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十八章:身染邪火
    羁听话的去找巫医了,寒霜经这一番折腾也已经困得不行了,回到草窝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翌日。

    韩霜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为首嗓门最大的就是那个胖孕妇,她的声音穿过石屋钻入韩霜的耳中。

    “寒霜你出来,你就是个灾星,是你害得羁身染邪火,你快出来认罪,再不出来我们就要进去抓你出来了,灾星,你听见了没,灾星……”

    她粗嗓门的谩骂声音中还夹杂着青青生气的劝诫声。

    “鲜鲜你不能乱说话,巫医说了羁是受伤后又受了凉才身染邪火的,你不能把邪火的事往韩霜身上推,你这是在诬陷。”

    “就是就是,鲜鲜你喜欢羁没什么,但是你不能因为喜欢羁就乱往韩霜身上按罪名,灾星是要被祭祀兽神的,你这是想借机会害死她,你心肠不能这么歹毒。”

    这次维护韩霜的是峰那粗砾的嗓音。

    屋内韩霜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羁身上有伤因泡了冷水导致受寒发烧了,这个时代可能没有发烧这个词,所以被称作身染邪火。

    发烧这件事搁在昨天她是真的无能为力,而在昨晚接收了任务奖励以后她这里正好有退烧药方。

    既然决定在这个部落里定居了,她也想为部落做一些贡献,如果能让部落发展起来,那么她以后的生活也能得到改善。

    检查了一下身上兽皮裙和兽皮裹胸的带子,确认都坚固牢靠之后她起身走出了石屋。

    石屋已经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鲜鲜还在咒骂,好几个雄性兽人也正在跟她理论着。

    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韩霜嫌烦地伸手挖了挖耳朵,接着走到鲜鲜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嘈杂的人群在她这一个耳光下去后集体安静了,不理会别人是什么表情她直接开口对青青说道:“羁在哪?我去看看他的情况,说不定有办法救他。”

    韩霜刚说完挨了耳光的鲜鲜就回过神睚眦欲裂地吼道:“你个灾星你竟然敢打我,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她一边说就一边扑过来要打韩霜。

    韩霜能独自在森林里生存这么久不光是依靠系统,更多的是她自己的本事,打架她还真心不带怕的。

    鲜鲜气势汹汹地冲来,可是她还没摸到韩霜一缕头发时脸上便又挨了两记耳光。

    这下鲜鲜被彻底打懵了,韩霜懒得理她,目光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围观的兽人,语气不带丝毫温度道:“谁是这疯女人的伴侣,怀孕了就该在家好好养胎,跑出来乱咬人那天被人打死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韩霜说完就有六个雄性兽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们被韩霜冰冷的气场震慑得不敢多言,集体抬着鲜鲜就走了。

    碍事的走了,韩霜收起冰冷的气息让青青带她去见羁。

    巫医的石屋里。

    羁浑身发烫已经陷入了昏迷,在他旁边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雌性兽人,此刻她正神叨叨地念着什么东西。

    寒霜一路跑来不顾别人的阻拦径直走到了羁躺得草窝前,伸手探了探羁的额头,滚烫的温度顺着她的手心就传了上来。

    这里没有温度计用来测量,但是韩霜隐约觉得羁的温度至少在四十度往上,这种温度放在现代那肯定是要烧坏人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