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九九:小娇妻宜室宜家 > 第106章 为儿子骄傲
    

    卢国北赶来,警察刚好也到了,但来的不是刘成松。

    就算如此,他们看到五花大绑的卢国南,也什么都懂了。

    玛哒泼妇!

    滚刀肉!

    二话不说,直接带回警察局。

    刘峰趁着这时问:“张叔叔,我小叔呢,他怎么没来?”

    “开会呢,前几天有个大案,他忙得焦头烂额。”

    “是不是要去外省缉凶?”

    “嗬?这个你都知道,你叔跟你说的?”

    “不是,我猜的。”

    “是有这事,但现在还没定谁去,你小叔本来要去,但今天正式报名,他又犹豫了,说是你爸和你妈要从南江回来,他可能抽不开身。”

    刘峰一听心都落了地:“是啊,家里事多,他要离开宣城,我爸铁定忙不过来。”

    那人拍了拍刘峰。

    “一会你叫上卢娇,让她来公安局录个口供,毕竟她是原告,这次索性告狠点,让她在里面呆个一年半年,我们也好消停消停。”

    刘峰意会的点头,目光扫过曾慧的小皮箱,如果他没记错,小皮箱里可是有贵重物品的,那镯子就是。

    价值十万以上的偷窃,绝对是重罪。

    卢国北没管卢国南,她对这个姐姐从小没好感,巴不得她进局子呆着。

    她劝了卢爱国几句,卢爱国就说跟她走。

    卢国北便来找卢娇:“我带你爷爷回去,明天我再去医院看你妈。”

    卢娇时间紧张,没空过多纠缠,叮嘱了爷爷几句,又问爷爷东西带齐没,爷爷那敢说没带齐。

    当年老婆子没了,他从农机公司搬到儿子家时,就两个箱子,除了衣服啥也没带,一晃十几年过去,他的工资全用在自己身上,吃了喝了花了,就什么都没买,更别说贵重物。

    看着爷爷跟卢国北上了车,卢娇叹了口气。

    这对爷爷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归宿吧。

    小姑嘴巴毒,但心不坏,就凭她任劳任怨的照顾公婆,早已说明了一切。

    陈湘香还在心惊肉跳。

    “娇娇,让爷爷这样走了,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这是爷爷自己的选择,我们除了尊重,只有尊重!”

    陈湘香怯怯的拍着胸:“二姑怎么会这样啊。”

    她真是心有余悸,太吓人了。

    卢娇不想老生重谈,跟小舅说了会话,就跟着刘峰去派出所。

    等出来,她还要去看看股票呢,时间就是金钱,没有空浪费。

    拿着小皮箱,还有别的贵重物品时,刘峰悄悄道:“记得把镯子拿出来,到时候登记的时候,一定要说十万以上。”

    卢娇惊了一下,立马懂了他的意思。

    咬了咬唇,她确实想一劳永逸。

    “会判多久?”

    “巨额偷盗,就算你不追究,也可以量刑,最少1-3年,还要罚款,罚款到无所谓,主要是能让她去里面呆着,也算是给她点教训!省得她肆无忌惮,总想着你欺负你们。”

    卢娇深吸了口气:“我明白了,念在她是初犯,可能还会减刑,或者缓期执行,但这个震慑一定要有。”

    “就是这个意思。”

    到了派出所,卢娇在清点财务时,特意说了一下镯子,还把妈妈的遗书拿了出来当证据。

    警察说这需要鉴定,卢娇就同意封箱,把东西留在了派出所。

    办好手续出来,她马不停蹄的去了刘峰家。

    还没进门,就看到他家灯亮着。

    “咦?是叔叔和阿姨回来了吗?”

    刘峰也惊讶,推开门果然见刘成柏坐在客厅,翘着二郎腿抽烟呢。

    “爸?妈呢?”

    刘成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知道问你妈,就不问问我吗?”

    “您不是好好的坐这吗?”

    刘成柏呲牙:“你就问问我辛不辛苦?吃了饭没?”

    刘峰翻白眼:“您辛不辛苦问我妈不就知道了,问你有什么用。”

    听到他们父子这样对话,卢娇差点没笑出来。

    后世有个梗,爸爸不满意儿子回来就喊妈,就让儿子出去重新再喊一次,儿子顺从,出门再进门。

    爸,我妈呢?

