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五十九章 开销庞大,欲辟财源
    李世跟着鹿梧等人逛来逛去,别人是越逛越开心,李世是越逛越担心。

    他仔细观察周围,还真发现了一些不对之处。

    西边那酒肆里,有一名靠窗的灰衣男子,不时朝这边看一眼,发现李世朝他看去,便急忙挪开视线。

    东边一所当铺二楼,一名女子推开窗棂,眼睛左看右看,似乎再看热闹,可看他们这边的时候最多。

    还有那边那个放下挑担,坐在路边休息的老汉,他一边用汗巾擦着汗,眼神却飘了过来。

    李世越观察便越是心慌,也顾不得打扰主家游兴,快步来到鹿梧身边,低声提醒道:“主上,周围情况有些不对。”

    “是啊,又是好多人盯着我们看,真烦人。”玉兰说道。

    李世都能发觉,何况众人?

    实际上,先不提纯粹为杀戮而生的武道,真正的武道正法,都是以增强自我为核心,尤其是鹿梧从《金梁架海》改编出来的《金骨玉髓铁布衫》,更是由内而外,步步增强的神功。

    鹿梧等人,人人都比李世感知强得多。

    “没有杀气。”青竹言简意赅。

    “只是些好奇的人而已——谁让我们个子这么高,又这么多人一起。”红梅笑道。

    “尤其是大姐,就像是黑神站在驴群中一样。”金菊最后总结了一句。

    秋桐狠狠瞪了金菊一眼,低声喝道:“少说点话,憋不死你!”

    金菊把脖子一缩,脚下悄悄后退。

    大姐真生气的话,是要揍人的。

    瞪完了金菊,秋桐转身望向鹿梧。

    “没事,大家继续逛吧——刚才我在江上杀了四名先天好手,又杀了近百名神射手,先天好手不是大白菜,附近短时间内很难再调集出这样一批精锐,至少七八天内我们这里安全的。”鹿梧随意说道。

    众女顿时高兴起来。

    秋桐得了鹿梧的保证,转头吩咐道:“别光顾着玩,多少留意些财源。我们出来匆忙,只带了千余两金子和三百多两银子,这短短几天就花了快三百两银子——少爷游历天下,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我们再不找些财源不行了。”

    “啊,大姐,我们用了这么多钱吗?”红梅吓了一大跳。

    “是啊是啊,感觉我们也没用多少钱啊。”金菊、青竹和玉兰也吃了一惊。

    就是鹿梧也把耳朵竖了起来。

    “你们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就这八天时间,我们已经用了三百三十两银子了,再不去寻些财源,我们不消三五个月就没钱了。”秋桐摇头道。

    (这时代黄金纯度不是很高,一般情况下一两黄金可以换十两到十一两银子,有些地方会更高些。)

    这段时间开销之大,连秋桐自己也很吃惊。

    在家的时候,鸡蛋、豆粉、燕麦粉和盐,加油脂炒制后,捏制成黑神吃的干料——这些东西梧桐庄自己便有出产,是不要钱的。

    可出来以后,想准备这些东西就要花许多钱,等于黑神每天都要吃掉一两半银子;

    其他十一匹战马吃的比黑神要差些,可那也不是寻常草料,以豆类与燕麦为主,也要加少许鸡蛋和盐,这些加起来每天要三两银子。

    光这十二匹战马,吃的就比得上寻常商队连人带马的吃用。

    这还是小头。

    姐妹们用的人参、鹿茸、黄精、首乌之类的补品,从鹿家商行内部拿取,大多只要三五两银子,如今想要买些补充,在商铺中一看价格,秋桐就有直接抢劫的冲动。

    在运输不便的时代,地方特产从产地到目标市场,价格差十倍都不稀奇,鹿家自己有商队船队,本来运输成本就低,买起来当然不觉得如何昂贵。

    可出门在外,真是什么东西都贵,连厕布这种破玩意居然也要二十文钱一块,牙粉和各种调料更是论银子卖,而且单位还是半两起售。

    少爷怕自己等人累着,收了李家车队这些人来打下手——这又是一笔开销。

    虽然出来时,带的钱着实不少(击杀公子纠,太后赠了三辆马车财物),还能花用一些时日,但坐吃山空总是不好。

    “可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路上也没看到多少断手断脚的小乞丐,我们怎么才能找到财源呢?”金菊左右梭巡一遍,没有发现目标,发愁道。

    “金菊姐姐,小乞丐和财源有什么关系?”蓝衣女孩李禾有些懵,悄声问道。

    “关系大了——”金菊刚想说明关系,秋桐又是一眼瞪了过来,让她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大姐不让我跟你说。”金菊委委屈屈的说道。

    李禾不敢再问。

    如今她身份有些尴尬,说是李家小姐吧,二伯李世都称鹿梧为主上,自己大概也不是小姐身份了。

    可说是鹿家的人吧,二伯也没说让自己去服侍那位鹿家少爷,甚至李家车队里还有人伺候自己,二伯也让自己和金菊多多亲近。

    “以后可以告诉你,不过现在不行。”金菊安慰道。

    李禾点点头,似懂非懂。

    ——————————————

    在鹿府的时候,鹿梧可以溜出去,她们很少能自己出去玩——丫鬟毕竟是丫鬟。

    等到去了梧桐庄,五个丫头总算脱了奴籍,拥有自由的时候,离嵩京又远了,想去玩也不太方便。

    她们在嵩京出去玩的次数,还不如跟着少爷夜里出去杀人的次数多——什么拐子帮、拍花门、毒手会、猛龙堂,都是大家打造刀兵铠甲,吃用药材的银子来源。

    虽然金骨玉髓铁布衫更重内炼,但大家毕竟没有少爷那种神妙修为,还是要借助好些药材之力。

    这事情干的多了,嵩京南郊渐渐流传出‘夜行长刀,破门灭宗’的说法。就是因为少爷带大家一起动手时,一向是手持长刀破门杀入,斩尽杀绝一个不留的风格。

    鹿梧谈不上嫉恶如仇,不过从那些突破人性下限的人那里拿些花销,顺便为提高人类平均道德水准做些小小贡献,他还是也乐意的。

    每次动手,少则杀十余人多则杀四五十人——主要看那些帮派据点有多少人。

    而且鹿梧秋桐等人不动手则以,一动手,除了些被拐卖的孩子之外,凡是当夜在据点中的帮派众人,都一律杀光。

    大家各个身材高大,又穿着宽大黑袍,内罩半身铠甲,就没人想过是一帮女子在动手,所以这种生意做了快两年,竟然都没人发现凶手是谁,倒是白石县的县尉和县令,两年换了三个。

    后来他们杀的太多,连林叔的长水营郊骑都被惊动,游骑四出,日夜巡逻,大家收敛了些,才不再取这种财源来贴补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