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三十九章 太后赐婚,最后稻草
    “你娘准备给我找个妻子?”鹿梧眉头一皱。

    身边金菊青竹两人停下手上动作,目不转睛的看着鹿梧,想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是啊,我娘如今可是吴国太后,给你赐婚还不是好事?而且我娘还让我先来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就是生怕你不满意。”

    岢列理所当然的说。

    别说鹿家不过是商人之家,刚刚踏入贵族阶层,脚上的泥水还没干呢。

    就算是贵族之中,听到有太后赐婚,那还不乐得屁颠屁颠的?更何况还提前打了招呼,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妻子,一副要量身订做的样子,这种恩宠可是罕见之极。

    说句实话,岢列自己的婚姻大事都未必能让明姬夫人这样上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那纯粹扯淡,肯定是需要娶什么出身就娶什么出身,还想自己挑挑拣拣吗?

    鹿梧沉默了半晌,还是长叹一声:“一语成谶,看来这好日子真的是过到头了啊——青竹,去叫秋桐回来;金菊,你去把玉兰和红梅也叫来,等下我有话说。”

    “诶,鹿兄——”岢列觉得有些不妙。

    “没你的事,是我有些事情要和这几个丫头说——你回去吧,今天心情不好,不留你住了。”

    “诶诶,鹿兄、鹿兄,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你可别吓我。”岢列大吃一惊,连忙站起身来,想要挽回一二。

    “跟你没关系——你回去吧。”鹿梧摆了摆手,示意岢列自己赶紧滚蛋。

    岢列不敢发火,只好一步三回头离开了梧桐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这位杀神如此不满?是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吗?

    自己怎么和娘亲交代呢?说自己不但没把关系拉近,反而有些闹翻了?

    “公子,这鹿将军也未免太不识抬举了,竟然敢赶公子出来?”冯咸见岢列闷闷不乐,连忙凑了上来开解。

    “滚,别出馊主意——鹿兄能在金吾卫列阵拱卫中击退武道宗师,取了公子纠人头,让我早点回去怎么了?人家有这个资格!你要是能能做到,我也把你供起来!”

    岢元只有两个儿子,自己还没登上王位,有时间对儿子仔细培养调教,所以岢列至今还没机会当纨绔,脾气也还没养出来。

    当然,就算养出了纨绔脾气,那也要看对象是谁。

    若是别人敢对他公子列下这等逐客令,岢列肯定是要翻脸——老子如今是吴国最大的纨绔,就算不给我面子,还敢不给我哥面子?

    可他那天亲眼看见,就是这位懒洋洋躺在躺椅上,不过比他年长一岁的男子,如魔神一般手提长戟跨乘黑马,横行杀戮所向无阻,一言不合就去千军万马之中杀了公子纠。

    公子纠是岢列的伯伯,只差半步就要登上吴王之位,无论地位权势,都远胜他这个新鲜出炉的公子列百倍以上,手下更是精兵强将、高手如云,外加一位武道宗师护卫——结果还不是人头落地?

    ————————————————

    “少爷,怎么了?”秋桐急匆匆的赶了回来,看红梅、玉兰、青竹都围在鹿梧的躺椅边,各个表情凝重,不由得吃了一惊。

    “好日子过到头了,少爷我要离家出走。”鹿梧言简意赅。

    “啥——?”

    五个丫头全都大吃一惊。

    原本她们就有些思想准备,以为一向懒散的少爷对这几日的忙碌忍无可忍,准备要翻桌子。

    可也没想到翻的这么彻底,竟然要离家出走?

    “少爷——”秋桐连忙开口。

    “不用劝了,我只是跟你们说一声,你们五个,愿意跟我走的就跟我走;不愿意的,我留一封书信,至少给你们弄个供奉之职。”鹿梧不耐烦的说。

    “我跟少爷走。”青竹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说。

    五个丫鬟中,只有秋桐和青竹两人是父母全都过世,分到鹿梧身边来。

    少爷平日虽然有很多不着调的地方,但对她们真是好。

    只要不在老爷夫人眼前,六人便是食同桌、寝同室——后来大家都长大了,才分内外间居住——便是鹿梧的月例银子,也由得她们支用,鹿梧并不关心

    她们五人说是丫鬟侍女,实际上在鹿梧能做主的范围里,她们过的和主人也没啥区别。

    “我也和少爷一起!”

    “我也是。”

    “还有我!”

    大家一起看向还没说话的秋桐。

    秋桐是五个丫鬟中的大姐,鹿梧偷懒,平日里也是秋桐负责打理外务,包括鹿梧的小金库和安排仆从做事,都是秋桐来负责。

    秋桐微笑道:“你们都走了,我还留下来干嘛?”

    “我就知道秋桐姐一定会跟我们走的!”红梅冲过去抱住秋桐,开心的叫了起来。

    金菊玉兰和青竹,也都过去和秋桐抱在一起,大笑起来。

    笑闹了片刻,秋桐最先冷静下来。

    “好了好了,既然我们要走,总得带些盘缠物资,大家谁都没有出过远门,东西准备的越齐全越好,免得路上委屈了少爷。”

    秋桐说着,眼角朝鹿梧这边一飘,示意这位少爷才是跑路的最大累赘。

    “唔,外面坏人很多,兵刃铠甲是要带的。”玉兰咬了咬手指,说道。

    “要有一辆上好马车,不然少爷半路想睡觉怎么办?”金菊说道。

    “不止一辆,听说外面有时候找不到客栈住宿,就得露宿野外,我们也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啊。”

    “马车有,少爷上次带回来三车财物,那马车都是钢轴钢架的极好马车,就用那三辆马车好了。”

    鹿梧从元府带回三车财物,因为是鹿梧私产,都带来梧桐庄。

    那三辆马车乃是公子元府上之物,自然是吴国王室督造的上好马车,和鹿家自己的马车天上地下——哪怕鹿家马车可能装饰的更花哨,但识货的人一看便知。

    “三辆马车?那不是有个人要陪少爷睡?嘻嘻——”红梅笑了起来。

    “那就让你去陪少爷睡!”秋桐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

    “陪就陪,反正我们都是要给少爷当妾侍的。”红梅一点也不害羞。

    五个丫鬟其实都比鹿梧大些,梅兰竹菊是个丫头比鹿梧大一到两岁之间,秋桐比鹿梧大三岁——这也是应有之义,不然谁照顾谁啊?

    “还要带上马匹拉车,这个让黑神自己选就是了,我们的马也得带上。”

    五个丫鬟的马战之术虽然还不成气候,不过也有自己的马匹了。

    “要带上足够的钱。”

    “还要带上干粮,错过宿头,路上没饭吃。”

    “要带上被子,不然睡得不舒服。”

    “还要带上驱除蚊虫的药物。”

    “带上解毒药和金疮药。”

    “还得带上马桶和厕布——”

    “我们要不要再带几个得用的人手?不然就得自己刷马桶了。”

    五个丫头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