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四十六章 当面杀人,噤若寒蝉
    大寨主只是一招便失了手,出乎碧水寨所有人预料。

    大家原本各施绝技,加速向前疾冲,只要大寨主能顶住一招半式,大家就能上来围杀——战马总不可能与江湖高手比身形灵动,只要能近身,让他长戟施展不开,活捉此人并非难事。

    可大寨主一招被杀,顿时形势大为不同。

    碧水寨众人有人加速前冲要给大寨主报仇,有人则急忙刹车,还有人脚下偷偷放慢了些速度,想先让别人打先锋。

    鹿梧不管这些,他左手搭上长戟,双手一振,把长戟一震,长戟轰然震鸣中,挑在戟锋的熊汝成尸体突然爆开,化成一天血雾。

    碧水寨众人还来不及怒斥鹿梧竟然如此凶残,长戟已经从血雾中横斩而出,如闪电般绕身一周,化作一个大大的光环,笼罩了两丈方圆!

    无人惨叫。

    现场只有一地残缺不全的尸体。

    凡是冲进黑神两丈之内的,全都被这一戟劈开身体,就算有冲的快的,被那戟杆抽中,也活生生抽成两段,仿佛那圆柱形的戟杆也变成了神兵利器一般。

    青龙闹海戟——大漩涡!

    这一戟,直接斩杀了超过十名好手。

    还有二三十名身法慢了些,没赶到鹿梧掌中长戟攻击范围的碧水寨好手,总算暂时保住了小命。

    只是他们站在这碎尸圈子外,各个面无人色,手脚僵硬,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人在突然面对难以接受的场景时,大脑会难以处理外部信息,从而进入不应期,表现在外的现象就是这样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按理说,这些水匪出身的江湖人,应该见惯了生死,可实际上,任谁跟着武功比自己高、性情比自己悍勇的成群强者冲锋时,突然发现前面的强者变成了一地碎片——那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也要精神受到冲击。

    黑神向前一个小跳,鹿梧掌中长戟左右一划,画出两道曲曲折折的弧线,连斩七人,然后黑神再进、鹿梧再杀,直到将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碧水寨中人一一挑出来杀了,才向距离最远的三寨主楼充走去。

    这些人都吓呆了,就和木头桩子一般束手待毙,连长戟斩来都没有半点反应。

    黑神来到面前,碧水寨三寨主楼充才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猛然发一声喊,把手里两柄短刀向前一扔,掉头就跑。

    鹿梧长戟横削,击落两柄短刀的同时,将此人腰斩于地。

    杀了这些人——尤其是刚才从酒肆中放走的那些碧水寨中人——鹿梧算是小小出了一口气。

    黑神通灵,知道主人没有继续杀人的意思,就在那毕遵县尉喻京面前,转过身去,朝酒肆方向走去。

    喻京握枪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如是四五次,终于还是没敢出手。

    眼睁睁看着鹿梧回到酒肆前下了马、又走进酒肆中。

    “县尉大人,这下怎么办?方大夫交代的事情——”眼看那金冠少年下马走入酒肆,喻京身边才有一人低声问道。

    喻京心中有些恼火。

    刚才鹿梧出手时,这些人近在咫尺,却连一个屁也没敢放,现在人家走远了,你来问我怎么办?

    方大夫姓方名聊,字谈远,是吴国七郡中,米安郡贵族方家的家主,同时也是车华府府相,是吴国重臣,毕遵县正是车华府下属县城。

    “你说怎么办?”喻京低声反问。

    吴国军制,除边城外,一县之地通常配置四营郡县兵,合计两千人马,以县尉为最高军事长官。

    除了县尉之外,四营各有一名营正,此时发问的,便是喻京带来这一营的营正沙行。

    “县尉大人,这人武艺惊人,却身上无甲,我们也许可以乱箭射死!”沙行狠狠的说。

    刚才他不说话,是因为鹿梧胯下黑马神骏之极,且距离太近,万一人家冲过来一戟斩来,沙行觉得自己顶不住——就算加上县尉大人,两人联手也够呛。

    那熊汝成虽然是个水匪头子,可一身功夫却是实打实的五品高手,内家真气已经可以搬运自如,施展出种种惊人技法,若是近身步战,毕遵县根本没人是他对手。

    就是县尉大人,也要骑在马上,在地形宽阔处,才能占据几分上风。

    这样的高手,那金冠骑士连手都不动,光是胯下战马向前一冲,就把他一戟刺死。

    “就这几张弓也敢称乱箭?你想死,不要拉上我。”喻京低声怒道。

    “那怎么办?眼睁睁看他们逃了,如何向方府相交差?”沙行急道。

    方府相对李家人重视非常,甚至连水寇都动用来封堵道路,虽然不知道这其中有何干系,但若是让李家人在自己眼前跑了,只怕以后没有好日子过。

    “我看那李家人和这几位并非一条路上的人,你去试试,看能不能让他们置身事外。”喻京也是无奈,想了想,示意沙行去酒肆谈判。

    沙行心中只有一句‘彼其娘之’。

    ——平时看你是个猛男,结果遇到更猛的就萎了,你是县尉,让我去谈?

    人家敢在我们大军列阵前大杀特杀,你觉得人家会不敢杀我吗?

    不过,方府相是上司,可喻京却是顶头上司。

    沙行转头向身边一名能言善道的亲信下令道:“你且去与那金冠贵人说一声,我们只求拿下那李家众人,绝不敢冒犯贵人。”

    亲信:“————”

    ——————————

    酒肆中。

    当鹿梧走出酒肆,一个人策马向前时,蓝衣女孩李禾急了起来:“快叫你们少爷回来!对面人那么多!”

    “咦,你这丫头倒有几分好心,不趁这个机会赶紧溜走,居然还在这里担心我们少爷?”金菊扭头朝她看了一眼,笑道。

    “外面这些人,是冲你们来得吧?”青竹冷冷的说。

    车队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便是那蓝衣女孩李禾也欲言又止。

    李世硬着头皮说道:“何以见得?”

    “呵呵,若是知道我家少爷身份,绝没有人敢带这点人马来对付我家少爷;若是不知道我家少爷身份,当然就不是冲我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