    爸爸气坏了,骂儿子为什么事事都找妈。

    儿子说,爸,我衣服在哪?

    爸说,那得问你妈。

    儿子嫌弃,那你生什么气?不都是要找妈?

    此情此景,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刘成柏气的不要不要:“在屋里休息呢,你别去烦她,南江下雪了,回来的时候累得不行,让她好好睡觉。”

    “下雪了吗?”

    “不是下雪就是下冰雹,路上很滑。”刘成柏懒得再跟刘峰多说,脸一变,就笑眯眯的看着卢娇:“娇娇啊,这些天可辛苦你了。”

    “不辛苦,反而是我给刘峰添了很多麻烦,他也帮我好多忙。”

    “他帮忙那不是应该的嘛。”

    刘峰磨牙:“别跟我爸虚情假意,你赶紧上楼忙你的,我也要去忙我的了。”

    说完,他拉着卢娇就上楼。

    刘成柏看着他俩手牵手,眼里还热辣了一下。

    小声啧啧:“感情果然是突飞猛进,不错不错,有劳资当年的风范了,虎父果然无犬子。”

    卢娇嗔责刘峰:“别这样跟叔叔说话,他和阿姨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我知道,我只是习惯了这样跟我老爹相处,要换个样子,他不但会给吓死,还会以为我神经病了。”

    “……”好的吧,卢娇捂着嘴笑。

    原来刘成柏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小孩,到老了,更是个小小孩。

    “你在家看资料,我走了,一会忙完就回来接你。”

    “嗯,你路上慢点,叔叔说南江下雪了,那宣城估计也快了。”

    “放心吧,我走了啊。”刘峰恋恋不舍。

    卢娇挥手:“去吧,千万别伤着自己,不然赚的还不够看伤的。”

    刘峰咧着嘴笑:“知道了。”

    刘成柏见儿子风风火火的上去,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还十分纳闷。

    追出门想问,可那车屁股啊,连尾灯没看着。

    刘成柏骂了句兔崽子,想上楼找卢娇,可刚到悬关,就见卢娇在电脑上看曲线图,那认真的模样,他都不好意思打搅。

    忍了再忍,他给刘峰打电话。

    “臭小子,你劳资我刚回来,你就跑?”

    “我忙!”刘峰用脑袋夹着电话,肩上还扛着水泥呢。

    “你忙什么忙?”

    “忙赚钱呢。”

    “做啥赚钱?”

    “工地做小工,卖苦力!”

    “嘶!”刘成柏吸了口气:“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嘛,又没钱给我。”

    “你个臭小子,居然还知道卖苦力赚钱了,那还不如去咱家超市打工呢。”

    “您给开工资?按小时计费?”

    刘成柏气的淡疼:“滚你犊子的,先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赚钱了?”

    刘峰也没瞒着,把最近的事全跟刘成柏说了一通。

    刘成柏听得胆颤心惊:“怎么会这样。”

    “就是这样,事世不如人愿。”

    “所以你想靠自己赚钱帮卢娇?”

    “废话,自己的女人,不靠自己靠谁?”

    “好小子,有骨气,不愧是我刘成柏的种!老爹支持你!”刘成柏高兴了,这世上能让父母高兴的,永远是自家孩子又上进又争气。

    “您别瞎安慰卢娇,她现在不需要同情,咱们只要默默的在背后撑着她就好。”

    “要你提醒,老爹连这点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吗?得了,你好好干,坚持不住就跟老爹说,老爹给你开工资,绝对比你扛水泥工资高。”

    刘峰切了一声:“那还不如您直接给我,算什么我自己赚的。”

    “我那不是怕你把身体搞垮了嘛,你要明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知道了,别啰嗦,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刘成柏骄傲啊,狠不得向全世界宣布,看到没看到没,他有个好儿子!

    还是他的种!!

    姓刘的男人,就是个个顶呱呱!

    这么一来,卢娇要是还能跑,他把脑袋都拧下来。

    刘成柏屁颠屁颠的回了房,狠不能把邵绣巧从梦里叫醒来,等啊等,邵绣巧硬是没醒,睡的无比香甜,害得他兴奋了一晚上。

    直到天亮才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