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三十八章 鹿家祖训,鹿梧去意
    鹿金河作为鹿家家主坐镇嵩京,鹿家分支遍布鹿家商路所及各处城镇——只是大多不姓鹿而已。

    这是商家用来自保的秘诀。

    家族分开各地、改换姓氏,既可以构成一张相对可靠的商业网络,也可以在危机时断尾求生,不至于倾覆整个家族。

    若是这次鹿府真坏了事,保管第二天鹿家就会选出新家主,并且与鹿府厘清干系。

    这并非人情冷暖,而是祖训规定。

    鹿府被围、鹿金河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也只是派人通知嵩京附近的族人避难,并无求救意思,也是因为如此。

    因为商人在这个时代是最容易被掠夺的对象,财富又多,若是被抓住把柄,动辄便是抄家灭族。

    不过既然如今鹿金河与鹿梧父子两人晋身贵族,那又不可同日而语。

    鹿家这三天来进进出出的许多亲戚,也不光是来送礼拉近感情的,而是要商量如何打理封地、是否变更祖训,让各分家聚居起来。

    贵族多是子嗣聚居,显得势大,方能雄踞一方。

    并不是有了封地,人家就一定会听你的。

    说到底,封地只是吴国在法理上的承认,能不能确实掌握住,还是要看拳头大小。

    所以这并不是简单迎来送往,

    只是鹿梧自幼表现的懒散纨绔,又是小辈。

    这种是否变更祖训的事情,倒也没人想起来叫他一起商量,只让他负责接待。

    ——————————————

    吴王岢涂登位,岢列便可称为公子。

    他也没有建造新府邸,而是继续居住在元府。

    不过等再过上几日,元府就要改成列府了。

    哥哥岢涂成为吴王,自然要搬进王宫居住,这倒没什么,只是母亲也要搬入王宫,让岢列有些想念——不过也仅仅是几分而已。

    “来人啊!”

    “公子有何吩咐?”冯咸从外面走了进来。

    冯咸是岢列仆从,本来元府还轮不到他当家作主,可谁让如今岢列才是元府主人。

    “去与我到市集上,买些春宫画来,嗯,今天晚上不用安排值守了,叫舞姬冉翠过来伺候。”岢列在地上堆满绸缎锦被,整个人倚靠在上面,大大咧咧的吩咐。

    如今这里自己就是老大,还怕什么?

    没见识过的要见识,没享受的要享受,老子如今也是公子,正该见识一番成人风景。

    “额,咳咳,公子——”冯咸没动,拼命打眼色。

    “啧,冯咸你干嘛?眼睛抽筋了不成?”岢列不满道。

    “列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岢列浑身一激灵,顿时跳了起来。

    明姬夫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明显不豫。

    她有事要幼子去做,正好回来,也想看看幼子无人管束会有何表现,才约束下人不许通报。

    “母亲大人——”岢列连头都不敢抬。

    “哼,明日我便让姜柠回来管你——你这皮猴,无人管束便无法无天!”

    “母亲大人!”岢列惨呼。

    “好了,就这样决定。另外,我有件事要你去做。”

    “母亲尽管吩咐。”岢列点头如捣蒜。

    “你去鹿家,好生与那鹿梧结交一番。如今你兄长是吴王,不好去常去臣子家中,你身为吴王之弟,正好可以结交此人。”

    “不过你在此人面前休要摆出公子架子。当日你也在,应该晓得此人性如烈火,不畏王侯,一言不合便去取了公子纠性命。”明姬夫人叮嘱道。

    本来她觉得自家幼子懂礼识事,定然能把此事办得妥当,可见到岢列背着自己竟然是这幅放飞模样,她又有些担心。

    “母亲大人放心,鹿兄一身兵家武道几近天下无敌,我敬仰还来不及,怎会在鹿兄面前摆什么架子?”

    鹿金河不晓得鹿梧杀公子纠细节,但岢列却是知道。

    他还知道鹿梧不但杀破金吾卫军阵,还与楚国武道宗师正面交手,硬抗先天罡气击退武道宗师,才击杀了公子纠。

    要知道,斗将强在力大耐战,身如浑铁不惧刀兵,一般情况下,正面单挑绝不是武道宗师对手。

    可那鹿梧居然可以正面击退武道宗师,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那就好,你去与鹿梧结交,顺便试探一下,他是否有意中之人,若是没有,是否能接受赐婚;若是有,则打听清楚,为娘也可以认个女儿。”

    明姬夫人对待鹿梧也可说是绞尽脑汁、且小心翼翼了。

    毕竟这几日竭尽全力搜集来的情报来看,这位鹿家子弟实在有些——怎么说呢?

    说好听些叫做特立独行,说的不好听些,真是鬼才知道他如何修得一身惊天动地的兵家武道。

    年纪轻轻,日常生活习惯却完全是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

    ——————————————

    梧桐庄。

    “唉——”鹿梧叹了一口气,脸上涌上愁容。

    “少爷,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吧?你叹什么气啊?”金菊一边用小刀削着梨子,一边问道。

    “好日子过到头了啊!”鹿梧叹息。

    “您如今是贵族,好日子还在后面呢。”青竹两指一捏,捏开一颗栗子,将栗子肉送到鹿梧嘴里。

    “我要的好日子可不是这样,你看这几天,我哪里有时间休息——金菊、青竹,你们说我们离开嵩京如何?”

    “少爷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青竹毫不犹豫。

    “我也是。”金菊不甘示弱。

    鹿梧心中大为安慰。

    “报少爷,公子列来访。”外面鹿家执事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这些鹿府下人来说,一个七八品的官员就是大人物了,公子这种生物,对他们来说简直和天上神仙差不多。

    “公子列?”鹿梧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可不认识什么公子。

    “鹿兄、鹿兄,是我啊。”岢列把鹿家执事拨到一边,大声嚷嚷道。

    “岢列,你怎么来了?”拿人手短,鹿梧从元府整整带了三车财物回来,对岢列印象还是不错的。

    岢列走入院子,看见鹿梧躺在躺椅上,身边两个女子帮他准备食物喂到嘴里,大为羡慕。

    别说他岢列,就是大哥岢涂和父亲,也没有这等享受。

    “娘亲准备亲自给你找个合适的妻子,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只管说,无论是个子大的还是胸大的都行,我去告诉娘亲一声。”

    岢列大大咧咧的说。

    没有老娘在一边镇着,岢列便开始放飞自我。

    而且这位鹿兄乃是兵家武道大成,兜兜转转不如单刀直入。

    尤其是听说这位鹿兄因为不喜欢迎来送往,硬是扔下老爹,自己逃回梧桐庄——这等叛逆行为在别人看来绝不可取,但岢列却是觉得投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