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15章 挑拨离间失败,收养的事情还需要跟颜汐商量
    席景行正好从书房出来,看到这一幕,很是欣慰。

    “还是香香考虑得比较周到,颜颜确实没新衣服穿,不如就先再香香这边挑两件凑合着穿吧。”

    他一直担心颜汐跟陈香香相处不好,现在看陈香香这么懂事,主动向颜汐示好,乐于分享,确实是个好孩子。

    席景行眼含期待地看着颜汐,“颜颜,你看这件怎么样?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颜汐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陈香香都主动示好了,她如果不接受,不仅显得不近人情,还会被怀疑对陈香香有意见。

    何管家站在一旁看着,欲言又止。

    颜汐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合适。”

    陈香香一愣,脸上顿时闪现一抹尴尬。

    席景行的脸上也难掩失望,甚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陈香香,担心她会下不来台。

    “爸爸,你大概忘记,我已经不是十五岁了。”颜汐从容不迫,甚至还心平气和地笑了笑,“这三年,我已经长高了不少,现在净身高都有一米七三了,香香的衣服可不适合我。”

    陈香香的身高,目测也就她十五岁时一样,大概一米六二左右。

    只是陈香香似乎很善于打扮自己,还喜欢穿跟比较高的鞋子,导致视觉上拉高了不少,让人总觉得她们差不多高。

    其实颜汐这两天一直穿舒适软底的平底鞋,衣服也是随便捡了件勉强能穿上的,没有凸显出大长腿的优势。

    她这一说,大家似乎才注意到,她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确实不是陈香香可以比拟的。

    现场氛围一时有些尴尬。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是我没想到身高的问题。”陈香香赶紧道歉,一脸真诚,“希望你不要介意。”

    何管家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之前不说,是席景行陡然出现,说了好像是在欺负陈香香。

    “其实我们大小姐也不需要这些衣服……霍少下午就让人先送了一批衣服给大小姐呢。”

    所以,陈香香显摆个什么啊,当他们家大小姐是那种穷得需要她施舍衣服穿的人吗?

    陈香香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茫然。

    她似乎没料到这些,很快脸色就涨得通红,“对不起颜颜姐,我……”

    说了半天,却说不出什么错来。

    颜汐抬手阻止了她,“这个你就不用道歉了吧,是霍子昂自作主张要送衣服,跟你又没什么关系。”

    她就搞不懂陈香香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歉要道。

    她刚刚在隔壁庭院里看到那么美丽的风景,心情现在好得很,一点也不想被破坏。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上楼了。”颜汐说着,朝席景行微微颔首,便接过何管家手中的袋子,径直上了楼。

    何管家忙吩咐佣人:“对了,大小姐要插花,你去送几个漂亮的花瓶过去。”

    陈香香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颜汐提着的那两个袋子上。

    樱花枝干露出来,花枝烂漫而妖娆,美丽不可方物,一眼就能看出来,跟隔壁家院子里的如出一辙。

    所以,刚刚颜汐是去隔壁摘花去了?

    可谢长则不是一直都很冷淡不近人情的吗?连系统都无法读取他的喜恶值。

    陈香香猛地攥紧了手指,眼底有暗芒一闪而过。

    席景行有些尴尬地安慰陈香香,“我知道你是好心,没事的,这些衣服你都收起来吧。”

    “香香小姐一片好心,可惜……”席景行的助理吴亮小跑着过来,小声叹息了一下,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麻溜地让下人把这些东西都送到陈香香的房间里去。

    陈香香抿唇,迟疑了一下,忽然抬头问席景行,“席伯伯,我是不是表现得很差劲?”

    “怎么会?”席景行看着她那张跟女儿像了个七分的脸,语气温柔,“你做得很好。”

    “可是,我感觉颜颜姐有些不太喜欢我……”陈香香鼓起勇气说。

    “我昨天办生日宴,用颜颜姐的房间和首饰的事情,还有我堂哥冒犯颜颜姐的事情……”

    她贝齿轻咬着下唇,眸光盈盈,显得有些娇软又有些楚楚可怜。

    席景行愣了一下,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你怎么会这么想?颜颜她一向宽厚大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香香,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我希望你能跟颜颜好好相处。”

    陈香香有些懵,席景行的反应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颜汐做得那么明显,半点都不给席景行面子,按照席景行的性格,不应该是对心生芥蒂吗?

    “对不起!”陈香香赶忙道歉,眸光微微有些湿润,“我、我只是有些担心,担心颜颜姐接受不了我的存在……”

    她声音微微哽咽,小声道,“要不收养的事情就算了吧,我、我可以回乡下好好过生活的……”

    席景行盯着眼前的这张酷似妻女的脸,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妻子个性要强,从来不在人前示弱,颜汐基本上学妻子学了个十成十。不,甚或者,颜汐比颜倾城还要来的冷心冷情。

    颜倾城偶尔有在他面前落泪的时候,颜汐却从不会。

    她被颜家教导得太过冷静聪慧,哪怕担忧母亲到了极点,也只会在颜允之面前哭,却从不在他这个父亲面前示弱。

    席景行回过神来,皱眉,“不要说这种孩子气的话,回乡下,你怎么回?你放心,收养你这件事情,我会跟颜颜好好商量的。”

    也是颜汐回来后事情都堆积在了一起,导致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跟她开口。

    他知道,这件事或多或少让陈香香受了些委屈。

    “颜颜这两天才刚回来,这件事情还不能操之过急,等你们相处几天习惯了,我再提这件事吧。”

    席景行看着陈香香,面色温和了几分,“等颜颜同意了,我再给你办一场盛大的宴会,最近这几天,就先委屈你了。”

    陈香香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

    她今天是有些急躁了,被颜汐那几枝樱花刺激得有些失常。

    她垂下眼睛,声音恭顺,“我知道了,席伯伯,我不该多想的。”

    ——

    颜汐上了楼之后,看了一眼满衣帽间的衣服。

    霍子昂送她的这些衣服,跟送陈香香的,无论牌子还是款式,都大同小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