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十章:收留
    明明是炎炎夏日,韩霜却浑身发冷,她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她脑海里不断翻涌着几个血淋淋的大字,她吃人了。

    就在这无尽的寒冷中,系统精灵憨憨突然在她脑海里发出了稚嫩的奶娃音:“系统检测到宿主灵魂即将崩溃,系统将强行对宿主进行灵魂淬炼。”

    憨憨刚说完韩霜就觉得自己脑子突然一阵神清气爽,这种感觉持续了不到三秒钟便被针扎般的疼痛所替代,脑子里就像塞进了一个个刺球,刺得她脑仁生疼。

    之前融合系统时已经够痛苦的了,然而这次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融合系统时肉身再疼也会有疼麻木的时候,而这次的疼是脑仁被一遍遍焚烧的疼,最要命的是疼得无比清晰,想忽略都难。

    脑仁被一分一秒的灼烧着,韩霜感觉自己疼得快要死的时候脑子突然变得一阵清爽,所有的疼都在瞬间消失不见了,随即而来的是难以形容的舒爽,爽得让她忍不住想要呻吟。

    这一会天堂一会地狱的,打一巴掌又给个甜枣,韩霜还没享受完这种舒爽的感觉时脑海里便再次响起了憨憨的关心声:“主人你还好吗?”

    韩霜用意念回答它挺好的,刚回答完憨憨便又软萌又严肃地发布起系统新任务来:“您有新任务待完成,任务内容,护送金狼首领回归部落,任务奖励,草药的基础认知与简单的使用方法,任务失败,系统将收回植物鉴定技能。”

    憨憨严肃地发布完任务后又恢复了软萌的奶娃声音,它担忧地问着韩霜的身体状况:“主人你刚才是怎么了?灵魂都差点崩溃掉了。”

    对于这个软糯的小精灵韩霜没有选择隐瞒,她将自己吃了兽人肉的事情说了出来,憨憨听完竟然咯咯的笑了。

    傻乎乎的高兴完它才给韩霜一通解释。

    一番识海交流过后韩霜的心魔被化解了,原来真的只是野猪肉,并非什么兽人。

    听憨憨的解释兽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智慧,兽人的智慧代代相传,生活虽然落后,但他们除了战斗时化身猛兽外平时生活都和人类一模一样。

    这次的经历让她重新认识了憨憨的不简单,憨憨对这个世界并不像它以前表现的那么一无所知,它明明什么都懂,可是它却偏偏不主动去说。

    如今看来憨憨一点也不像它的声音那么天真软萌,它甚至有可能是个暗属性的腹黑。

    自从憨憨代替之前的系统发布任务后,基本不再有太过刁钻折磨人的任务了,这一点让韩霜倍感欣慰。

    系统自从多了憨憨以后发布任务的方式也变了,没有了选择权,一旦发布就只能去完成,可以失败但是不能不做,就连失败了也会有失败的惩罚,赏罚并济,更懂得拿捏人心了。

    接到了新任务韩霜也就不再躲藏了。

    刚才系统给她淬炼灵魂看起来时间长实则外界也就过去了五分钟左右。

    地面上金狼部落和鬣狗部落都伤亡惨重,鬣狗部落除了飙在族人的掩护下逃走了以外其他族人全部战死了。

    羁这边除他外也只剩下了两个兽人,一个伤势太重看样子也活不长了,另一个便是被大家集体保护下来的西。

    眼下羁和西的伤势也不轻,恢复人形的两人胸口、双腿、后背、除了脸和脖子以外凡是裸露的皮肤没一处是好的,大大小小遍布伤痕。

    他俩伤口很多但基本都是皮肉伤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最严重的是趴在地上的那个兽人。

    他为了保护西被鬣狗部落的兽人从后背偷袭了一下,巨大的伤口外翻着,伤口下是森森的白骨,骨头下的内脏也受到了损伤,血液还不停的向内脏里灌。

    这种伤放在科学发达的现代都不太好治,搁在这落后的石器时代就更不用说了,他除了等死再没别的办法了。

    一百米的距离并不远,当韩霜走到一脸难过和一脸泪痕的两人跟前时,两人好像都没发现她的到来。

    她本来想等着两人发现自己以后再开口,可是见两人都在伤心中没有察觉到她时,她便只能率先张口问道:“你们没事吧?”

    韩霜的声音并不大,她的声音清脆干净,在此刻的环境里犹如清泉直注人心。

    羁和西同时回神抬头看向她,二人眼神里分别出现了惊讶与惊艳。

    羁先收起了惊讶恢复了正常情表情,他起身站直看向韩霜询问道:“小雌性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森林里?”

    对于雌性独自在森林里羁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便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被部落赶出来了。

    寒霜不知道自己已经两次被人误会为坏雌性了,她此刻正在脑海里组织着语言,一边想一边回道:“我是和族人走散了才迷失在森林里的,我在老远的地方就听见这边有声音,顺着声音摸索过来时正看见你们在战斗,我当时害怕就藏了起来,战斗结束了我才敢过来问问你们需不需要帮忙。”

    这段话她说得真假参半,羁思想很真爽并未怀疑韩霜说的,他目露担忧道:“你一个小雌性在森林里太危险了,我是金狼部落的首领羁,如果你愿意我先带你回我的部落里生活,等你找到你的族人后再离开,你看可以吗?”

    寒霜本以为这个世界的兽人都很排外,所以之前骁他们不肯收留自己,而眼下羁的率诚邀请让她又有些迷茫了……

    愣了几秒后她赶紧回答道:“谢谢你的收留,我愿意去你的部落里生活。”

    羁的慷慨让韩霜连做任务的力气都省下了。

    两人交谈结束后地上重伤的兽人没坚持多久便没了气息,羁满脸哀伤,这次狩猎是他带领大家去深远的森林狩猎的,刚才还鲜活的八个兽人现在就只剩下满身伤痕的他和西了。

    兽人世界里想要生存是何其的不容易。

    地上满当当的猎物羁没有再去多看一眼,此刻他和西收拾着族人的尸体准备带回部落。

    韩霜看着满是哀伤的两人也加入到了收尸的行列当中。

    死去的兽人一直保留着野兽的形态,因此韩霜心里多少能少一些害怕,她帮忙捡着散落的四肢,顺便也在暗中默默地观察了一番。

    金狼兽人的本体是一种有着金色皮毛的狼,他们身体和普通的野狼差不多大,但也仅限于这个世界的野狼,远远不是前世那里的狼可以比拟的。

    一番捡尸过后韩霜还真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死去的兽人虽然也是野兽形态,但是他们的尸体和野兽的尸体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

    他们尸体的额头上都有明显的红色竖纹从皮到毛,有的是一条,有的是两条,非常鲜艳,不是染上去的,是真真实实生长在皮肉之上的,金狼和鬣狗的尸体都有红纹,反观那堆猎物就没有这种纹路。

    目前只发现了这些不同,对此她也不着急,想要彻底了解这个世界还得一步一步慢慢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