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五章:语言不通
    一时间气氛有点诡异的安静。

    一个羞怒,一个深思,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

    气氛越来越微妙,韩霜正在想着要不要开口打破局面时,突然一个东西从地上飞窜而起,直奔眼前男人的后背而来,速度之快让她都来不及提醒对方。

    “呲~”

    伴随着一道口器入肉的声音,眼前的男人就被袭击了。

    这时她才看清了偷袭者的面目,竟然是一条蛇。

    情况紧急,她无暇顾及其他,两步跑到男人身后,握着匕首就把准备逃跑的蛇斩成了两截,随即身体前倾贴近他的背张嘴就附上蛇咬过的地方使劲地把毒血往外吸。

    韩霜忙得晕头转向的,可受害人却貌似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骁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就连被蛇咬了也没见他露出丝毫表情,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一样。

    他静静地矗立着,仔细地感受着后背传来的触感,内心也跟着一起揣摩着。

    原来小雌性的嘴唇是清凉且软糯的,小雌性的触碰竟是会让人心头发痒的,小雌性的身体更是软乎乎又暖洋洋的。

    骁内心所想韩霜一概不知,此刻她一心只想着把毒素尽快吸出来。

    这个世界没有血清之类的来解毒,一但毒素进入心脏,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就要凉凉了。

    换作以前她顶多感叹一声可惜了,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身前这个男人是她在这个世界里遇到的第一个人,以后能不能过上群居生活都得靠这个男人了。

    如果他愿意收留又或者愿意带她出森林,她以后就不用一个人过着野人生活了。

    韩霜内心所盘算骁也无从知晓,他现在只被韩霜这一下下地允吸搞得身体热的不行,有什么东西想要呼之欲出一般,他很奇怪自己身体出现的变化,以前可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韩霜连续吸了十几口血才停了下来,看着伤口被自己吸得有些发白,她感觉吸了这么多差不多蛇毒也该被吸完了。

    随着她动作的停下,骁也转过了身,看着她还沾有血迹的柔软唇瓣骁双眸暗了又暗道:“小雌性辛苦你了,那条蛇其实没有毒。”

    韩霜听到声音仰头直直看向骁那好看的嘴唇,因为一句也没听懂,所以她有些迷茫。

    她的迷茫被骁尽收眼底,以为她是害怕才会如此,于是就再次给她解释道:“小雌性你别害怕,那条蛇没有毒,我一点事情也没有。”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富有磁性的优美音乐一样让人既沉醉又安心,可是这好听的音符落在韩霜的耳中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

    韩霜不迷茫了反而变成了一脸的沮丧,她亲眼证实的,对方说得语言她一句也听不懂,忒气,忒郁闷。

    语言不通她也懒得开口说话了,因为说了也是白说。

    指了指男人的嘴巴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一通比划,比划着自己听不懂他的语言。

    然而她的比划到了骁眼里就变成了别的意思,骁以为她比划的是她听不见声音,以为她是个聋子,于是就给她投去了一个同情小可怜的眼神。

    韩霜见了他的表情以为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而同情自己,也就顺着他同情的眼神回了一个哀伤的眼神。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他们两人却牛头不对马嘴的用眼神互相交流了一波。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荒唐的快过完了,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韩霜肚子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

    “咕~咕噜~”

    骁听到她肚子发出的饥饿声,看她的表情更加怜悯了。

    韩霜自动忽略了他那同情的眼神,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然后对他发出了一声求投喂的声音:“啊~”

    骁被韩霜一连串的举动逗笑了,他这一笑险些愰花了韩霜的眼睛,他的笑犹如冰山遇骄阳,刹那一瞬就让人铭记于心难以忘却。

    韩霜知道自己有些犯花痴了,慌乱地收回目光,她再也不敢去多看眼前这个男人一眼,她怕这个男人会一不小心晃进自己的心。

    韩霜收敛的很快,骁也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以为她是饿了才会害羞的低下头的,骁不再管她害不害羞,拉起她的手就向食兽森林外面奔去。

    骁的速度很快,韩霜使出全身力气才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然而她却不知,她此时的速度让骁心里微微一惊。

    骁虽然没有化身兽形,但是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此刻虽然刻意放慢了速度,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上的,能跟上他的速度足以证明韩霜的厉害。

    奔跑中寒霜自己也发现了自己跑得很快,从两侧迅速被甩过的植物就能观察出来。

    对于身体的一些变化她知道是洗经伐髓后的成果,只是还没全部挖掘出来。

    被人拉着一路疾驰,她来时花了快两个小时的路,此刻硬是被半个小时跑完了。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韩霜表示造化弄人,早知如此在石洞里安安静静等他上门多好。

    此时一直焦急等待的捷他们三兽人一见骁回来就全部围上来察看,一边察看一边询问骁的情况。

    咏最先看到骁背后的伤口,他满是惊恐地问道:“骁,你被蛇咬了。”

    骁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道:“别紧张,我是为了试探小雌性故意被蛇咬伤的,那是条无毒蛇,小雌性通过我的考验后我就把她带回来了,可惜她是个耳聋的雌性,我没看出她是什么种族,你们也看看,看认不认识。”

    从刚才开始韩霜一直被晾在一边,等骁对三人说完以后才拉着她给三人观看。

    韩霜觉得自己像个展品一样被他们围观着,这三个长相也很英俊的男人对着她又是嗅又是闻的,这种情况让韩霜觉得很是崩溃,看了看自己一身干掉的绿色粘液,她尴尬的从三人围观中挤了出来然后拉着骁就是一通比划。

    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接着指了指河的方向,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再指了指骁。

    她想表达自己身上的衣服很脏想去河里洗洗,但是现在肚子又很饿想让骁去找点吃的。

    然而骁以为她是想邀请自己去河里一起洗澡。

    其他三兽人也均理解成这个意思了,他们三个眼神中都满是震惊。

    韩霜说完就走了,所以并未看到他们三个眼神中的异样。

    她前脚刚走了五分钟,后面捷就忍不住对骁说道:“骁,你以后是要继承部落首领的兽人,这个雌性她配不上你,虽然雌性很珍贵,但是部落里的族人肯定不会同意你跟这个耳聋雌性结伴侣的,更何况苗苗一直都很喜欢你,族人都希望你和苗苗能结为伴侣。”

    捷的一番话让本来没有表情的骁立马冷下脸来,他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三人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捷的脸上说道:“我和谁结伴侣是我的事情,以后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同样是一身粘液,洗漱当然必不可少。

    他走后,鸣才敢去劝说捷:“捷,你操心的太多了,骁是一个高傲的兽人,苗苗已经有两个伴侣了,你觉得骁会稀罕她那种雌性吗?尽管她是部落里最美的雌性那又怎样,她已经有了第一和第二伴侣了,骁是那种为了生崽就会排在别人后面的兽人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和咏去狩猎了。”

    鸣说完就和咏走了,只剩捷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河里。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冰凉的河水里韩霜静静地泡着身体,食肉花的粘液干了后挺难清洗的,没有多余的衣服换洗,为了不裸奔她只能这样一直泡在水里清洗衣服。

    清幽的河面上,她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此刻她正在用意念和憨憨交谈着,因此也没发现骁的靠近。

    识海里憨憨正在给她传送任务奖励,之前她帮骁吸蛇毒时竟误打误撞完成了收集十滴血液的任务。

    那时她不知道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既然已经完成了,那肯定是要赶紧吸收任务奖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