷到后面简直要冒火,把手机重重一摔!

    她上周五难得看在朱媛的面子上屈尊降贵地去了红杨山,给席言一个机会谈谈。

    结果当天席言接了通电话就跑了,甚至都没来得及管她,让她感觉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

    她觉得颜汐一定是在装病,不然今天怎么还能把滑板玩得那么溜?

    席言也是的,明明那天她都特地说开了,他居然还被颜汐管得死死的,每天都钻进叶罄办公室埋头苦学。

    他不知道,学习也是要有天赋的吗?

    就他那种智商,怎么学都没用,纯粹是浪费时间。

    朱媛走过来,捡起她的手机,看见她最后的那条留言,眼神闪烁了一下。

    “席言那个妹妹,真的长得很丑吗?”看席言的长相,应该不会啊。

    王梓楠轻轻撇了撇嘴,“没听说她长得像香香吗,本来应该不丑的。可谁让她生病了呢,听说满脸都长了红疹子,恶心死了。”

    朱媛一想也是,颜汐在学校里一直戴着口罩,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张扬了。

    她转移了话题,“对了,这几天席言有联系你吗?”

    王梓楠抿了一下唇,这是最让她不满的,但她不想让大家知道席言没有联系她。

    那天她主动去红杨山,已经很没面子了,要是让别人知道席言没有像舔狗一样继续舔她,别人只会怀疑她的魅力。

    “当然有联系了,就是他妹妹管得太紧,不许他社交。”

    朱媛眼珠子转了转,“不如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去找席言吧。反正现在是社团活动时间,他不是很喜欢打球的吗?天天坐着刷题对颈椎也不好,活动一下也算是劳逸结合啊!”

    王梓楠正向找个借口去找席言呢,朱媛送上了台阶,她当然要顺着下。

    “好啊,那就一起去吧。”

    一行人来到高三火箭班的门口,席言正在跟陆洋、傅梦佳三人探讨某个题目。

    王梓楠看着眼前的一幕,语气有些酸:“她自己在外面玩,却把席言管得这么紧。”

    朱媛笑着说:“好了,知道你心疼了。”转身冲教室里喊了一声,“席言!”

    席言抬起头,愣了一下,但很快抬手冷静地做了个稍等的姿势,仍旧是低下头去,飞快地开始写了起来。

    这个题目是颜汐刚刚走的时候留给他的真题,席言做着没思路,才会请教陆洋和傅梦佳。

    三人讨论了片刻,终于傅梦佳有了点思路,第一个做了出来。

    而陆洋紧随其后,第二个做了出来。

    席言在两人的点拨下,终于有了思路,因此也顾不得王梓楠来找,得赶紧把题解了再说。

    他花了大概五分钟做完了题目,给傅梦佳看,傅梦佳点了点头,他才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然后收拾好文具和卷子,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而教室外,王梓楠已经等得有些尴尬、有些不耐烦了。

    席言大步走了过去,笑着跟大家打招呼,径直走到王梓楠面前,傻笑着挠了挠头,“梓楠,你来了啊。”

    王梓楠沉默了一下,点了一下头,“是啊,就来看看你,怎么那么忙,社团活动时间也不出去打打球放松一下。”

    ——题外话——

    傅大佬:多给一分是对乖孩子的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