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28章 先生交代我要保证香香小姐的用车
    卢亦垚心里一喜!今天考完大家在傅予淮那边对过答案的,因为这次的随堂小测是真题模拟,难度非同一般,很多人都翻车了。

    他考的这个分数可就出乎意料了。

    晋老师:“这次傅予淮和傅梦佳都是100分,还是挺可以的。”

    “傅少成绩挺稳的。”卢亦垚笑着说,然后仿佛不经意般,“对了,我听说那个颜汐跟傅少是世交,她考了多少分啊?”

    他是故意这么问的。

    虽然晋老师说颜汐跟席言都不用算成绩,可颜汐的卷子是被晋老师拿走了的,颜汐多少应该做了几题。

    他就想知道,颜汐是不是考了个个位数的分数,甚至可能直接拿了个零蛋?

    不不不,零蛋就算了,到时候颜汐肯定强行挽尊说自己没来得及做,最好是考个个位数分数,他不介意在班上帮她宣传宣传。

    卢亦垚眼底带着嘲讽,就等着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晋老师有些意外地看了这两人一眼,他其实不想说的,但是章楷是副班长……

    “颜汐考了满分。”最终,晋老师还是给了个答案。

    卢亦垚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晋老师,颜汐考了多少分?!

    “行了行了,都放学了赶紧回去吧,没事多向颜汐同学学习。”晋老师收起卷子,准备下班了。

    不过,他等两个学生走出去后,还是忍不住,拿起那张压在最底下的卷子看了看,颇有些爱不释手。

    他掏出手机,想了想,走到窗户边观察了片刻,然后快步走回办公桌边,对着那张试卷,“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之后,果断发到一个群里。

    圣阳-晋荣:【看看你们,至于要打赌吗,搞得好像没有学生能做得出来似的。不巧,我们班一个新来的转学生就做出来了,也没多难嘛~~】

    这句话发出去没多久,群里彻底炸了。

    【卧槽,真的吗,我要裂开了!】

    【这答案,太精彩绝伦了,我怎么没想到!】

    【别凡尔赛,这个学生是谁,叫什么名字?她有兴趣来帝都大学吗?】

    ……

    卢亦垚被章楷拽着出了教务大楼,站在操场边上,整个人都傻了。

    但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的怒火!

    他没想到,颜汐到底是抄了傅梦佳的答案。

    作弊也就算了,还对着试卷照抄,抄出个满分来,简直是太嚣张了。

    她是生怕别人看不出来?真是没脑子。

    就连他偶尔偷偷抄袭傅予淮的试卷,也知道要故意改错几题,好显得比较真实。

    “颜汐作弊了!”他怒火冲冲地转头想要去找晋老师,“不行,这件事我们必须反馈给晋老师,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章楷把人拉住,“不是,晋老师都说了颜汐的考试不计入成绩,这件事就算了吧。”

    “你是说晋老师想包庇她?给她留个面子?”卢亦垚捏紧了拳头,难道又是颜家资本的力量吗?

    “出什么事了?”陈香香看见两人在这边拉扯,走了过来。

    一同走过来的,还有傅予淮。

    “没什么。”章楷赶紧说,“就是有点小误会而已。”

    卢亦垚又不傻,被章楷掐了一把之后,果断选择了闭嘴。

    傅予淮勾着书包,神情懒散,“香香,走吧,我送你回家。”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陈香香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着指了指手中的资料,“我们音乐社那边让我新谱的曲子,我刚改了一小节,得回去再合一下,予淮你要过去听听吗?”

    “新谱的曲子?”傅予淮勾唇笑了,“那我自然是要去听听的。”

    “我也去!”一听陈香香新谱了曲子,卢亦垚顿时顾不得生气了。

    自从上次陈香香谱的曲子在元旦晚会上惊艳亮相后,他就对陈香香的琴音再难忘怀。

    即便他并不懂音乐,也能感受到琴音里的深厚绵长而触动人心的感情。

    章楷也笑着跟了上去,他当然也是要支持陈香香的。

    漂亮、善解人意又才华横溢的少女,谁会不喜欢?人毕竟都是慕强的生物。

    来到音乐社,陈香香去后天拿琴,顺手瞄了一眼手机,有几条短信,一个未接来电。她视而未见,直接把手机扔进了琴盒里合上了。

    学校门口。

    距离颜汐和席言坐上车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

    席言看了眼手机,挠了挠头,“香香好像在忙,没接电话。”

    颜汐开口:“回家吧。”

    司机张安却动都没有动一下:“香香小姐还没走呢,这不大好吧?”

    他虽然是席家的司机,可早就被陈香香的活泼开朗温柔善良所征服。

    香香小姐多好啊,善解人意,能让这个家充满了欢乐,对着他们这些下人也都客客气气的,还好几次允许他开车接私活。

    至于颜汐,他直觉地就不喜欢,一个病了那么久的人,心态多半扭曲的,他没兴趣去巴结这种人,别到时候吃力不讨好。

    所以开口说出这句话,半点心里负担都没有。

    “有什么不大好?我有让哥哥通知她六点半准时走人的。”颜汐看了眼时间,“现在都已经六点四十了。”

    张安笑得滴水不漏,“可能香香小姐在忙着社团活动,没看到通知呢?再等等吧,或者我再试着电话联系一下香香小姐?”

    他觉得颜汐挺作的,一来就各种要别人配合她的时间走,凭什么?

    席言拧了一下眉,他担心颜汐的身体会不舒服,“不用联系了,直接走吧。香香那边有予淮送,没关系的。”

    “抱歉,先生嘱咐过我一定要照顾好香香小姐。”张安握着手机开门下车,脸上堆着笑,眼底却闪烁着算计,“那个,我还是打电话问问香香小姐吧……”

    “如果陈香香还是不接电话呢?”颜汐忽然问。

    张安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我要保证香香小姐的用车。”顿了顿,再次强调一句,“这是先生交代过的。”

    颜汐静静地看了张安片刻,忽然开门下车,“哥,走吧。”

    席言愣了一下:“啊,怎么走?”

    “当然是我们俩先走,既然他的服务对象只有陈香香一个人,那以后他就当陈香香的专属司机吧,对了,这辆车是挂在爸爸的名下吧?薪水也由爸爸给他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