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三章:骁
    系统融合时的洗经伐髓将她体内许多的杂质都排了出来,此时她身上臭得像臭水沟一样。

    从地上一骨碌爬起,她三步并做两步直接冲进了河水里。

    夜晚的河水比白天更加冰凉了,刚落水她就浑身打了个机灵。

    河水的流动冲刷着她身上的污垢,她在水里一边脱衣一边游动,灵活的像一条鱼一样。

    为尽早摆脱这身臭烘烘的味道她三下五除二就脱了个精光。

    月辉下,微风吹来,河面泛起层层粼波,那带着点点星光的河水里她如一尾雪白的人鱼自由嬉戏。

    她的嬉戏并未持续多久便被一阵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打断了。

    感受到河水的细微变化她不敢再有丝毫的逗留,迅速捞起湿漉漉的衣服就往赤…裸的身体上穿。

    血腥味逐渐从淡变浓,除此之外她还感知到一股陌生的气息,那气息很冰冷、很危险。

    穿戴完毕她迅速爬上了岸,上岸后她踮脚透过野草顶部的缝隙悄悄地向河上游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就让她遍体生寒。

    河流上方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扔着一具硕大的尸体,除去被野草淹没住的部位,光看那露在外面的上半截就比大象还大。

    那具尸体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体积庞大的像恐龙一样,细思极恐她脑海里瞬间闪过侏罗纪公园里演得场景,难道是遇到了食肉恐龙!

    遇到危险,只有一种办法最有效,那就是逃。

    一路狂奔了十几分钟,她回到了这段时间夜晚休息的地方,这是一个狭小的石洞,刚好够她躲藏,如果再小点她可能都住不下了。

    蜷缩在石洞里,她双眼紧紧注视着洞外,这个石洞洞口不大,若真是食肉恐龙躲在这个石洞里比暴露在荒郊野外更加安全。

    河边。

    韩霜前脚刚走了有半个小时,后脚这里就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长相俊美却不失狂野的男人,他一头墨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身后,深如幽潭的双眸尽显深邃,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微抿的红唇,篆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它们完美的组合在一起犹如艺术大师精心研磨出的画作一样迷人。

    微风轻拂,他那如墨的发丝随风划过他那冷俊的脸庞,画面之美让人一不小心就要沦陷进去。

    此时他下半身侵泡在冷冷的河水之中,然而上身却未着寸缕,完美的肌肉线条勾勒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极具诱惑力的身躯对人视觉的冲击力极大,好看的让人目眩神离,不知是什么样的父母竟能生出他这样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

    他那迷人的身姿只停留了一会便转身离去了,逆着河流他向那具巨形尸体走去。

    此时尸体旁已经多出了三个男人,他们身形修长身高皆在一米九五以上,三人肌肉紧实的上身都是光着的,下身却只穿着一个兽皮制作的短裙,三人的短裙颜色都不一样,不过一样的是三人的兽皮裙上都沾满了鲜血。

    不一会儿河里那个完美的男人上了岸,他也穿着一件兽皮裙,兽皮纯黑不带一丝杂色,兽皮裙下是一双修长且不失肌肉美感的大长腿,除了好看还是好看。

    走到三人跟前,他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随即只见三人迅速的处理起尸体来。

    ——

    夜晚很快过去了,山洞里因为蜷缩而导致双脚发麻的韩霜突然醒了过来,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此刻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试着活动了一下腿脚,她忍着麻木感慢慢向山洞外爬。

    山洞并不深,距离洞口也就四米多一点的距离,没几下她就爬出来了。

    出来后她从空间里取出匕首,拿着匕首在四周查看了一番过后,确定没有危险才准备去河边查看鱼篓。

    编制鱼篓的方法是有一次做完系统发布的吃野草任务后奖励的,那次也是饿极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吃一顿野草也没什么,任务也就顺带做了。

    一路穿过茂盛的草丛来到河边,踮脚望去昨天那具巨型尸体已经不见了,只剩秃了一片的野草地,兴许是被食肉恐龙吃掉了,没多停留她直奔放置鱼篓的地方走去。

    鱼篓一共四个,分别放在不同的位置,她先去了最近的一个放置点。

    到了地方她取出放置的鱼篓,拿起来一看什么也没有,对此她已经习惯了。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世界动物植物包括昆虫都比前世巨大化了四五倍,为什么鱼却那么小。

    拍了拍脑袋她抛却鱼大小的问题接着去查看第二个鱼篓。

    结果和第一个鱼篓一样,一无所获。

    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也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受到血腥味儿的影响,四个鱼篓竟然都空空如也,就连平时在河里悠哉闲逛的小鱼苗也全部没了踪影。

    站在河边她秀眉微蹙,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生存了,是时候离开了,从昨夜的危险到今天鱼群的消失,种种状况让她有些不安,感觉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思索一番过后她便不再犹豫,把四个鱼篓绑在一起放进空间的第三格里,再就近摘了一些大树叶装满水放在空间的第四格里,五个空间方格就只剩最后一个空着了。

    也幸亏从憨憨那里了解到同一种物品可以放在同一个方格里,不然还真得浪费掉几个鱼篓。

    鱼篓是她练了好久才编制成功的,扔掉未免太过可惜,眼下这种野外生存更应该珍惜资源,随身带上下次遇到河流也可以直接使用。

    一切准备妥当后,她蹲在河边洗了把脸,漱过口之后就紧接着喝了一肚子水,感觉不到饿了她才起身向东边出发。

    ——

    骄阳似火,草木困倦。

    韩霜离去有两个多小时后昨夜那个英俊却不失狂野的男人就带着另外三人寻到了她昨晚睡觉的石洞外。

    骁深邃且夹杂着凌厉的眸光扫视了一圈后才开口对身后三人说到:“那个雌性不在了,捷、鸣,你俩去附近找找,咏、你到洞里查看一下。”

    骁吩咐完后,只见捷和鸣瞬间变成两只巨大的鸟飞走了,就连咏也化身成大蛇向洞内钻去,他虽然没有水桶那么粗,但是距离水桶也差不了多少了。

    此刻如果韩霜在,她绝对会大呼一声妖怪。

    三个兽人探查并未用多长时间,不一会儿捷和鸣便陆续回来了,不等骁开口问,鸣便提前说到:“骁,那个雌性在东边,她进入食兽森林了,要不要过去救她?”

    鸣话音刚落捷就开口道:“骁,我觉得还是别去,食兽森林太危险了,况且一个被赶出部落的雌性肯定不是什么好雌性,我们还是别管她了,别为了一个坏雌性去冒险。”

    捷的话得到了鸣和咏一直的认同,他们连连点头劝骁别管了。

    骁在三个兽人的分说下微微蹙了下眉头,他完美的容颜就这样多了一丝不耐。

    他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未被人发现便已恢复了冷漠:“她身上的气味很特别,和我熟知的种族都不同,你们留下,我去救她。”

    他的声音很好听,但却充满了专横与独断,尤其是那种王者才有的威慑让捷他们生不出半点反驳的心思。

    捷、鸣、咏一起张了张嘴然后又顺从地点了点头。

    见此骁一个转身就化成一道黑影消失在东边的天空。

    食兽森林。

    这里草木相对于来说较为矮小了很多,和别处遮天蔽日的树木相比此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韩霜并不知道这片森林的名字,此刻她浑身被恶心的绿色汁液浸湿完了,一路走还一路嘀嗒着绿色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