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兽世:系统逼我去修仙 > 第二章:融合系统
    铺天盖地的痛让韩霜整个人为之崩溃,系统的提示刚一消失她就迎来了这波疼痛的侵蚀。

    随着浑身钻心刺骨的疼痛外还有脑海里机械的提示音:“系统融合度1%……系统融合度2%……系统融合度3%……”

    每一次的提示随之而来的都是更加难熬的痛苦,如果说孕妇生产有十级疼痛,那么这里的1%便是那最疼的第十级,到2%时疼痛已经翻倍上涨了。

    韩霜疼得面目扭曲浑身痉挛,她感觉自己死了都比这等折磨要强。

    “4%……”

    融合度还在上升,此刻的疼痛比之前更胜一筹,之前是肌肉血脉骨骼被揉碎捶打的痛,现在就是在用石磨一点点碾碎再拼凑的痛。

    她的感受没错,随着系统的融合,她的身体也被揉碎重组着。

    肌肉,筋骨,经脉,等等。

    “5%……”

    她觉得心脏碎了,一片一片的。

    “6%……”

    肝碎了,一丁一丁的。

    “7%……”

    脾胃肾都碎了,一粒一粒的。

    “8%……”

    内脏全碎了,一糜一糜的。

    “9%……”

    脑浆像是炸裂了。

    “10%……”

    随着融合度的增加,韩霜的身体被彻彻底底的凝炼了一遍。

    心肝脾胃肾,筋骨血肉髓,全部被洗礼。

    融合度停留在10%不动了,在疼痛中浮浮沉沉的韩霜终于缓了口气,身体的洗炼已经结束,可是她依旧在疼痛的余威下久久不能缓解。

    系统融合停止后,她的身体已经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了,因为没有缓和过来她一直躺着没有动。

    此时的天已经黑透了,遥远的苍穹之上挂满了璀璨的繁星,一轮半月被繁星围绕着熠熠生辉。

    月光的清幽与蛐蛐的诵吟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唯美,寒霜几乎要沉醉其中了。

    系统的融合虽然过程极度痛苦,可是给她带来的变化也让她为之心动。

    心清眼明,对世界的感知都变得清晰了,双眼是她曾经不曾有过的明亮。

    这种改变让她对系统的嫌弃减少了几分,虽然那九十九个任务都让她想暴揍系统,可最后这个回馈又让她心暖了很多。

    来到这里三个月了,她很明白现在的改变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这里生存艰难,她本来视力并不算好,为了糊口她学着打猎,可奈何视力所及之处还没有看到猎物猎物反而先看到了她。

    可想而知,最后基本都是两手空空。

    现在双眼的变化简直让她如获新眼,这种在夜间都能看到的高清画质,以前想都不敢想。

    好处岂止这么点,现在她双目可以夜视了,耳朵更加灵敏了,感知力更强悍敏锐了,远处鸣叫的蛐蛐只要她想便能清晰地感知到其动态。

    这份融合系统后的好处让她很是喜欢,还在摸索这份能力的实用性时脑海里却响起了系统的机械萝莉音:“系统与宿主已融合百分之十,如想继续融合请再接再厉继续完成任务,现在为宿主提供融合礼包,请问宿主是否现在领取礼包?”

    “领取。”

    “礼包已领取,请问宿主是否现在使用礼包?”

    “使用。”

    “叮咚,您的礼包已使用,宿主您好,我是系统精灵憨憨,以后请多多关照。”

    这次的声音不再是那个机械萝莉音了,这次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因为太过稚嫩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韩霜心下好奇,正当询问时憨憨便先一步在她脑海里解释道:“主人您好,我是‘衍生系统’的精灵憨憨,以后接取任务都有我为您提示,您现在所在的世界是兽人世界,这片大陆被称作兽人大陆,人文信息还需主人自行探索。至于衍生系统它是一个可成长系统,目前主人和系统的融合度停留在普通融合10%,等普通融合达到百分之百时会进入下一阶段,被称为‘完美融合’阶段,主人目前的融合度仅享有洗经伐髓的功效,如需开启其他功能还需主人再接再励,现在我为主人解读礼包内的物品……”

    听憨憨说系统后续还有一个完美融合时韩霜不禁有些肾疼,之前的融合让她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往后的融合那得多痛苦想想便不寒而栗。

    礼包里的东西一共五样。

    第一样就是憨憨它自己,它是个有灵智的系统精灵,能聊天,会解闷,甚至懂得各种人类情绪,它更像是一个活着的生命体,不是之前那种机械萝莉可媲美的。

    第二样是一本书,全部是她看不懂的文字,感觉像是甲骨文,具体是不是她也摸不清楚,憨憨说这是本修炼秘籍,要靠自身去领悟修炼。

    对于秘籍她只能一笑而过,字都不认识还想修炼秘籍,呵~别傻了。

    第三样是一个果子,有点像梅子黑不溜秋的,有小孩拳头那么大,憨憨说果子里面有很强大的能量,不能吃,吃了就会爆体而亡,目前来说是个用来杀人越货的好果子,看谁不顺眼就给谁吃了,保证能炸得尸骨无存。

    第四样是个武器,虽然是一把匕首,但是好歹目前能用得上,就是样子太过古朴陈旧了些,感觉随时会坏掉一样。

    第五样最得她心,这是一个黑色的指环,指环可以储存物品,虽然没有什么洞天福地,但是好歹也可以储存点东西。

    她试着把指环套在右手的食指上,只觉突然被针扎了般一疼,紧接着指环就迅速缩小变得正好合适食指佩戴了。

    指环戴上以后就像是长在指头上了一样,意念一动,指环内的空间便出现在意识之中了。

    这是一个由方框组成的储物空间,就像游戏里的人物背包,不过没有游戏里背包的容量那么多,这里只有五个小方格。

    意念一动,那本她完全看不懂文字的秘籍就装进了第一个方格,意念再动,黑色的果子也装进了第二个方格,紧接着是匕首装进第三个方格。

    三样实体的东西被她装了取取了装,来回反复多次熟练以后她才停止。

    来这个地方三个月了她一直都是一个人,那种逐渐被世界遗弃的感觉让她心头发闷,现在有了会说话能聊天的精灵让她瞬间找回了生活的美好。

    憨憨是个很有趣的小家伙,听声音像个两三岁的奶娃娃,因为只有声音没有画面,所以憨憨具体长什么模样韩霜也不知道,不过她已经自觉地把憨憨想像成三岁奶娃娃的模样了。

    憨憨的出现让她这段时间里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了缓解,此时她才闻到自己身上因洗经伐髓而排出的杂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臭,两个字形容那就是臭死人不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