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年代福妻养锦鲤 > 第27章 负荆请罪
    燕航听了胡俊山的主意,醉意朦胧的他猛地站起来。

    对哦!

    这个时候,是该爷们一点儿!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自己总是要去面对的。

    想明白这一点,燕航就准备去付诸行动。

    可惜,喝了太多酒的他,没走两步,就倒在了地上。

    ……

    同一时间,燕家很热闹。

    先是燕卫国跟沈至臻赶了回来,沈至臻是准备来找燕航算账的,结果,没找到人。

    两人坐等中……

    不到一刻钟后,陈文华赶回来。

    继续坐等……

    又等半小时,蔡文钰带着儿媳妇林蕊也杀了过来。

    好嘛,还是等!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色擦黑。

    “老沈,我……”

    眼见天都要黑了,儿子还没回来,燕卫国真的是感觉愧对沈至臻。只觉得自己之前对燕航的那一顿抽太轻了点,他就该把这混账东西的腿给打折了。

    “老燕,啥都别说!”

    “这不是你的错!”

    “当然,这事儿,要是不能圆满解决,咱俩这么些年的兄弟是真的要到头了!”

    沈至臻的脑子此刻是一片乱。

    一边是多年的兄弟,生死搭档,一边是宝贝闺女,他夹在中间,太难了。

    同样的谈话,差不多的意思,也在蔡文钰和陈文华之间发生。

    可眼瞅着天色越来越黑,沈家人终究是得回家的。

    燕卫国和陈文华送了人出门,站在门口久久无言。

    两人都以为自己的儿子是真的优秀,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儿子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优秀,甚至,从距离两人心中的及格线,都还差得远。

    “媳妇儿,等会儿那小子回来,你别拦我!”

    燕卫国深吸一口气,已然是打定了主意,必须给儿子一个绝对深刻的教训。就如他对沈至臻说的,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

    他燕卫国戎马一生,顶天立地,一生行事,绝对是无愧于心。

    但现在,这个儿子,让他心里有愧。

    陈文华默然。

    她同样是觉得心里有愧,愧对多年的姐妹。

    子不教,父之过!

    ……

    沈至臻和蔡文钰带着儿媳林蕊回家,刚进了胡同,就看到自家大门外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杵在那里。

    等三人走近前,顿时愣在那里。

    杵在沈家门前的人,赫然是燕航。

    确切的说,燕航正光着膀子跪在沈家的门口。

    借着朦朦的月光,可以清楚地看到,燕航的背上负着一捆刺荆条子,那刺荆的倒刺都刺进了肉里,鲜血在燕航的背上蜿蜒汇聚,顺着后背流下,染红了他白色的运动裤。

    甚至于,沈家门前的青石板上,都有了血点子。

    “老沈!”

    蔡文钰猛地攥住了沈至臻的手,百感交集。

    沈至臻看到燕航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是感触颇深。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感慨的时候。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至臻上前,瞪着燕航。

    燕航已经在这里跪了好一会儿了,在小饭馆醉酒摔倒,他并没有睡多久,就被小饭馆的老板给拍醒了。

    然后,他就来了!

    敲门无人应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跪在门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