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斗将行 > 第十五章 一路横行,惊雷击顶
    远处传来密如急雨的马蹄声,吕晨闻之大喜——自己一番好等,生意总算开张了。

    然而等他提斧上马,定睛一望,顿时大失所望。

    虽然已是傍晚,但在城头火光照耀下,吕晨还是可以看清来人只有一人一马——那战马倒是一匹好马,铠甲也像模像样,但连头盔都不带,显然又是个玩票的货色。

    兵家大将依仗铠甲护身,头盔一等一紧要,毕竟论起人体要害,几乎没有比脑袋更重要的。

    京城权贵子弟穿着精美铠甲招摇过市,以示勇武,为了让人看清楚他们那张帅脸,头盔是向来不戴的——不然招摇过市给谁看?

    可穿铠甲不戴头盔,那不是玩票是什么?

    来人应该就是这等货色,不过那马倒是上等宝马,高大有力速度惊人,等下这马就归自己了。

    马蹄渐近,吕晨更看清了些。

    对方手中长戟倒是尺寸惊人,戟杆足有鹅蛋粗细,长度更是达到一丈六尺——就是颜色绿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铁家伙。

    也许是根竹竿也没一定,毕竟纨绔子弟想拿起这么重的家伙挥舞,实在不太可能。

    对方眼看要到城门前。

    吕晨策马迎上,一边急忙吩咐下去:“尔等不得施放暗箭,分了老爷我的功劳!”

    没鱼虾也好——这点功劳本来就不大,他当然不能让手下士兵分了他吕大将军的功劳。

    说时迟那时快,金冠黑甲骑士到了面前,吕晨本想来一句“来将通名”以示尊重——斩将还算是功劳,斩个玩票的纨绔,屁功劳都没有,所以他想要抬高对手——无奈对方不讲武德,马不停蹄,直接一戟便扫了过来。

    吕晨只得把话咽回肚子里,憋着一股气把大斧轮起,双臂发力,一斧对着长戟便斩了过去——对方长戟足有一丈六尺,他的开山斧只有一丈一,挡过对方一戟才有机会反击。

    “噹!”的一声巨响,长戟大斧交击声在城门洞里来回震荡,吕晨身后士兵被震的头晕眼花,几乎要立足不稳。

    吕晨只觉得自己这一斧就像是砍到了铁山上一般,反震力几乎让大斧脱手飞出,双手虎口疼痛欲裂,胯下宝马怒雷‘踏踏踏’踉跄斜退,一直撞到城门通道墙壁上,才算停了下来。

    “咦?!居然能接我一戟——也算好汉,便绕你一命!”金冠骑士绝尘而去,只留下轻飘飘一句话语,把吕晨气得半死,却无法开口反驳,只把脸憋的通红。

    一戟扫开挡路之人,鹿梧长街纵马,直奔公子元府邸,至于身后的吕晨有何感想——这个鹿梧根本就没想过。

    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有两队士兵来回巡视。

    “今日嵩京宵禁,无令符不得通行!来人还不下马?”看见鹿梧策马狂奔,负责带队巡城的伙长辛井喝阻。

    拦是不敢拦。

    那马身躯高大,奔跑起来势如奔雷,挡在前面被踩死了咋办?他们这种巡城军士,可是连锁甲都没有,只有一件半身皮甲充数。

    鹿梧理都不理他,只管纵马奔过。

    “大胆,给我射他下来!”辛井果断发令。

    身后军士端起早已装填好弩箭的弩弓,望着金冠骑士的背影便是一箭。

    平日里巡城,弩箭是不许上弦装填的。

    一来是怕走火误伤,二来始终保持上弦状态,对弩弓也是一种伤害。

    不过今日情形特殊,不但嵩京宵禁,而且南城都尉葛冶有令,巡城军士今夜刀出鞘弩装填,若有闲杂人等无令符行走,格杀勿论。

    ‘叮’弩箭射在长戟尾端,崩飞开来。

    黑神马不停蹄。

    望着金冠骑士策马而去的背影,辛井喝道:“鸣金通知前面弟兄——啊——”

    辛井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仰面便倒。

    然后才听得两声破风厉啸响起。

    两根通体精铁打造的铁箭先后飞来,破开了伙长辛井与那位持弩弓的军士胸膛,又从他们背后穿了出去,溅起两篷鲜血之后,‘叮、叮’两声,契入铺路青石之中。

    其余军士骇然望去时,只见那金冠骑士已把长弓收入弓袋,再重新提起横放在马背上的长戟。

    金冠骑士先是平放长戟于马背、然后抽弓取箭、反手射出,再收弓提戟,整个过程中那战马竟然没有停下半步,只是一路前奔。

    黑神奔过纵贯嵩京的天街,转弯穿过绫袖坊,然后便是吴国权贵聚居的承德坊——公子元的府邸也在此处。

    承德坊内道路与天街一样,都是用长条青石铺成,有人时常维护打理,路面平整干净,两侧更有一根根木杆挑着火把,彻夜不息。

    这里大概是整个吴国房价最高的地方——或者说,光有钱根本买不到这里园子,比如说鹿家,就没资格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

    马蹄踏碎夜色,黑色战马急奔而来。

    承德坊入口处的牌坊下,一名锦袍剑士站在长街正中,眼看金冠骑士策马而来,他不闪不避,迎着黑色战马提剑而上,身形在前行中无规则的左右摇摆晃动,身形一会儿出现在战马左侧,一会儿出现在战马右侧。

    到了后来,战马左右两侧同时出现了他的身影——就好像施展了分身术一般。

    “魅影身法——应该是无定剑张彤!”

    附近一处高楼,有五人凭栏观看。

    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说道——无定剑张彤的身法在真正的高手圈子里,比他的剑法还要出名,虽然距离颇远,但单凭他的身法,便被人认了出来。

    “那骑将要糟。”中年女子身边一位年轻娇俏的女孩说道。

    骑将跨乘战马,在军阵之中自然大占便宜,可要是在有回旋余地的所在,与身形灵便的高手对冲,却是吃亏的——无他,就算是通灵宝马,身法也绝对赶不上高手的身法变幻。

    人家只要闪到骑将兵刃所不能及的另一侧,便可以舒舒服服的砍人了——因为战马有马头,天然分隔了左右两侧,骑将并不能随意转换兵刃攻击方向,总要抬起兵刃让过马首才行,不然就先得把胯下战马的脑袋剁下来。

    更何况无定剑张彤乃是极负盛名的四品剑客,以鬼魅般的轻功与剑气闻名,有人甚至怀疑刺杀公子元的神秘刺客就是他。

    剑客与骑将交错。

    马蹄哒哒远去,长街上只留下无定剑张彤的身影呆呆站在原地不动。

    “嗯?”不光是楼上的五人,其他各处观看这短暂一战的各方人士,都感到奇怪。

    过了片刻,无定剑张彤的身体缓缓分成两半,向两侧倒去,鲜血内脏‘哗啦’跌落地面。

    长街上,火把光线照明不足,旁观者中虽然不乏高手,却无人能看清那无定剑张彤,到底是被如何斩成两半的。

    重峦叠嶂十八斩*杀势——惊雷击顶。

    这一斩,最是迅疾无伦。