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十七章 杀人如爇,林重死罪
    罗府中,将士列队,铁甲铿锵,号令与脚步声,淹没了大门外传来的喧哗。

    从门庭院落、厢房暗道中,无数甲士一涌而出,在府门后持盾立戈提枪,转眼间列成两个小型攻击方阵。

    按吴国军制,校尉开始属于高级军官,可以拥有亲兵五人;杂号将军可有亲兵三十人,四征、四卫、四护等十二位将军可拥有亲兵百人,大将军属于一种荣誉称号,可拥有亲兵两百人。

    这都是合法的甲士编制。

    不过此刻,罗府中列阵的甲士绝不少于五百人,这还不算三十名骑将两侧列阵,五十名弓弩手在后方压住阵脚。

    大将军罗干披金甲,从虎踞堂中踏出大步前行,四名大力之士手提坚盾护卫四方,两名布甲剑士左右相随。

    有甲士抢上前去,分左右拉开罗府大门。

    哪怕被北城都尉率军堵在门外,罗府大门也从未上过门插。

    “小的们,与我拿下——嗯?!”大将军罗干一句军令尚未说完,便不得不把下半句咽了回去。

    一条血路从罗府大门外横贯而过,百十名甲士残肢碎体抛洒两侧,北城都尉邹弥,整个人卡在罗府大门对面大树的横枝树杈上,上半身和下半身折叠在一起,双眼怒凸、死不瞑目。

    ——————————————

    又踏破一座军阵,顺手打杀几名穿着铠甲的军官,鹿梧心中已经毫无波澜。

    第一次杀穿军阵,解了鹿府之围的时候鹿梧还有些激动,不过现在兴奋劲头过去,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纵马踏阵,横行杀戮,感觉上和老农割草也没啥两样。

    倒是公子元府邸马上就要到了,让鹿梧心中有些小小期待——希望姐夫林重还活着。

    三姐与自己一母而生,从小和自己感情就很好,婚后生活也是这时代难得的自由,鹿梧可不希望三姐变成寡妇。

    都天万鬼旗设计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借助万鬼之力催生鬼王,然后把鬼王炼化为器灵,从而有一定概率使得都天万鬼旗晋升法宝,化为都天鬼王旗。

    也就是说,都天万鬼旗中催生的鬼王,本来就是万鬼合体炼化而成。

    虽然鹿梧莫名其妙以域外天魔的身份化为器灵,并没有吞没万鬼,但由于都天万鬼旗的巧妙设计,他依然可以吸纳旗中万鬼的经验战技。

    而通过黄泉转生,万鬼几乎尽数被黄泉洗白,能坚持到最后的都是鬼中强雄,而这帮鬼雄又都是战魂出身——踏破敌阵、斩将夺旗对这些鬼雄不过是日常操作,与吃饭喝水没啥两样。

    鹿梧可没怎么下死功夫练武,平日里不过是稍微演练一番就去过自己的幸福生活了,一身武艺都是直接从这些战魂记忆中得来,不免也沾染上一两分习性。

    望星楼位于承德坊中心区,是一座四层木质高楼,乃是吴国最著名的酒楼,招牌名酒留仙饮,号称可以把醉倒仙人。

    不过此刻望星楼已被卫东将军阳护征用,用来居高临下监察承德坊,以便指挥。

    卫东将军是吴国四卫将军之一,也是吴王公子纠托付重任、镇压承德坊的重将。

    他命部下扼制承德坊各个节点,禁止承德坊重臣互相勾连,另有三路人马在承德坊中心区域随时候命出动,镇压不服。

    这本来是很有效的策略,唯一的弱点就是每个节点人手并不太多。

    但这些人可以用烟花报警,只要能稍微拖上一拖,阳护手下三路人马就能赶去支援。

    不过此刻,望着天上一根又一根、几乎成一直线,接连爆开的求救烟花,卫东将军阳护已经气急败坏。

    这特么也太废物了吧?多少也拖一下啊?自己就算派救兵支援都来不及。

    等他远远看到大将军罗干府邸那边,也有烟花升起的时候,卫东将军阳护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来人,去通报吴王,就说承德坊有变。另外与我备马抬刀,通知五位供奉,与我同去元府。”

    元府就是公子元的府邸。

    ————————————————

    公子元府邸。

    二十名持戈甲士,六名持弩军士分列台阶左右,三名手持长剑,身穿软甲的护卫剑士如临大敌,背对大门,守在门前。

    两扇朱红大门紧紧关闭。

    这些人并不是公子纠派来的,而是公子元府上护卫。

    公子元被刺之后,公子纠并未派人堵住弟弟家的大门——胜局已定,再摆出那样的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他只是派人把弟弟府上四面街道路口尽数堵住,并把整个承德坊看守起来而已。

    而鹿梧一路杀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座以长戈为主的小型军阵。

    戈,形状如长矛加一横枝,横枝有刃口向内,擅长勾拉刺击,是一种战车盛行时代长见的兵刃,如今已不流行。

    不过在真正的好手手中,长戈极为克制骑兵——如今的钩镰枪便是从长戈演化而来。

    马蹄哒哒,鹿梧长戟微微收回,准备击出;

    元府门前,二十名甲士长戈列阵拒马,弩手抬起弩弓。

    公子元被刺,他们这些护卫本来就没啥奔头了。

    若是再被人杀入元府,伤了公子血脉,他们这些人也就不用活了。

    大战一触即发。

    “且慢,我等是公子元府中护卫,来者何人?!”一名持剑护卫猛然大喝,声音震荡夜空,大的异乎寻常,显然是用上了某种秘技。

    能做公子元府上持剑护卫者,定然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此人耳目尤其灵敏。

    刚才远处路口,传来一串惨叫,还有刀兵相击、人体跌落的声音,显然这位金冠骑士并不是被那边放过来的。

    “呲呲呲——”黑神急刹车,马蹄铁在青石上磨出两路火花,一路滑行到军阵面前。

    “你们都是公子元护卫?可认识林重?”鹿梧长戟垂向地面,向迎上来的持剑护卫问道。

    他是来接人回去,倒也不好直接大开杀戒——若是这些人是公子纠一方倒也罢了,杀了公子元一方护卫那算什么事?

    “林重?他是公子随身护卫甲士,公子遇刺身亡,他们这些护卫甲士都是死罪,如今被关在府中地牢——阁下寻他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