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六章:语言天赋技能
    这次的任务是一个强制性任务,若不是那条蛇的出现她根本不会这么顺利的完成,虽然对这种强制性的任务心有不满,可是接受奖励时她又没那么生气了。

    这次系统奖励的是语言天赋技能,和上次一样,憨憨直接将语言天赋技能植入了她的大脑。

    植入时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憨憨给她提示后她才知道已经植入完成了。

    正准备问憨憨语言天赋技能怎么使用时,一道很有魅力的男性声音径直传入了她的耳中:“小雌性你准备洗多久?”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韩霜吓了一跳,她循声望去,只见一具极具男性魅力的身体撞入了她的眼帘。

    这副身材确实很诱人,之前遍布粘液时就已经欣赏过了,此时他洗干净以后对视觉的冲击力就更大了。

    那黄金比例的八块腹肌配上他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无一处不散发着男人那野性的魅力。

    他如此迷人好看,韩霜不禁都有些想要见色起意了。

    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她正想试着交流时却不料眼前的男人竟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她横抱了起来,随即而来的还有他那略带懊恼的声音:“我怎么忘了,你这个小雌性还是个呆傻耳聋的小雌性。”

    他说完就迈开修长的双腿向岸边走去。

    浑身赤裸的寒霜突然被这么个俊美的男人抱在怀里,她一瞬间就熟了。

    双手护在身前,她扭动着身体想要从男人怀里出来,此刻骁才发现了她的不一样。

    骁那双墨绿的眸子不受控制地看向怀里扭动的小东西,他只觉口齿一阵发干,很想去舔舔怀中这个小雌性挂满水珠的肌肤。

    他心里这么一想,嘴巴跟着就付出了行动。

    他低头用舌头舔舐着韩霜脖子上的水珠。

    “啊!~你干什么?”

    韩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连带说出的话音都带着一些颤抖。

    羁在她的惊呼下抬起了头,此刻眼中尽是寒芒道:“你不聋?”

    “我不聋。”韩霜语气坚定。

    “为什么要装聋?”骁内心充满了怀疑,他有些怕自己内心的想法,怕怀里的雌性是蓄意接近他。

    他的变化让和他肌肤相亲的韩霜瞬间就察觉到了。

    看似俊美温和的男人,没想到冷起来比冰山还冷,就算是和他肌肤相贴也依旧让人冷得打颤。

    韩霜能感觉到,这次的回答如果不让他打消怀疑,他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死自己。

    本以为是上天派来救她于水火的,没想到却是阎罗送来索她小命的。

    环抱身体的双手紧了紧,她透亮的双眸直视对方深邃的瞳孔道:“我对你确实有所图,我可以给你解释,但是请你把我先放下来,容我穿上衣服在和你细说。”

    骁看向怀里抱着的白嫩娇躯,他瞳孔微缩,最后收手将人放下。

    双脚沾地,韩霜顾不得羞臊,她转身跑向河边直接跳入水中,搬开一个石头拿起衣服就开始穿。

    衣服之前因为食人花的汁液干在上面了,为了泡软后清洗她就把衣服用石头压在了水中。

    慌乱地穿着衣服,从内衣内裤到衬衫裤子,全部穿好后她提着运动鞋上岸接着穿了起来。

    穿好后,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她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也尽数被展现了出来。

    有了遮羞布韩霜的动作明显放松了很多,走到骁跟前,她开口解释道:“我叫韩霜,很抱歉之前对你装聋作哑,我是迷失在这片森林里太久了,太想要出去了,所以才装可怜来博取你的同情,然后让你带我离开这里,为了出去我利用了你,实在是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自私。”

    骁在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盯着她的眼睛看,确定她没有说谎后才收起了一身的冷芒。

    韩霜见他收起了冰冷的气息,心知自己算是活下来了。

    之前语言不通好多问题她没法问,眼下语言天技能让她有了和这个世界的沟通能力,她当然得物尽其用。

    “你叫什么名字?”

    “骁。”

    骁回答的很冷淡,和之前对韩霜的态度比相差甚远。

    “我能不能一直跟着你生活。”

    沟通就像是一座桥梁,能让人畅通无阻的传递讯息。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有些信息的传达,如果不说得清清楚楚,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产生误会。

    眼下韩霜便是,她那一番话放在骁的耳中无疑是在征求结伴侣的意思。

    可是韩霜她哪里晓得她的话竟有主动求偶的意思,此时她还一脸期待的等着骁给她回答。

    面对韩霜的请求骁没有直接答应,一个转身他就没入了回去的夜色之中。

    石洞前。

    此时咏和鸣都已经回来了,两人正在处理着一只野鹿。

    两人手握石刀一刀刀划拉着,那种钝刀子割肉的声音真叫人牙疼。

    韩霜跟着骁回来时三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干活了。

    捷正在折腾一堆木柴,他手里拿着两块黑色的石头来回摩擦着,每一次摩擦都会出现许多小火星。

    生火是个费力的活儿,韩霜帮不上忙,只能跟着骁一起等待着。

    十多分钟的摩擦捷终于点燃了火,此时鸣和咏也处理好了鹿肉,看着被串在树枝上的血淋淋的肉块,韩霜不禁有些犯愁,这些人烤肉都不带洗的吗?看向那还带有血和鹿毛的肉块她就一阵无语。

    石器时代的烹饪不指望有多好吃,但是至少也得洗干净了再吃,韩霜实在无法接受这种不干不净的食物。

    起身来到野鹿旁,她拿起匕首就开始割肉,挑着野鹿前腿的地方割了一块,割下来后她起身向河边跑去。

    她一系列动作引得鸣他们三人连连注视,直到洗完肉又回到火堆旁三人都没有收回目光。

    同样是烤肉,咏和鸣都是钝石刀割肉,肉被搁得很不美观,反观韩霜割下的肉整齐平滑。

    火堆旁她把洗干净的肉放在顺手带回来的石板上慢慢煎着,饿了一天了,她直勾勾盯着石板上的肉慢慢变熟。

    骁没有动手烤肉,他看着韩霜的那块肉眸光忽明忽暗地问道:“你刚才割肉用的是什么武器,它很锋利。”

    韩霜一直盯着鹿肉并未发现骁忽明忽暗的眼神,她伸手将鹿肉翻了一下后如实回道:“我用的是匕首,一种用铁矿淬炼后制作的武器,和你们的石刀体积差不多大小。”

    骁听完紧接着又道:“铁矿长什么样,又是如何淬炼的?”

    韩霜被问的一愣,铁矿她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在前世的世界里她上学并不多,所以对矿并不是很了解,不论是什么矿石她都仅限于偶尔看过的画册图片,至于冶炼技术她就更不懂了。

    戳了戳石板上的鹿肉,她为了掩饰尴尬而故意岔开话题道:“肉熟了,我快饿死了。”

    说完她就对着鹿肉吹了两口气后一口咬下。

    来这里的三个月里这是吃得最好的一次,之前因为系统的缘故她吃了不少难吃的东西,野草那次都算是好的了。

    一块没有任何佐料的烤肉就这样下肚了,饥饿感也一扫而空,拍着吃饱的肚子韩霜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骁在韩霜岔开话题后就一脸冷漠的盯着火堆,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吃饱后韩霜把鞋子脱下来放在火堆旁烘烤,累了一天了,她此时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顾不得身旁的四个陌生男人,她向后一倒便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三个月里她独自一个人时的高度警惕,此时在骁他们面前她不知不觉就松了警惕,紧绷的神经得到松懈让她就这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