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听到这话心下一惊,什么意思?

    “咱公子又年轻又英俊,是荆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好儿郎,这城里的姑娘哪个不喜欢咱公子,现在居然让一个村姑捡了漏。”

    “你也别这么说,听说那村姑长得挺好看的,用个词叫什么来着,什么来着?”

    “笨蛋,是眉眼如画,这还是公子说的呢。”

    “小二,小二,我们的面好了没有?”

    “来了来了,马上就来了。”

    她的心灵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再也没有吃面的心情,哪怕现在自己肚子饿。

    燕子欢快地吃完了面,看着她心情低落,奇怪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开心。”

    她很快收敛自己的情绪,也许根本不是那个人呢,也许她救的是另外一个人呢?

    想到这里,她心情好过一些。

    “姑娘,要是没有你,行简一定不能活着再出现,行简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白行简身体恢复了后便去找救他的姑娘,这么大的恩情他简直不知道如何报答。

    杨清婉满脸羞涩,没想到白公子居然能找到村里来,还把她接了出来,村里的姑娘都要羡慕坏了。

    “公子,您太客气了,其实清婉能和您相遇,清婉也觉得是缘分。”说完这话,她害羞地低下了头。

    街上的姑娘都在窃窃私语,想看看想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被白公子看上。

    此时微风轻拂,撩动了田娇娇的少女心,她看着他身着一袭紫色长衣衬托他皮肤雪白,面如冠玉,修长的手指指节分明,时不时用纸扇帮旁边的姑娘扇着扑面而来的蚊虫,眼里都是笑意。

    她自嘲地笑着,本来以为还可以再发一笔财呢,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

    燕子看她神色不对,担心地拉了拉她的衣角,她勉强地笑了笑,又摸了摸自己现在的脸: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是以前腰肢纤细的玲珑美人吗?

    不,你现在是一个又肥又丑,还没钱的村姑。

    等到燕子吃完面后,她对摊主真诚地道谢,她知道本来摊主都已经收摊了,还接了她的生意,随后拉着燕子起身离开。

    走动起来,衣袖里的碎银子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她暗暗摸着银子,告诉自己,有银子才有一切,还是好好搞事业。

    提着肉和其他买的动西她还是很满足的去叫了一个牛车,顺带还买了六个烧饼,想着回去一人一个烧饼,也算是给田家人一个惊喜。

    燕子坐在牛车上,欢快地唱起了小曲儿,今天是她长大以来最开心的日子。

    “姐姐,谢谢你,今天像过年一样,不,燕子今天比过年还要开心。”燕子开心地合不拢嘴,满心欢喜地摸着姐姐给自己买的新布料。

    她听到后摸了摸燕子的头发:“傻瓜,这怎么能和过年比,放心吧,以后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燕子像小鸡啄米一样地点了点头。

    等到村口的时候,她让车夫停了下来,现在还不能太招摇。

    “走吧,燕子。”

    燕子听到后乖乖地下了牛车,小心翼翼地像是抱着宝贝一样把今天买的布料抱在怀里。

    她看着回家的路,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回不去了,那就好好活着吧。

    等她和燕子还未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大老远的就已经听到了吵吵闹闹还有摔摔打打的声音。

    她抱着猪肉和布料赶忙加快了脚步。

    “田大贵,老子告诉你,今天是最后的期限,要是你今天还拿不出来银子,你娘子闺女本大爷就只能带走,不过你也不是以后都看不到了,卖到哪个青楼我还是会告诉你的,也许你还可以去照顾你娘子的生意。”

    说完,要债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牛二,牛二,再给我几天的时间吧,我一定想办法筹银子,一定还钱,大爷,大爷。”虽然受辱,但是田大贵不敢反抗,跪在地上满头大汗,不停地祈求再多给他宽限几天。

    “再几天,再几天,你他妈的我给了你几个几天了,老子已经够仁慈了,告诉你,今天拿不到银子,你就拿人抵债。别那么多废话。”要债的人呸了几口,他不是没给过田大贵时间,实在是一直不还钱惹恼了他。

    “当家的,当家的,救救我。”

    “爹,爹,救救我们,我不要去青楼,爹,爹。”

    牛春花和田初阳双手被要债的人控制着,心里害怕极了,不停的哀求田大贵想办法,她都一把年纪了,她不害怕,但是她的闺女,才十二岁呀,葵水都没有来,怎么能卖进青楼那吃人的地方。

    田大贵心里矛盾极了,要银子家里是没有的,如果不卖老婆女儿,就得把自己卖去做苦力。

    “田大贵你考虑好没有?”

    要债的人已经在田家僵持了大半个上午了,肚子都快饿了,这田大贵磨磨唧唧地,真是烦死了。

    “你们在干什么?”

    她回到家里,发现一片凌乱,便宜娘和便宜妹妹还被绑起来,便宜爹跪在地上。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田家出名的丑闺女,放心吧,我们不要你,就你那样,我们接手还得赔本呢。”

    要债的已经想好了,要是实在拿不出银子就把田大贵的老婆女儿拉卖了,尤其是田家二闺女,长得也算是清秀,而且还是一个雏,哪怕是初夜,也能管点银子。

    “田大贵,你要是再不决定老子就帮你下决定了。”

    田大贵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牛春花见到丈夫的样子后绝望了,完了,完了,她要被卖到青楼了,想到这里了,她吓的直接晕了过去。

    “你们是要要债的?”

    她冷静的问道。

    田大贵看到大闺女和燕子出现后,像是看到救星一样,连忙抱着要债人的大腿:“牛二,牛二,我娘子年纪大了,我闺女年纪又小,要抓人,你们就把我大闺女和她带的小丫头带走吧。”

    田娇娇听到这话气得血气上涌:“你说什么呢你,凭什么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