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二十九章 天人合一,内景现影
    “父亲,女儿添为元府地主,还是让女儿来安排吧。”明姬夫人策马走了过来,望了一眼公子纠的人头,说道。

    原本明姬夫人带着两个儿子,穿着不怎么合身的铠甲,混在一队甲士中,准备等前阵杀破围堵军阵,就要趁机突围。

    可鹿梧带着公子纠的人头过来,形势顿时大为不同,她们母子三人自然不会再去冒突围风险。

    “也好,你好生看顾鹿将军,此时非比寻常,你自己和涂儿列儿一定要小心谨慎。”滕良乃是他亲兵统领,如今正要作战,倒也不太好离开。

    “父亲放心,女儿晓得。”明姬夫人点头答应,然后下马转身向鹿梧屈膝敛衽行了一礼:“鹿将军请跟我来。”

    与那公孙伯阳一战,鹿梧的确有些疲惫,既然林重不肯离去,他倒也不反对休息一晚。

    只是在跟明姬夫人离开前,鹿梧还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大将军,还请照顾好我家姐夫。”

    林重脸色顿时一黑,说道:“我也是武人,要什么照顾!”

    ——————————————

    明月如钩,高挂天中。

    鹿梧盘坐于地板上,赤裸着上半身,把一柄丈六长戟横放面前。

    宽阔的习武堂横十步、纵十五步,高三丈,百十支明烛同时点亮也不过勉强照明,鹿梧盘坐在正中处更是光线黯淡。

    并不是元府不肯提供卧室,只是鹿梧说自己要运功疗伤,需要宽大通风的地方——这世间奇功秘技多了,这点要求不算奇怪。

    黑神倒是快活,它四蹄曲起,卧在鹿梧身后给主人充当靠背,面前还放着一大盆水果,不时伸出脖子叼起一个,‘咔嚓咔嚓’两下就吞了下去,然后再叼起一个,又是‘咔嚓咔嚓’两下。

    鹿梧拒绝了元府的医者,也拒绝了他们提供的各种跌打药物,只是要了一桌上好酒席猛吃了一顿,然后命人带自己来到这习武堂中,还把黑神也一并带了进来。

    当然这不合规矩,不过此刻鹿梧便是元府第一贵客,别说只是把一匹战马带入习武堂,就算他放一把火把这习武堂烧了,明姬夫人只怕也不会有多少意见。

    鹿梧拒绝元府提供的医者,并不是他担心有人害他,而是这世界上绝不会有人比鹿梧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态。

    别看鹿梧冠碎甲裂,实际上鹿梧受的伤并不是很重,只是消耗太大,一时间难以恢复,所以才在林重面前露出倦色。

    任何人的内气、真气其实都是同一种东西,无外乎收集自身的生命能量并加以控制而已,只是搜集和控制方式不同,才使得真气有不同性质。

    真气乃是性命交修之物,无论谁的真气都不会很多——有着真传,也有足够悟性和毅力,兢兢业业修行一年积累的真气也没多少。

    在格斗中能发挥的力量不见得比练习外家功夫的人,训练一周增长的力量来得多。

    内家真气想要外放,没有十年八年的积累,连想都不要想——若是心法差一些,三五十年都没能练到真气外放也很正常。

    这还是有足够毅力,日日苦修的情况下。

    而且真气在体内运行,与外放体外,两者的损耗比率是一比一百以上。

    也就是说,靠内运真气滋养肌体,连续作战一天一夜的大将,若是招招都真气外放施展大招,能坚持一刻钟就很了不起了。

    更何况真气外放的威力也不怎么大。

    像百步神拳/劈空掌之类的绝技,威力绝对比不上这些高手一拳头直接怼在身上,只是占了个出其不意而已。

    所以鹿梧出手,主要用的还是以运力为主的重峦叠嶂十八斩,而不是用真气高速震动、才能激发威能的青龙闹海戟。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公孙伯阳认为鹿梧真气精纯之极,储备更是海量,可鹿梧知道,虽然自己的真气修行法与其他人不同,可真气同样宝贵之极——自己这一战损耗的真气,足以滞后三个月的发育期。

    是的,鹿梧的修行法门乃是自创的《金梁架海》,讲究先铸就金梁(骨骼),然后容纳沧海(真气)。

    鹿梧的《金梁架海》虽然发育过程就是筑基过程,也是打磨的过程中,但这中间也需要真气的反哺滋养好不?

    鹿梧的身躯每强横一分,真气便精纯一分,雄厚一分,两者互为滋长,绝对是一等一的懒人绝学,可以说,只要身体没鹿梧强的,真气就不会比鹿梧更强——也许数量会更多,但质量肯定比不上鹿梧

    可是那老头的真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鹿梧自信,自己的身躯强度绝对超过横练铁布衫大成之后的境界,而且和铁布衫不同,鹿梧是从内到外的强,内脏强度并不比肌肉稍差半分,他都无法在体内驱动这般强横的真气,那老头体质明显远不如他。

    一路从鹿府杀到元府,鹿梧都没费多大力气,可跟那老头交手不过半刻钟,便让鹿梧真气消耗过半,精神疲惫之极——若不是那老头莫名其妙跑了,鹿梧最多再冲击十次八次,就要在真气耗竭之前赶紧跑路。

    鹿梧盘坐在地,百思不得其解。

    无奈之下,鹿梧只得把精神集中在真气流转上来。

    淡淡月色下,若有若无的潮汐声在习武堂中响起。

    空气一圈圈向四周扩散,扩散到一丈方圆后,又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一波波涌回鹿梧身边。

    鹿梧皮肤上的青黑伤痕渐渐消失,皮肤肌肉恢复白皙。

    黑神也不吃水果了,它大眼半睁半闭,脖颈放松的伏在地上,还轻轻打起了呼噜。

    面前长戟在这波纹中微微颤动,戟杆上的扭曲痕迹渐渐消失,恢复笔直。

    习武堂中温度渐渐下降,地面开始凝结霜痕。

    站在门外,随时等待吩咐的侍女仆从,好像看到习武堂中有海潮涌动。

    不过当他们揉揉眼睛,定睛仔细看去时,又只能看到一人一马的身影盘踞在习武堂正中。

    ————————————————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清晨——然后到了中午。

    鹿梧睁开双眼,隐隐的潮汐声顿时消失。

    “鹿将军,可要用餐吗?”有一位清冷妇人走近身来,小心问道。

    “都有些什么吃的?”鹿梧问道。

    “各色点心、牛肉羊肉和鸡肉,一些鱼,还有些时令果蔬。”

    “牛肉多来些,其他各要一份。”鹿梧也不客气。

    别人受伤滋补需要药材,可对鹿梧来说,他的真气是直接从骨髓血液中诞生,故而精纯无比。

    所以鹿梧只要不是骨骼受伤,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就比什么药材都有效。

    “可否请鹿将军移步正合堂,夫人与岢列公子在正合堂等着将军一同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