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八章:寻找智者
    不再理会他们不信的表情,韩霜继续吃着煎肉。

    骁脸上的情绪只维持了一瞬便隐藏了,他抬眸看向韩霜眼神变得很是严肃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韩霜回敬他的目光认真点头道:“真的,我没有理由去骗你们。”

    骁听了她的回答眉头微拧,长长睫毛下的瞳孔一片深幽。

    其余的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鸣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两下吃完手里的煎肉,一脸意犹未尽地道:“韩霜,你能给我们再煎一些吗?我还能再吃十块。”

    说完他看向咏,咏见了立马跟着附和到:“我也再要十块。”

    捷不甘落后:“我一样再吃十块。”

    三人争先恐后的报数,唯有骁一脸深沉地嚼着手里的煎肉没有说话。

    韩霜也不问他,拿过洗好的肉块继续煎了起来。

    煎肉的滋滋声惹人嘴馋,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石板上的煎肉,砸吧了一下嘴他继续向韩霜问道:“韩霜,你能给我们说说你那里都是怎么做吃的吗?我看你昨天也是这样用石板烫肉吃的。”

    韩霜听他询问努力的回忆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们那里对食物的做法有很多很多种,例如、煮、煲、炖、烧、焖、烩、煎、炸、炒、爆、扒、煸、煨、熏、烤、蒸、烘、烹、熬、烙、溜、卤、涮、炝、泡、腌、白灼、清蒸、清炖、红烧、麻辣、酱爆、鱼香、糖醋、宫保、脆皮、香酥、干煸、盐焗、五香、砂锅、三鲜、粉蒸、醉、豆豉、怪味……等等。”

    她一边说鸣一边掰着指头数,她说完后鸣就一脸夸张道:“你说了四十六种,这么多的吗?那你都会做吗?”

    鸣的不耻下问让韩霜有些囧,她虽然知道这么多烹饪方式,可是说起来她会做的也并不多,前世南方和北方的口味相差极大,为了能吃到自己想吃的菜她才学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菜色,方便在异地他乡时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如今的境地连盐都没有更别说做菜什么的了,现在说了那是天方夜谭。

    见她久久不语鸣有些不解地继续问道:“韩霜你怎么了?你是想你的国家了吗?”

    听到鸣的询问韩霜赶紧顺坡下驴道:“是啊,我想我的国家了,可惜我来这里三个月了也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

    韩霜说完心底便由然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思念,这股思念让她整个人都显得忧郁了起来。

    鸣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为了缓解她的情绪便赶紧把话题岔开道:“你刚才说的那些方法里是不是有个叫做盐焗?”

    藏匿起心底的那份思念她点头回道:“是,我们那里把食物的各种做法统称为烹饪,烹饪的方式千变万化,我也只记得这四十六种名称,至于盐焗便是诸多烹饪方式中的一种,我们现在的这种做法叫做煎,你们昨天那种方法就是烤,至于盐焗的做法最离不开的便是盐,对了,你们这里有盐吗?”

    “有。”回答她的是骁那冰冷且富有磁性的声音,此刻他手里的肉已经吃完了,一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就那么盯着石板下的火焰。

    石板上的肉再次煎好了,这次只煎了四块,韩霜自己已经吃饱了,剩下的她分别分给身边的四人。

    骁接过她递来的煎肉看了一眼道:“你的呢?”

    “什么?”韩霜有点没反应过。

    “你自己的煎肉呢?”骁冷淡解释。

    “我已经吃饱了。”说完她反问道:“你们有盐为什么昨天烤肉时不用?”

    骁慢条斯理地吃着手里的煎肉,待口中肉咽下肚后才淡漠道:“盐是用来治病的,就算是超级部落也不能随意挥霍。”

    他的回答让韩霜明白了这个世界里盐的贵重性,身体缺盐确实会出现很多问题,严重的也确实会生病。

    盐都是奢侈品,这个世界得多落后啊。

    一顿煎肉过后并没吃掉野猪身上多少肉,那么大一头野猪吃不完的全部也就浪费掉了,虽然可惜但是寒霜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将其收入指环空间。

    一顿饭包过后,韩霜旧事重提:“我能跟着你们一起走吗?我想跟你们一起回部落里生活。”

    这个请求是韩霜第二次提了,第一次骁没有回答她,这次她是想征求其他三人的意见。

    骁脸色有些难看,这次他依旧没有回答,反观其他三人也都是一副“我不行,别看我”的表情。

    鸣他们三个的神情很是惶恐,他们集体无辜地看着骁,那眼神像是无辜的受害者在等骁给他们最后一个公平的审判一样。

    从几人的表情中韩霜明白了骁才是他们的老大,只有骁点头了才能决定她的去留。

    见骁阴沉着脸迟迟不肯开口,韩霜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不想再难为别人了,事已至此是该另作打算了。

    最后再看了一眼骁,一眼过后她果断起身向山洞的方向走去,既然决定离开就得提前做些准备才好。

    她走后骁默默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说不出的黯然。

    他的情绪被三人尽数看在眼里,鸣对他很是不解道:“骁,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答应她呢?她还没有和别的兽人缔结过伴侣,虽然还小了点,可再养两年后便能结伴侣生幼崽了,我们部落又不是养不起她这种未成年雌性。”

    鸣的话让骁认清了自己的心思,在部落的存亡和私人感情中,他选择了前者:

    “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寻找祭司预言中的智者,没找到智者之前带着她只会显得累赘,这片森林没有什么大型野兽,其他兽人也不会来这么偏远的地方狩猎,她在这里生活比跟着我们更加安全,等我们找到智者后,我再专程来这里带她回部落。”

    他的解释让鸣三人无力反驳,智者是部落的未来,不是一个小雌性就能比较的。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正在讨论的人已经决意离开这里重新找地方生活了。

    山洞前。

    韩霜回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这头没吃完的野猪。

    走到野猪跟前,她心疼的把鱼篓从空间里取了出来,为了装这头野猪她只能狠心的舍弃鱼篓了。

    野猪肉可以够她吃很长一段时间了,而鱼篓暂时是用不上了,鱼篓没了可以再编,野猪肉可是错过就再也不会有了,至少她杀不死这么大的野猪。

    收了野猪后她看了一眼她生活了三个月的地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骁的挺拔身影,压下心底的那抹失落,她转身没入了北面的草丛里。

    寒霜离开了,骁他们一无所知,此刻他们也起身踏上了寻找智者的旅程,随着他们双方的离去森林再次恢复了以往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