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三十章 大局初定,鹿梧回家
    正合堂是公子元平日里与谋士商议大事的地方,也是整个元府最重要的建筑,用来招待鹿梧可以表示重视。

    不过,正合堂周围密密麻麻布下三层甲士,又有剑士弓手立在高处,显然是元府主人对嵩京最近连续发生的刺杀心有余悸。

    鹿梧换了一身新衣,走进正合堂,明姬带着一名不过十余岁的少年上前迎接。

    “明姬见过鹿将军。”明姬敛衽行礼。

    “明姬夫人客气了。”鹿梧连忙回礼。

    “岢列见过鹿将军,谢鹿将军为岢列报了杀父之仇。”等母亲与鹿梧见过礼之后,明姬身后,公子元的次子岢列上前一躬到地。

    “是公子纠命人刺杀了你们父亲?”鹿梧略有些吃惊,还有些高兴。

    当然就算他情商再低,也知道脸上不能表露出高兴的样子。

    林重是公子元护卫,公子元不知被人刺杀,到现在连怎么死的都没弄清楚,所以他们这些护卫都有嫌疑,被拘禁地牢。如今洗脱嫌疑,虽然还有护卫不力的罪名,但总比刺杀主上的嫌疑要好得多了。

    “鹿将军有所不知,昨日金吾卫赶来,数名宫廷供奉言称公子纠勾结楚人武道宗师公孙伯阳刺杀我父,阳护将军深明大义,当即拨乱反正——若不是鹿将军昨夜力挽狂澜击杀岢纠,只怕吴国便要落入这小人之手。”

    岢列恨恨的说道,并再次深深躬身行礼。

    鹿梧嘴角微微一撇。

    深明大义个屁,还不是见风使舵?

    “岢纠之子岢守如今不知去向,其母楚姬企图逃出王城,被人拦下,现在关在碧珠宫内。”明姬夫人也不瞒他,把情况说了出来。

    “林重护卫跟在我长子岢涂身边,还请将军放心。岢涂与诸位重臣商议明日登基要事,不能前来作陪,还请鹿将军见谅。”明姬夫人补充道,然后伸手一引,请鹿梧入座。

    吴国贵族用餐方式是分餐制,并没有专用的餐厅,而是在议事大堂中直接摆上案几用餐。

    通常是主人在左、客人在右,在大堂两侧,每人一张案几落座用餐。

    若是主人地位高于客人、或者客人太多,主人也可在坐在大堂上首,让客人坐在大堂两侧一同用餐。

    不过如今只有三人,案几已经摆好,大家分宾主面对面落座,穿着精美服饰的侍女穿梭往来,把一盘一盘的脍肉炙肉和各种果蔬美酒端了上来。

    昨日鹿梧用餐时表现出来的偏好早已被人看在眼里,如今只是投其所好罢了。

    “我看鹿将军似乎年岁不大,却不知鹿将军年岁几何?可曾婚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双方交谈多时,也有些熟了,那明姬夫人问道。

    “在下虚长三五,尚未婚配。”鹿梧觉得有些不妙,不过还是答道。

    “真是巧了,我家岢列如今也是十五岁,和鹿将军正是同龄,你日后可要多多来往——列儿,还不来拜见鹿家兄长?”明姬夫人先是对鹿梧笑道,然后转头就对着自己儿子喝道。

    岢列立刻把酒杯放下,站起身来整理袍服,过来便是深深一礼:“岢列拜见鹿家兄长。”

    鹿梧只得站起身来还了一礼。

    “鹿将军如此英雄,待我儿登基吴王,明姬必为将军寻一良配。”

    ————————————————

    吃了这顿不知早饭还是午饭的饭之后,鹿梧终于可以回家了。

    明姬夫人反复挽留,不过鹿梧还是觉得自己的梧桐庄自在——那里他是老大,也被五个丫鬟伺候惯了。

    这不是说元府下人伺候人的本事差,而是个人习惯问题。

    虽然没能把姐夫林重提溜回去,不过此刻姐夫正在未来吴王身边,想来也安全的很——而且如今正是林重表现的时候,就算自己过去,姐夫估计也不会跟自己回去。

    黑神马蹄哒哒,走在前面,背后跟着三辆满载财物的马车和四名元府护卫——这是明姬夫人送的礼物,鹿梧已经百般推辞,可明姬夫人态度极为坚决,表示他再不收下,就要亲自带着大队护卫上门道谢。

    鹿梧只得收了。

    杀入嵩京的时候,黑神从狂奔过来不过三刻钟不到,从嵩京回到鹿府,却整整走了两个多时辰——到鹿府的时候,天色都有些黑了。

    鹿府大门紧闭,门前长街血迹宛然,还有不少胳膊、腿什么的零配件,掉在路边也无人收拾,血腥气扑鼻而来,还有许多苍蝇飞舞。

    见了这战场一般的景象,随车而来的四名元府护卫顿时紧张起来,刀剑出鞘纷纷摆出防御姿态,眼睛四处望去,生怕那个墙头树梢射出一支箭来。

    “不用紧张,这是昨晚有人围攻我家,被我杀了些。”鹿梧翻身下马,一边解释道。

    “鹿将军神勇!”

    “鹿将军无敌!”

    “鹿将军盖世无双!”

    “这些鼠辈真是不自量力。”

    四名元府护卫把刀剑收了起来,一叠声的称赞道。

    鹿梧摇摇头。

    高明的马屁应该像是春风化雨一般润物无声,这些元府护卫马屁拍的有些生硬,让鹿梧不太适应。

    敲了敲门环,过了片刻,侧门没开,倒是墙头上冒出一个半个脑袋。

    “五少爷?是五少爷吗?”墙头上那人小声问道。

    “废话,你还不认识我怎地?”鹿梧没好气的说。

    墙头上那人是鹿家的门子丘至,他在鹿家当门子超过十年。

    “五少爷回来了,快开门啊!”丘至叫道。

    鹿府里面一阵混乱,有搬动重物的声音响起。

    “怎么回事?怎么把门也堵上了?”走进侧门,鹿梧问道。

    “五少爷您昨晚一走了之后,老爷便带着三位夫人去了梧桐庄,命我们小心乱兵,焦统领便让我们把大门堵住——焦统领守了一夜,刚去休息,可要叫他起来?”

    老爹跑的倒快——不过老爹向来常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跑的快些也不稀奇。

    “不用叫焦叔,叫人去给这四位弄些饭食,然后派人去通知父亲,就说这边没事了,让他们回来——算了,还是我亲自跑一趟吧。”

    鹿梧命人把三车财物拉到自己原本居住的院落中,本想派人去梧桐庄通知老爹,转念一想,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跑一趟,也好让家人安心。

    估计老爹和三位娘亲,三姐、林荫姐此时都提心吊胆,不知嵩京情况如何,自己过去说明一番,也可以让老爹早做准备。

    鹿梧虽然并不怎么关心家中生意,却也知道在这种王位更替的关键时刻,早一刻知道形势变化要比晚一刻知道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