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7章 你住在席家,是觉得自己委屈了吗?
    “香香,不用说了,颜颜的病有医生,你不用担心。”

    席景行发了话,陈香香怕再辩解下去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忤逆他的意思,引起他的反感,最终只能咽下所有的话。

    她捏紧手中的瓷瓶,隐晦地看了颜汐一眼,等着吧,总有一天,对方就会发现,她错过的究竟是什么!

    到时候再追悔莫及,也没用了,她可不会再那么好心了!

    想想自己所剩无几的积分,她内心隐隐一痛!

    不行,这药不能兑换了就这么白白浪费,她得好好利用起来,如果拿到羲和研究所,说不定能得到器重。

    陈香香深明自己出生普通,想要成功,就要付出数倍于常人的努力。

    她在市井长大,因此才更加渴望成功,她必须把握住每一次机会!

    颜汐:“那现在能说一下我被刁难的事情了?那几个混混说了,穆宇阳是因为喜欢陈香香,所以才想替陈香香出气对付我的。”

    陈香香刚想辩解,颜汐阻止了她,“我知道你不是主使,可穆宇阳毕竟是为了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会给他造成这种认知,觉得我是在欺负你了,需要他来替你出气?你住在席家,是觉得自己委屈了吗?”

    陈香香声音都带着颤抖:“颜颜姐,我没有!”

    颜汐:“你是说是他自作聪明自作主张?那我倒是想好好问问穆家了,穆宇阳针对我,难道是他们家大人授意?这到底是对我个人的不满,还是对席家或者颜家的不满?”

    这要是上升到家族的问题,那麻烦可就大了!

    穆家跟颜家还有几个亿的合作项目呢,这件事情解释不清楚,恐怕合作都进行不下去,穆家损失的可就惨重了。

    陈香香的心猛地收紧,有些慌乱。

    她相信穆宇阳肯定会抗下所有的责任,可坏就坏在,对方越是这样,穆家人越是认定她蛊惑了自家儿子。

    到时候陈香香就算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她觉得憋屈,却也只能暂时隐忍:“对不起颜颜姐,是我最近忙于学习,没有来得及向大家澄清事情的真相,让大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

    颜汐看着她:“那你最好尽快,毕竟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多耽搁一天,谣言就传得满天都是。相信你也不希望有第二个穆宇阳,是不是?”

    陈香香还能说什么?她只能低声下气地再次保证,颜汐才算放过这个话题。

    席景行因为差点把自己让药的事情也翻出来,正心虚着,自然也是一点帮陈香香的意思都没有。

    ——

    虽说身体并无大碍,颜汐还是在这家私人医院住了一晚进行观察。

    陈香香主动请缨想要留下来照顾颜汐,被颜汐拒绝了。

    “这里的高级护工月薪十几万,手握八九种证件,专业度无可挑剔,绝对比你照顾得好。你还在学习知识的阶段,精力还是放在学习上吧。”

    她的声音平淡,神情也没有任何不妥,可陈香香愣是觉得自己好像被鄙视了。

    很快,顾念风就请大家出去,颜汐需要休息了。

    “谢长则,等一下!”颜汐忽然出声。

    陈香香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没敢回头,跟着席景行匆匆走了出去。

    她出了门,便看见傅予淮还在不远处等着自己,忙朝他走过去,脸上露出个甜美的笑容:“予淮。”

    傅予淮狐狸眼含着笑,眸中仿佛只有她:“怎么,受委屈了?”

    “没有。”陈香香深吸一口气,眼神带着几分倔强孤傲,“就是心里有些愧疚,原来颜颜姐这次的事情居然跟我有关。”

    “不是你的错。”傅予淮在门外,显然也听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狐狸眼漫不经心地在陈香香那张神似颜汐的脸上掠过,忽然问,“你的药,真的有奇效?”

    陈香香顿时心里涌上无限的委屈。

    “是啊,我的药是抗癌药,不说能百分之百治愈癌症,但至少能保命。”陈香香抿了下唇,“可大家都不信我。”

    “我信你。”

    陈香香诧异地抬起头,就对上了那双温柔多情的狐狸眼。

    里面有自己的倒影,凝视自己的目光专注又温柔,仿佛自己是他的唯一,“我信你,要给我好不好,我会想办法帮你证明的。”

    “好。”陈香香心里一甜,忍不住就带上了几分笑意。

    她把瓷瓶递给傅予淮,手指轻轻划过他温暖干燥的手心,听到系统好感增加的提示音,羞涩地缩回手指,又低头甜甜地笑了。

    她没注意到,傅予淮接到那个瓷瓶后,眸光闪了闪。

    再看向病房门时,眼底俱是冷意。

    谢长则,居然还没出来。

    ——

    颜汐把人留下来后,斟酌了一下,“谢长则,你是不是很擅长培养中草药?”

    她那天去谢家赏樱花的时候,注意到了后院有一个专门的药圃,里面各种中草药长势非常喜人。

    加上他拿给自己的中药丸……

    谢长则微微颔首,“是。”

    颜汐松了口气,“是这样的,我有两株连心草,伤了根茎,我已经想了很多办法去补救,救是救活了,可是好像都不怎么长了。”她蹙着眉,有些苦恼,“你有办法吗?”

    “伤了根茎?”

    “嗯,被人从培养基上拔起来过。”颜汐有些心虚,当时阻止席言不及,到底还是有很大影响。

    她虽然立即就把连心草种了回去,可晚上去消食的时候去看,发现那两株连心草被花农拔起来扔掉了。

    她只好把两株连心草捡回来,种在了自己的房间的阳台上。

    谢长则听完,沉默了片刻:“颜颜,你不会以为,自己的技术很差吧?”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了。”谢长则微笑着说,“连心草对生长环境和条件极其地严苛,否则你们家花农也不会在发现救不活之后果断丢弃。你能救活连心草,已经是个奇迹了。”

    被伤了根茎的连心草根本就救不活。

    颜汐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足够叫人惊艳了。

    “中草药的种植,讲究的是环境和生态。你如果信得过的话,可以把连心草移植到我家的药圃里,里面有药虫和各种伴生药材,对连心草的成长很有帮助。”

    颜汐正有此意:“那就麻烦你了,我让何伯伯今晚直接把连心草送去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