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8 被绑送婚
    “我不,婚书我已经撕烂了,不算数,而且我从来没有答应要嫁给你,再说了,你好意思吗?这么大年纪了,你就不害臊吗?”

    她气得双手紧握,要不是田家人在场,她真的是恨不得一拳锤死眼前这老不死的,明明都说得清楚明白了,他居然还敢来纠缠!

    田大贵听到这话倒是愣住了,他这傻闺女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吐词清楚,倒是不像傻子。

    可是他又想了想,钱都收了,总不能退出去吧,这银子都已经拿去还债,想退也退不出来。

    田大贵冷着脸,咬着牙齿:不行,你必须和他回家,不管他多大年纪了,他都是你的丈夫。

    她听到这话有些不可思议,这当爹是怎么想的,竟然把女儿嫁给一个年纪比他都还大的老人。

    “爹,是不是收了人家银子了?不管怎么说,我是一定不会嫁的,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嫁?”

    她对着便宜爹没有一点好感,可是她现在只能顶着田娇娇的身份生活,要是被眼前的人知道她是穿越过来的,非得把她当妖怪。

    田大贵听到这里老脸一红:你管这些做甚,快和他回家,再闹腾莫怪我不客气。

    她看到田大贵的表情,心下知道他是收了人家钱把她给卖了,见势不对,她脚底一直在准备着,打算跑路。

    田大贵却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在她想往外面冲的时候,田大贵直接伸出一脚把她绊倒在地:拿绳子来!

    听到田大贵的高声呼喊,初阳初墨立刻把家里的草绳拿了出来:爹,拿去!

    田大贵又给牛春花使了使眼色,牛春花内心很是挣扎,她毕竟是对不住这个女儿,但是出嫁从夫,这是传统,她也没有办法。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她倍感耻辱。

    她以为田家人因为她逃婚要打她,没想却是拿一根粗壮的扁担,然后把她像是串猪一样,绑住了手和脚,再拿扁担从屁股到胸前,直接串了起来。

    因为太胖,胸又很大,被迫和粗糙的扁担正面接触,她激动得像杀猪一样不停地大喊救命,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她的求救。

    “走吧,再找个人,挑着她也就过去了。”

    田大贵瞥了一眼老头,内心开始不满,再是在年轻点,兴许这傻丫头就不闹了。

    她很无助看看着现在的这副身躯,像是过年杀猪一样被人绑着,这一路十分引入瞩目,每个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她闭上眼睛,但是屈辱的泪水还是从眼角滑落。

    哪怕她闭上眼睛,但是只是通过周围的声音,她还是能感受到村民戏谑的表情,以及一丝丝的怜悯。

    她想好了,要是真的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她不如去死,也许还能得到重生。

    想到老头漏风的几颗门牙和满头的白发,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

    白行简对着眼前的姑娘充满感激之情,他被仇家追杀到此处,没想到大难不死,他发誓,他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杨清婉害羞得别过了脸,不敢直视眼前的紫衣公子,其实也算不得她救的,她的声音小得如同蚊子声:公子客气了!

    白行简见她如此羞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空气就这样凝固起来。

    直到杨清婉抬头看见白行简的脸发出了惊呼:公子,公子长得真好看!

    白行简听到后也红了脸,从小到大,他已经听到了太多这样的赞美,但是他并喜欢这副臭皮囊。

    白行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杨清婉感觉到了他的拘谨:公子家在何方,要不要送您回家,不然,您在这里,会不方便。

    杨清婉虽然很喜欢面前的公子,但是男女有别她是知道的,要是被别人知道她收留一个陌生男人,一定会毁了她的清誉。

    白行简也知道不方便。

    “在下告辞了。”

    但是他刚刚走出门外,就感到一阵眩晕,杨清婉赶忙上去扶着,但是白行简不着痕迹地躲开了她的接触。

    “清婉送您吧。”

    杨清婉想和这个比姑娘还俊俏的年轻公子多呆一会儿,这才鼓起勇气把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白行简点了点头。

    两人慢慢行走到路边,杨清婉四处看了看,还好,没有人,她的心算是放慢了半拍。

    下一刻,田大贵和田福生便抬着田娇娇从远处慢慢走过来。

    白行简看到远处过来的人,纳闷极了,这也不是过年,怎么这村子里就开始杀年猪了。

    直到田大贵等人越来越逼近,白行简才发现抬的不是猪,而是一个人,还是一个胖得像猪一样的姑娘。

    他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这姑娘会被这样对待?

    杨清婉目露难色,这种事情不是该她去关心的,但是既然公子既然想知道,她还是据实相告:听说这姑娘是个傻子,没有人要,娘家也不想要,便许配给了邻村的老头,那老头都八十岁了!

    白行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事,他也不知道,在他面前像猪一样被串着的胖姑娘才是真正救了他的人。

    出于同情,他本来想动手去解救这可怜的姑娘,可是他受伤太重了,还没等他动手,眼前突然发黑,一阵天旋地转,他直接昏了过去。

    在他昏到之前,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

    “公子,公子,您怎么了?”

    杨清婉被吓得差点就要哭出来,她后悔了,她应该让公子再休息一会儿,还没等她哭出来,白行简身边突然冒出几个陌生男子。

    “公子,公子,您怎么样了?公子,属下来迟了!”

    为首的男子一脸关切,立马让手下把白行简抬到了马车里。

    杨清婉刚想上前阻拦,可是为首的男人冷漠地盯着她,眼里冒出杀气,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让杨清婉生生咽下了想说的话。

    而田娇娇已经顺利地被送到了老头家。

    为了怕她逃跑,直接把她关在了老头的房间里。

    因为她喊的声音太大,她的嘴里被塞了破布条,喊也喊不出来,手脚又被绑着,无助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流。

    她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上班,为什么不好好的就呆在公司。

    如果她没有下楼!

    如果她没有被车撞!

    她怎么可能会遇见这么倒霉的事。

    这身体又胖又丑就不说了,现在还被逼着嫁给糟老头子,苍天啊,你让她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