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51章 没个十年脑血栓都做不出来
    “像什么像,哪里像了?”颜允之面色微冷,“我们家颜颜在那里好好的呢,你们长眼睛了吗,张嘴就说像?”

    颜汐此时正站在楼梯台阶上。

    黎蔚然一抬头看见颜汐,顿时眼神一亮:“颜颜!”

    颜汐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了下来,微微颔首,“黎叔叔。”

    陈香香今天下午特意在房间了折腾了几个小时,又是化妆又是练习体态神态的,就为了把众人惊艳一把。

    她甚至特意穿上了偏礼服款的白色纱裙,露出白皙的小腿,看上去娇俏又端庄大气。

    可即便是这样,在这一刻,面对颜汐,她还是莫名地觉得自己输了。

    颜汐甚至都没有穿裙子,上身是一件百褶蝴蝶结的嫩黄色碎花衬衣,下身穿着古风暗纹的牛仔裤,略微偏卷曲的头发扎起高马尾,整个人随性清冷却又美艳的不可方物。

    她脸上戴的口罩上勾勒着大片的花朵,色彩艳丽又明艳可人,是墨染家的风格。

    即便是没露出脸,漂亮得让人慌神的眉眼还是让人不容错认,她才是真正的颜汐。

    众人都很震惊,原以为颜汐住院三年,抗癌治疗会面临各种后遗症,肯定人已经被磨得精气神都没了。

    像陈香香这种,气质弱了一些,那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一开始会有很多人认错。

    可她气质非但没有柔弱下去,反而越发地坚韧不拔,带着某种强悍无匹的力量。

    真要讲起来,陈香香的气质输了颜汐不是一星半点。

    颜允之把颜汐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大家的话题又回到了颜汐身上。

    霍啸看着面前的女孩,不得不承认,自己刚刚确实是看走眼了。

    颜倾城的女儿,颜老爷子亲自教导的外孙女,怎么会是那样一副柔弱不能自持的模样?清冷出尘、端庄大方有了,坚韧强悍的风骨却始终没能学会。

    “颜颜,霍叔叔没什么好送你的,就给你包个红包吧。”霍啸说完,转头提醒黎蔚然,“我转到你卡上了,一共八十八万,你赶紧转给颜颜。”

    黎蔚然笑骂了一声,但还是拿起手机把钱转给了颜汐。

    颜汐:“我有钱,不用两位叔叔破费了!”

    “你有是你的,他们给的那是他们的心意,你就收下。”颜允之不以为意,“总不能让你一声叔叔白叫。”

    颜汐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只能收下了,但是,她看了一眼手机短信到账提醒,不由有些无奈:“黎叔叔。”

    黎蔚然冲她眨了眨眼睛,“霍啸他是个小气鬼,包红包都不知道凑个整,你黎叔叔不小气,我给你发个一百万的红包,气死他。”

    霍啸没气死,但是旁边的李美云快要气死了。

    果然是千金大小姐,随便说两句话,就拿了一百八十八万的红包,而且,其他人还送了各种礼物,今天礼物倒是收得手软。

    一想到那些钱她摊不到一分一毫,她就气的胃疼,转头隐晦地看了陈香香一眼。

    陈香香心里也很不舒服,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如此不公平呢。

    她想要的珠宝首饰衣服和宠爱,颜汐都不用张嘴,就能得到,而自己却要费尽心思谋划。

    席景行同样很不快。

    在霍啸和黎蔚然的衬托下,他发现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好像有些不合格。

    颜汐回来,他压根没想过给她包红包,或者送她什么礼物。

    但是,这又怪谁呢,他倒是想过送颜汐礼物,可一想到颜家什么都有,颜汐有可能看不上自己送的礼物,就不好意思再送了。

    “香香。”席景行看陈香香脸色不大好,觉得不能厚此薄彼。

    在场就两个小姑娘,一堆大人,颜汐能有那么多的红包和礼物收,陈香香却什么都没有。

    青春期的女孩子最是要面子,这可不行,太冷落陈香香了。

    “说起来你上次生日,席伯伯没给你包生日红包,等会儿给你补上。”

    陈香香展颜一笑,“谢谢席伯伯!”

    她心里顿时好受了一些,最起码,席景行会给她红包,想来以他的身份,出手绝对不可能少。

    这两人说话声音都不小,颜允之转头看了过来。“姐夫,你给颜颜的红包呢?”

    席景行有些不舒服,他原本就打算也给颜汐一起包个红包的,多少算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心意。

    可颜允之这么一问,就仿佛是在逼着他送红包一样。

    他沉默片刻,轻声说:“……我等会儿一起给颜颜。”

    颜汐抬头看了席景行一眼,什么都没说。

    颜允之也就这么一问,转过头准备继续跟黎蔚然霍啸他们聊天。

    黎蔚然却忽然冷笑了一声,忽然发难:“景行,我听说颜家花费了许多力气在F研究所那边买到了抗癌针剂,那抗癌针剂呢?”

    陈香香整个人一僵。

    颜允之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朝席景行看了过去。

    “抗癌针剂是买给颜颜用的,难道……你没给颜颜用?”颜允之看向席景行的目光顿时变得锋利如刀。

    席景行早就想好了措辞,镇定自若地回答,“是这样的,颜颜答应让给了别人,对吧,颜颜?”

    女儿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一向给自己面子,她应当明白,如果自己说出真相,会给别人带来怎样的困扰。

    所以肯定会顺着自己的说辞,毕竟,她当时也表示了原谅,拿了陈香香的欠条,那就不应该再追究这件事。

    颜汐还没开口,黎蔚然幽幽道:“是吗?可我怎么听说,早在半个月前,你就把抗癌针剂给陈香香的母亲杜晓曼用了呢?那个时候颜颜在医院,压根都不知道这件事吧?”

    什么,颜汐的救命药被陈香香的母亲用了?

    那颜汐怎么办?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大家都有些震惊地看着席景行。

    早知道席景行这人性格有些圣父,动不动就喜欢慷他人之慨,可原来,连自己亲生女儿的救命药都能送给别人?

    这操作,没个十年脑血栓都做不出来!

    “砰!”颜允之一拳头砸在了大理石的茶几上,脸色阴沉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