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50章 你们打算送她什么?
    傍晚时分,席家热闹起来。

    颜允之回国,亲戚朋友都上门来给他接风洗尘。

    他本人虽然还在睡觉倒时差,客厅里客人们已经坐在一起跟席景行相谈甚欢了。

    这其中,要以颜汐的大伯母李美云的嗓门最大,甚至都越俎代庖,忙活着招呼起宾客来,半点都不当自己是外人。

    颜汐还没下去,她就咋咋呼呼的:“颜汐呢,怎么都不出来见见客人啊,小时候她不是挺知书达礼落落大方的吗,怎么长大了还害羞起来躲着不下楼啊!”

    “见什么见,颜颜生病才刚好一点,累着她了怎么办?”黎蔚然去楼上看颜允之,下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一句,顿时脸就沉了下来。

    他特别不待见席家的某些亲戚,简直到了厌烦的程度。

    偏偏这些人一点自觉都没有。

    李美云顿时有些讪讪的,她觉得颜允之的这些朋友一个个都没礼貌看不起人。

    就出来说句话打声招呼的事情,能累到颜汐什么?就金贵成这样?

    她的丈夫席景仁拉了她一把,“行了,她也是关心颜汐,这孩子毕竟都好了,总要出来见见自家亲戚的。”

    “哦,我刚刚送了她一块上百万的墨玉,你们打算送她什么?”黎蔚然轻嗤,“长辈见晚辈,总不会空手吧?”

    席景仁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有些勉强。

    颜汐那么有钱,要什么没有,需要他们这些家境不好的送礼物?

    况且,颜汐又不姓席,不完全算是他们席家的姑娘。

    席景行皱了皱眉:“蔚然,你别这样,颜颜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孩。”

    黎蔚然懒得鸟他,要说席家最不让他待见的,那就是席景行。

    “啊,颜汐下来了!”

    忽然有人说道。

    手搭着扶手准备下楼的女孩,穿着一身雪白的高定连衣裙,笑容清浅中带着几分疏离的冷,是真正大家闺秀才有的端庄大气。

    “颜汐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李美云眼神闪烁了一下,上前一把拉住女孩。

    其他人也笑:“颜汐看上去倒是跟几年前没什么太大差别。”

    “还是一样漂亮,气质好,像她妈妈。”

    陈香香被李美云拉住好一顿夸,看大家都看着自己,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各位叔伯们误会了,我不是颜颜姐。”

    “你不是颜汐?”李美云拔高了音量,一脸的惊叹,“天呐,那你们长得真的很像!”

    “要不是你自己说,我还差点以为你是我弟妹亲生的小女儿呢!”

    众人也一片哗然。

    相似的容貌、相似的衣着,就连眉眼间温润如珍珠的气质,也像极了颜汐。

    各种目光交错而来,有震惊有打探,有若有所思,也有目露怀念的。

    “这孩子,还真是长得像极了颜汐。”霍啸说着,眼底就带着几分柔和。

    李美云闻言,眼神闪了闪,拉着陈香香的手说:“哦,我记得了,你是宇尘的女儿是吧?原来出落得这么漂亮了,我险些就认错了。”

    陈香香点了一下头,眸光盈盈:“我爸爸是陈宇尘,我叫陈香香,见过各位叔伯。”

    原来是陈宇尘的女儿!

    大家更惊讶了,当年陈宇尘死的时候,小姑娘不是跟她妈妈回乡下去了吗?

    没想到居然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不对吧,陈宇尘家的那个小姑娘,我记得小时候长得并不像颜颜。”黎蔚然冷不丁地忽然插入了一句。

    李美云笑了笑:“怎么就不像了,我记得以前她妈妈晓曼就长得有点像倾城。”

    席景行赶紧说:“香香以前小五官没长开,这长开了自然就像了。”

    黎蔚然冷哼了一声,压根懒得搭理他,席景行眼瞎心盲,跟这种人争辩没什么意思。

    他起身准备走人,霍啸问:“去哪儿?”

    这时,颜允之下楼了。

    他穿着一身高定黑色暗纹西装,又高贵又张扬;一张俊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还频频回头向上张望。

    “允之!”霍啸都跟着站了起来,大步上前,给了他一掌,“你还知道回来啊!”

    “屁!我经常回国好吗!”颜允之懒得理睬他。

    他每个月都会抽时间飞回国一次,都是去看望颜汐,看完人又静悄悄地走。

    在明了小姑娘有意减少跟家里的联络之后,他连去看望她都不敢让她知道,就怕她心里带着牵挂和忧思,于病情无益。

    不过,现在总算好起来了,一切拨云见雾,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

    颜允之一出现,众人瞩目的焦点就不在陈香香身上了,而是在颜允之身上。

    颜允之被众星捧月地请到了主位上坐下,李美云推了陈香香一把,让她坐到了颜允之旁边。

    陈香香犹豫了一下下,她有点怕颜允之身上那种张扬又锋利的气息,总感觉这个人不好惹,但一想到系统发布的任务,她还是握紧拳头坐下了。

    就凭她这一张脸,颜允之也该对她多了几分柔软,少了几分犀利才是。

    谁知道她刚坐下,颜允之就曲指敲了敲沙发扶手,“你谁啊,让你坐了吗……”

    他的口气很不客气,眼看着就要发火,可在看到陈香香那张脸的瞬间,声音就消失了。

    陈香香冲他笑了笑,“舅舅……”

    之前在医院里,颜允之看都没看她一眼,之后也是直接带着颜汐坐车先走人,直到这时才算真正看见陈香香长什么样子。

    “舅舅什么舅舅,别乱认亲戚!”颜允之皱了皱眉,脸色却猛地沉了下来,很不好看。

    黎蔚然幽幽道:“刚刚大家都讨论说陈香香长得像颜颜呢!”

    他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瞄了一眼在场众人的反应,尤其是席景行和席家大房的。

    这些人倒是好算计,以为颜允之看在那张脸的份上,多少会起点恻隐之心。

    要是颜允之看上了陈香香,把她带到颜老爷子面前,那就既是陈香香的造化,也是他们的机遇了。

    可惜,颜家人个性高傲倔强,从来不屑于去供养一个西贝货。

    亲人的离世固然心痛难忍,但养个替身来慰藉思念的行为不仅是对逝者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题外话——

    黎蔚然:允之,这里有人在想peach吃呢。

    颜允之:关门,放黎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