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4章 你明明知道,我心里喜欢的到底是谁
    要装逼耍帅谁不会啊,她年纪小不懂事的时候年轻气盛得很,杂七杂八地什么都学会了一点。

    大家顿时悄悄地打量起傅予淮和陈香香他们。

    之前争着抢着教颜汐的,就数他俩最起劲,然而颜汐最后选择了谢长则。

    就,莫名替这两人感觉怪尴尬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滑板?”傅予淮的声音忽然响起,嗓音微微带着低哑,狐狸眼紧紧盯着颜汐,“我怎么不知道?”

    颜汐蹙眉:“我会的多着呢,难道要全部都跟你汇报?傅予淮,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

    金昭激动地拉着应诗雨的袖子,他已经不想做人了,他想化身柠檬精!

    “所以,大小姐是在为我们班长出气?好猛好酷又好飒,我都开始要嫉妒我们班长了!”

    应诗雨面无表情地扯回自己的袖子,“放手!”

    不过,她的目光落在谢长则和颜汐身上,眼底莫名带着一股微妙的笑意。

    傅予淮沉默了片刻,“颜颜,我……”

    颜汐:“让开,我要回去学习了。”

    毕竟马上要高考了,高三很多人社团活动时间压根都不出教室,争分夺秒地在刷题复习。

    颜汐在这方面没什么压力,但也不想在这里跟傅予淮掰扯。

    她收起滑板还给应诗雨,“谢谢你的板子,改天请你喝奶茶啊。”

    金昭忙把脑袋凑了过来,“我呢我呢,是不是见者有份?”

    颜汐笑了,点头肯定地道:“是,不会少了你的。”

    转头看着谢长则,“那,我走了,再见!”

    颜汐走了,现场尴尬地安静了片刻。

    之前的那个男生鼓足勇气上前,“那个,傅少,你脚下踩着的板子是我的……”

    傅予淮松了脚,淡淡地看了谢长则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男生抱着自己的板子,看着上面自己定制的图案被磕得碰掉了一小块,有些心疼地抱怨,“香香,你怎么随便就把我的板子给了别人啊!”

    陈香香愣了一下,不明白这抱怨从何而来,她心情不好,因此有些懒得应付。

    “抱歉,是我的错。那,多少钱,我赔给你吧?”

    旁边的其他男生一听这话,忙一起谴责那个男生。

    “不是吧,就用一下而已,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谁让你要借的呢,香香又没说是她自己用,现在用完了又来怪人,太没气度了吧?”

    男生抱着板子简直要气哭,他好心借了板子,却收获了一小块磕伤和一句“小气”。

    他算是明白了,后悔了,以后再信了陈香香他就是猪。

    谢长则原本打算走了,见男生被围攻,脚步停顿了一下。

    应诗雨赶紧大声道:“哇,你们的三观真是令我叹为观止!借东西不但连句谢谢都没有,反而被说小气,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可真厉害!”

    金昭配合着冲陈香香比了个大拇指。

    陈香香:“……”

    高三一班这些人是疯了吗,为什么一个个的这么疯狂针对她?

    ——

    “颜颜。”眼看着就要到教室了,傅予淮终于忍不住,快步上前拦住了颜汐。

    颜汐抬头,眼神微冷地看着他:“有事?”

    傅予淮一点也不在意她的冷淡,笑吟吟一如往昔,语带关切:“你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再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了。”

    “这瓶药我让人检查过,成分没有任何问题。对你的病情应该有一定的帮助,你收下吧。”

    他说着,就伸出手来,掌心里放着一个瓷瓶,汝窑月白釉暗花瓶,贺不愁的作品。

    正是那天在医院,陈香香拿出来的那个瓶子。

    颜汐:“我记得我那天在医院就说过,我不需要。”

    傅予淮坚持:“信我,这瓶药对你的病情真的有帮助,香香她……不完全是撒谎。”

    他那双狐狸眼没有笑,难得这么认真而郑重。

    “我从没有说过陈香香在撒谎,也没有质疑过这瓶药的作用。”颜汐淡淡道,“我只是,不需要。”

    傅予淮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哪怕,这瓶药真的能救你的命?”

    颜汐语气坚决:“是!”

    反正按照小说里的套路,陈香香拿出来的东西就仿佛有毒,从来不会便宜了她。

    反而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被毁,仿佛作用就是为了帮陈香香装逼打脸。

    所以,陈香香的药,她绝对不会用,永远也不会用。

    傅予淮凝视着她的眼睛,渐渐地,脸色沉静了下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真的看轻了颜汐;年幼时只以为她温柔而坚强,谁能想到,她有这么锋利而强悍的一面。

    他沉默片刻,忽然笑了笑,狐狸眼里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

    “颜颜,不要对香香这么大敌意。”双手插兜,靠着墙壁,“你要是不喜欢我跟香香走得近的话,我可以不理她的。”

    “你明明知道,我心里喜欢的到底是谁。”

    颜汐皱了皱眉,“你要是只想说这些的话,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她说完就想越过傅予淮,对方却猛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只是你的替身。”傅予淮盯着颜汐的双眼,见她的眼神半分波澜也没有,终于忍不住自嘲地低低笑了起来。

    “所以,即便是过去了四年,我仍旧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是吗?”

    颜汐深吸一口气:“你说出这种话,有考虑过你母亲吗?她希望你出人头地,所以你现在在做什么?排挤同学、拈酸吃醋、招摇过市,你现在还有点学生样吗,你对得起你母亲吗?”

    傅予淮猛地抬头看着她,那一瞬间的眼神冰冷而疯狂,眼底似乎有黑气弥漫。

    “你没资格提我母亲!”他一拳头重重砸在了墙上,之后,便嘶哑地笑了起来。

    那个笑声,有痛苦有癫狂,还有彻骨的冰冷和恨意。

    颜汐忍不住皱起眉,“傅予淮……”

    然而傅予淮忽然转身,直接离开了。

    颜汐站在原地,心里的疑窦越来越大。

    而此时,楼下,陈香香正在焦急地等着傅予淮。

    她之所以跑过来,是刚刚某一瞬间,系统忽然警告她傅予淮的好感值即将跌为零。

    整个操作界面都成了红色,疯狂地闪烁,她一瞬间差点要吓死,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题外话——

    作者(顶锅盖劝):颜宝,熊孩子带不动就别带了,毁灭吧!

    傅大佬眯了眯狐狸眼……作者卒。

    爬起,真诚求问,所以卒之前可以求一波推荐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