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7章 救命药给香香的母亲用了
    路清明直接在旁边的小茶几上大马金刀坐下,“你知道原因吗?原因就是,席伯伯收养了一个养女,她不高兴了、她嫉妒了!”

    叹了口气,“你说,她一个都快要死的人,干吗还这么小心眼啊,有人能代替她尽孝,给席家带来欢乐,这不好吗?”

    他说着,忽然感觉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一抬头,对上了自己表哥那双漆黑的眼睛,莫名感觉后背有些凉飕飕,“……表、表哥?”

    “起来,你坐错位置了。”片刻后,那双黑如点漆的眸淡淡移开。

    “啊?哦!”路清明挠了挠头,赶紧老实起身蹲在一旁。

    刚刚,差点错觉表哥眼底有一股杀气了。

    明明表哥这个人,万事万物都不入他心,小小年纪就清冷得仿佛广寒宫里的仙子一般,嫦娥都没他来得冷心冷情。

    谢长则手握书卷起身,时有风来,少年长身玉立,衣摆当风飞舞。

    他微微侧眸,神情淡淡:“妄自揣测他人,说人是非,这是你的教养?”

    路清明觉得有些冤,“我都没说什么呢!而且,那个颜汐确实做得不对啊,太没肚量了,难怪大家都叫她短命鬼……”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刻薄了?”谢长则垂眸看着他,明明语气很淡,却带着莫名的压迫感。

    “在别人家做客,还对主人出言不逊,活该你们被轰出来。”

    路清明对上他的眼神,心里打了个突,立马噤声。

    好像,他说错话了,表哥真的生气了……呜,他害怕!

    “我、我错了!”路清明赶紧道歉,“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谢长则这才移开目光,转身离开:“而且,她也不会短命——她会比任何人都要活得长长久久。”

    那个颀长如玉的身影已经消失,路清明站在原地,满脑袋都是问号。

    小朋友他有很多问题都想不通!

    ——

    颜汐睡了一觉,梦里,仍旧是纷乱的人影。

    醒来时,四下静悄悄的,天色将明未明,她走到露台上透气,之后,便戴上口罩去湖边晨练。

    身体到底还是吃不消,她没敢跑,只能徒步走动。

    这个点,这边又是别墅区,一般根本就不会有人的。

    但今天早上居然有人在湖边慢跑,对方腿长脚长,身量修长,跑步的动作充满了力量感和美感。

    颜汐饶有兴趣地眯眼看了看,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万物清明,生活可爱,她没必要为了一个陈香香而颓废。

    颜汐走了一半就折了回来,正好看见那个少年人绕湖跑了一圈回来,正往隔壁别墅走。

    两人视线对上,颜汐礼貌地笑了笑:“你好。”

    对方微微颔首,目光平静温和:“你好。”

    “大小姐!”有人匆匆从院子里跑出来,颜汐便转身直接进了自己别墅院子。

    席景行和席言都醒了,两人穿着睡衣就这么直接跑出来,看着颜汐,神情激动。

    颜汐微笑着打了招呼:“爸爸、哥哥,我去楼上洗个澡,再一起吃早餐吧。”

    等到颜汐下楼,父子俩也已经洗漱好了,看见颜汐脸上的红疹,席景行惊呼:“颜颜,你这是……”

    “用新药后的不良反应。”颜汐神情平静。

    吃早餐时,父子俩的表情沉重了几分,席景行的眼里又流露出那种痛苦而哀伤的表情。

    用过早餐,他特地约了家庭医生来给颜汐检查身体,顺便问了红疹的事情。

    “红疹倒是没什么,停药后一段时间就能自动消退,小姐要注意别碰免得留疤。”

    但是停药是不可能的,现阶段颜汐必须每天吃药,才能将病情暂时控制住。

    席景行盯着颜汐那张布满红疹、形状可怖的脸,失神了片刻。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门口传来敲门声,陈香香的声音同时响起。

    她进来后,便主动朝每一个人打招呼,之后更是主动朝颜汐道歉:“颜颜姐,对不起,昨天害你不高兴了……”

    她懂事又知礼,席景行看得很满意,拉着她给颜汐看,“颜颜,你看香香是不是很像你妹妹,你们眉眼长得很像呢!”

    颜汐抬眸,平静地打量着陈香香。

    其实陈香香跟她眉眼间确实非常地相似,至少像了个六七分。

    只是陈香香看上去更加地活泼明媚,而颜汐却沉静温婉平和,自带一种温柔的、强大的、镇定人心的力量。

    颜汐笑了笑:“现在不怎么像了。”

    她满脸红疹子,已经不复之前的模样了。

    陈香香的目光很规矩,看见颜汐脸上的红疹,就跟没看见似的,“颜颜姐会很快好起来的!席伯伯带我回来,就是想让我捐献骨髓给颜颜姐治病……”

    她说得很兴奋,仿佛骨髓一捐,立马就能令颜汐药到病除。

    “等等。”颜汐忽然转头,问席景行,“爸爸,之前您去F研究所购买单细胞注射药剂,不是已经轮到我们了吗?药剂呢?”

    席景行一愣,沉默。

    陈香香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颜汐的目光也恍惚了一下,然后就听见席景行暗哑的声音:“药已经给香香的母亲用了。”

    F研究所研究出来的抗癌药物,一针剂售价已经高达180万,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排队都得排许多年。

    颜汐等了三年才等到,结果,席景行居然就给陈香香的母亲用了?

    房间内,安静得针落可闻,所有人都在震惊之中。

    尤其是席言和家庭医生莫云,颜汐等这剂药等了多久,大家再清楚不过。

    “爸!”席言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你怎么就把药给了外人呢,妹妹怎么办?”

    这可是救命的药!没有真的可能会死人的!

    陈香香脸色苍白,手足无措地看向了席景行,而席景行也满脸羞愧,几乎抬不起头来。

    “当时情况紧急,香香的母亲也得了癌症,需要药救命。香香求到我跟前,我没办法,她毕竟是陈家的遗孀……”

    莫云听得直皱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席景行什么时候这么圣母了,女儿救命的药,人随便一求就随便让出去了?

    席景行说完心里似乎好受了些,抬头看着颜汐:“颜颜,爸爸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