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 第6章 真当席家大小姐是泥塑的,没有脾气?
    陈香香终于明白颜汐那句“希望不要扫你的兴”是什么意思了。

    她双手攥紧得指骨发白,才忍下了内心的尴尬和难堪,“何伯,请您不要开玩笑了……”

    这跟赶人有什么差别?这些少爷小姐脾气可大得很,真把他们得罪了,何管家哪里承担得起!

    陈香香希望何管家能识大体,能顺着台阶往下下,别那么不识抬举。

    同时把期望的目光投向了傅予淮,他一向很乐于帮自己说话的。

    何管家面无表情:“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大小姐的意思,大小姐说,允许你们吃完蛋糕已经是给予淮少爷跟子昂少爷面子了。”

    什么阿猫阿狗的,在他们家白吃白喝,居然还敢说他们家大小姐的坏话,哪里来的脸?

    傅予淮低低笑了两声,“给我面子啊~~”他拖长了腔调,仿佛下一秒就要发火。

    “那香香就把你的客人都请出去吧。”傅予淮忽然黑脸,却不是对着何管家。

    陈香香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难堪过。

    一行人男男女女二十多人,很快就被请出了席家别墅。

    好多人都是家里司机送过来的,这会儿司机都没赶过来,只能站在外面等。

    还是倒春寒的天气,女生穿着小礼裙站在外面,不一会儿就冷得直打哆嗦;男生也跟着遭罪,把西装外套给了女生,自己穿着单薄的衬衣冷得打摆还得装绅士。

    詹欣荣脾气暴躁,抱胸看着努力安抚大家情绪的陈香香,眼神里带着几分审视。

    “你不是说你是席家大小姐吗,那刚刚那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能有怎么回事,她撒谎呗!当谁不知道,席家本来就有大小姐的,人家正主回来了,她这个替身还算个球啊!”罗婉容不屑,她也是在刚刚才想起来席家那位大小姐的。

    那位在年幼时,曾经是整个北桥市一流豪门圈子里最耀眼的存在,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小孩。

    可惜命似乎不太好,先是席夫人颜倾城得了癌症,颜汐专心照顾生病的母亲,至此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连书都没有再读了。

    颜倾城去世,葬礼当天颜汐晕了过去,送去医院一查,好么,得了血癌。

    那个时候,颜汐才十五岁不到,之后就是长达三年的治疗时间,就彻底没在人前露脸过了。

    差一点,就以为席家那位大小姐已经故去了。

    席家欢欢喜喜地把陈香香找过来,不就是为了能代替那位真正的大小姐,承欢膝下么?

    可刚刚看来,正主似乎确实还在病中,身形削瘦,但是精气神看着还好,不像是立马要挂掉的样子。

    这本人都还没死呢,陈香香就大张旗鼓地办什么生日宴,真当席家大小姐是泥塑的,没有脾气的么?

    罗婉容觉得席家的事情特别糟心,心里对陈香香存了几分意见,要来往的心思也淡了。

    陈香香抿了抿唇,眼底浮现出一丝雾气:“婉容,我没有撒谎——席伯伯是打算收养我做养女的,所以才会传出什么席家大小姐的话,但我其实不是,我也知道我不配。”

    詹欣荣原本很气恼陈香香落了自己面子,但是这会儿看她眼眶都红了,顿时气不过罗婉容的咄咄逼人。

    “席家人有多喜欢香香你们又不是没长眼睛看不到,替身什么替身,人家收养香香就是单纯喜欢香香。只要收养关系成立,香香就是席家小姐,而且很快就是唯一的小姐,怎么了,你有意见?”

    罗婉容冷哼一声,懒得跟她吵。

    刚好车子到了,一群人不欢而散。

    陈香香把人一一送走后,脸上的笑容才淡了下来,她是真的没想到,颜汐居然不惜撕破脸来这么一出。

    她今天身份被戳穿,确实很丢脸,在圈子里丢了声望;可颜汐自己又讨得了好吗?堂堂席家大小姐,就因为嫉妒,把宾客都赶出门,简直没教养到了极点。

    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明天,席景行少不得要一通忙碌,跟各家赔礼道歉。

    丢人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

    路清明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灰头土脸地赶出来,总之,感觉很酸爽。

    那位大小姐也太彪悍了吧,豪门大多讲究面子礼仪,只要没有深仇大恨,来者是客,这样把上门的客人全部轰走,真是太失礼了。

    想必明天席家大小姐脾气暴躁不识大体的名声就会传遍整个北桥市。

    啧啧,还北桥市第一名媛呢,这名头转眼就要让给别人了。

    他没跟那群人一起等,而是直接去了隔壁表哥家的别墅。

    中式庭院里,早樱已经绽放。

    路清明想到院墙上爬满的蔷薇,想必很快也要到花期了,到时候又是满墙的浓烈。

    可惜表哥就跟万年不化的冰山似的,看着温文尔雅的,就是不给别人来蹭蹭花墙拍拍照。

    屋檐下,有人静坐在大藤椅中,穿着中式雪色长衫,膝盖上摆着一本书,樱花落了满身,清隽如同画中人。

    对方也不过是十八九岁少年模样,却眉眼生得极其地清丽漂亮,似乎都模糊了性别的界限。

    路清明不止一百次感慨过,都怪有这么一位表哥,导致他对女生的漂亮已经彻底没了概念,看谁都觉得一般般,一度被人怀疑他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

    但是鬼知道,其实他嫉妒他表哥嫉妒得很,这样的盛世美颜为什么没遗传半分到他脸上呢?

    “哥!”嫉妒归嫉妒,但路清明内心还是很怕对方的,因此走过去的步伐都放轻了许多。

    走近了,才发现表哥并没有看书,漆黑的眸子正静静地看向席家别墅的方向。

    路清明瞬间就想起刚刚受的憋屈了!

    “哥,我跟你说,席家那个得了癌症的大小姐回来了!”

    修长白皙的手指倏地轻颤了一下,手的主人倏地抬头看着他,声线清冷,“你是说颜汐?”

    “啊,对。”路清明挠了挠头,他跟对方交集太少,名字都不太记得,“好像是叫这个吧。”

    “我说哥,小时候家里长辈还老说席家大小姐礼仪好教养好,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我看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啊!你知道吗,她今天居然把我们一屋子去做客的全部赶出来了,直接让佣人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