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40章 难道颜汐打算一个人去约架?
    不一会儿,朱媛笑着对她说:“梓楠,他们男生那边今晚要组局去红杨山赛车,肯定会喊席言一起的,我们也一起去吧,让华子带我们去。到时候你跟席言把话好好说清楚。”

    王梓楠面带犹豫。

    朱媛知道她个性倔强,笑着挽住她的胳膊,“你就当陪我去散散心,好吧?”

    王梓楠这才同意:“那好吧,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过我不会主动去找他的。”

    她内心始终觉得席言配不上自己,一个除了钱什么都不是的草包少爷,值得她去低声下气讨好?

    王梓楠什么都没有,可她有骨气。

    ——

    下午放学时分。

    今天不用补课,席言提着书包跟颜汐走出门,忍不住松了口气:“啊,终于周五了!”

    孩子他快疯掉了,天天补习补得头秃,曾经的壮志雄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只想出去好好放松放松!

    “席言,出去赛车吧?”他以前的狐朋狗友打电话过来,“就在红杨山这边,场子都组好了。”

    席言犹豫了一下,看向了颜汐:“妹妹……”

    颜汐:“你要是保证能把这周我和叶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都完成,那偶尔出去玩一下也没关系。”

    她又不是那种死板到不通人情的人。席言跟她同岁,已经成年了,可以自己做主,颜汐没必要一直约束着他。

    更何况,她也不认为靠着死读书才能读出效果。

    相反,她会觉得那样效率太低了,纯粹是浪费时间,完全不可取。

    席言只要适应了现在的学习节奏,以后的补习会慢慢减少,到最后只需要课堂上专注听讲就好,实在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做重复而低效的事情。

    席言有些意外,但是很开心:“谢谢你妹妹!我就今晚玩一下,十一点一定会回家的,明后天我会好好学习的!”

    颜汐微笑着目送他离去。

    打了个电话给顾念风,然后转身,只身一人朝学校北门走去。

    她是去赴约的,既然约了架,总不能食言。

    而且,她不喜欢拖拖拉拉,这种事情当然越早解决越好。

    ——

    傅予淮提着书包,姿态闲散地走出校门。

    章楷笑着建议:“傅少,去红杨山飙车吗?华子他们说约了席言去红杨山了呢。”

    傅予淮狐狸眼眯了眯,“可以,叫上香香吧,她也好久没玩赛车了,带她去放松一下。”

    章楷眼里带上了笑意,陈香香飙车技术非常专业,甚至胜过他们许多人,当初跟三中那群学生打赌,还让他们圣阳的人都惊艳了一把。

    女生里能把赛车玩得这么好的可不多,陈香香又美又飒,大家当然都喜欢她。

    “行,那我把卢亦垚他们几个人都叫上,人多热闹一点。”章楷说着,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傅予淮懒散地靠着一颗香樟树,大长腿一条支起,整个人显得格外地帅气又邪气,惹得路过的女生频频回头,脸都红了。

    一群男女走了过来。

    “听说了没,张凡他们去找那个短命鬼的麻烦,短命鬼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主动约战!”

    “肯定是找人了吧,啧,菟丝花一样,还不是靠着男的。”

    “不是,好像她没找人啊!最新消息,她一个人去北门赴约了!可张凡那边还带着人准备干群架呢!”

    “哇,那可有好戏看了,张凡可从来不信奉不打女人那一套。”

    ……

    一行人幸灾乐祸地议论着,猛地看到傅予淮,忙站住,低头恭敬地喊了句“傅少”“傅学长”,便匆匆离开了。

    傅予淮低头把玩着手机,连个眼神都没给到那几个人。

    几秒钟后,他猛地抬起头,握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得骨节发白。

    那几个男女已经走远了。

    傅予淮倏地勾起书包,大步走向正在一旁打电话的章楷:“席言一个人去了红杨山?”

    “对啊。”章楷有点被他的脸色吓到,下意识地追问,“出什么事了?”

    迎面就被书包砸了个满怀,“拿着。”

    等章楷反应过来,只看到傅予淮疯狂向学校跑去的身影。

    他迷茫地抱着书包,也跟着拔腿往学校跑,可追了几步就发现压根追不上,傅予淮跑得太快了!简直是用生命在奔跑!

    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他多少年没见过傅予淮这么失态过了。

    “章楷!”陈香香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脸色有些不大好,她刚刚看见傅予淮往学校里跑,主动打招呼,结果傅予淮根本就没搭理她一下。

    “予淮怎么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笑容清浅。

    章楷摇了摇头,“不知道。”

    陈香香皱起了眉头,心里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对了,你今天看到颜汐没?”

    ——

    社办大楼。

    路清明打开窗户,看了眼窗外在暮色中扑簌簌掉落的樱花。

    “表哥,这树自从被你救活后,是不是活得太嚣张了点,怎么花开得这么旺……哇!”他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金昭最喜欢看热闹,立马把脑袋凑了过去。

    “颜汐?”路清明愣了下,“不是,她往北门走干什么,不知道那边是是非之地吗?”

    应诗雨捏着手机走了过来,“最新消息,高二二十九班张凡他们找了人说要找颜汐的约架,他们已经过去了。”

    “约架,约群架?”路清明感觉眼睛都要掉了,席家大小姐这画风不对啊!

    父母长辈口中最有知书达理的北桥市第一名媛,怎么可能跟人去约群架?

    金昭皱起眉:“不是约群架吗,可怎么我只看到颜汐一个人?她没找人帮忙吗?”

    “找谁?傅予淮吗?”应诗雨撇了撇嘴,瞄了一眼手机,“刚刚章楷还到处打电话,说傅少要攒局子去红杨山赛车呢!”

    几个人心里同时都升起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颜汐真的打算一个人去约架?

    这操作听上去很猛,可问题是颜汐不是生病了吗?

    血癌患者能打架吗,别还没动两下全身大出血,就被送到医院去抢救吧?

    “张凡他们会有分寸的吧……”路清明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